观点

中国观点

数字政府建设,不能倒在最后一公里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3/03

每次重大突发公共事件都是对政府治理能力的挑战。此次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正是对方兴未艾的国内数字政府建设的一次大考。
UNSUPPORTED RENDER NODE TYPE:jpg
现在,全国上下一心,群防群控,使疫情蔓延的势头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得以遏制。但也要看到,在疫情暴发前期,信息披露不充分、信息传导机制不健全、数据标准不一致、物资调配不及时等问题频频暴露。地方政府此前轰轰烈烈大兴大建的数字政务,其作用并未在危机应对中得以充分展现。
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在此次疫情中某些地方表现明显,引起群众很多怨言。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某些地方数据意识薄弱、数字政务失灵、数字平台建设不力是一个重要原因。比如令多地社区工作人员苦不堪言的“填表抗疫”,各个部委办局条块分割、重复指令,“上面千根针,下面一根线”。某市一个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半数人员都在填表,8个人从早填到晚,如此重复劳动,效率低下,导致基层人员苦不堪言。
而事实上,依照现有数字技术,由公众通过多种方式网上申报、实现数字共享,完全可以“一键搞定”。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以数字政务助力“抗疫”,正是顺应群众需求、转变治理思维的善治之举。破除形式主义,打破懒政怠政的惯性思维,地方政府必须要跟得上数字时代步伐。
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在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中要“推进数字政府建设,加强数据有序共享,依法保护个人信息”。数字政府建设近年来被各级政府作为重点任务来抓,但是,为什么数字政务实效仍与群众诉求和实际需要相距甚远?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政府数字化转型不畅,症结在于“三难”——互联互通难、数据共享难、业务协同难,这远非一天就能解决。建设数字政府,三分数字,七分政务,体制最为关键。数字技术本身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如果体制不畅通、信息壁垒不能打破,系统再先进、设备再完备都不能充分发挥作用。从这个意义来讲,建设数字政府,首先要解决政府部门间的行政壁垒,让数据可以流通共享,真正实现系统畅通、高效运转。
目前,随着各地有序复产复工,我们看到,数字政务在各领域的应用正在进一步完善,政府与第三方平台合作,推出不少安全方便的服务渠道,比如人民日报数字传播研发的人民数字通远程协作平台、疫情动态查询、防护指南等,引导人们的生产生活秩序回归正常。希望在疫情之后,数字政府建设能真正引入实效。
数字政务,以人为本始终是目标,提升治理能力永远是核心。如果不能打破体制壁垒、不能实现数据共享互通,不能真正做到以人为本、不能破除过多人为因素,耗资再巨大、规模再庞大的数字政府建设,最终也走不完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