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破解养老保险沉疴 全国统筹是良药

北京青年报·2019/12/24

12月18日,人社部网站转发《人民日报》专访人社部部长张纪南的文章。张纪南表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人社部已经建立实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迈出了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第一步。
我国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起步较晚,统筹层次较低,基本是从县级起步,逐步提高到地市级统筹和省级统筹。逐级统筹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具有初始合理性。一方面,当时的市场机制尚不完善,也未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县级统筹能够快速建立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以点促面确保我国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全覆盖。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的完善,户口制度的改革以及全球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原来的低层级统筹已不合时宜。另外,由于我国存在着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发达地区养老基金结余较多,欠发达和落后地区出现养老金亏空和发放难等问题,如果没有更高层次的统筹制度支撑,我国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就会出现短板和漏洞。
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更高层次的统筹,不仅是完善制度的应有之义,也是保障退休职工老有所养的民生要义。从县级统筹到市级统筹,再从省级统筹到全国统筹,一步步提高统筹层次,让各地的养老基金池互联互通、以充裕补不足才能充分发挥制度的互助共济职能。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加快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制度。我国已经开始建立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并正在积极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目前13个省份已实现基金省级统收统支,明年将在全国全面建立起更加规范的省级统筹制度。
省级统筹,可以确保一个省的职工基本保险制度统一起来,打通全省养老保险基金池。由县到市再到省,不同区域存在着利益博弈,让富裕地区帮助相对落后地区,不仅需要统一费率,也要通过信息化系统,实现基金收支管理的机制。由市到省再到全国,统筹难度越来越大,但是政策力度和基金调节能力也越来越强,因此实现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全国统筹,势在必行而且必须加速推进。
全国统筹的优势在于不仅可以统一费率,而且可以通过更多途径,实现全国对养老保险基金池的统一调配,这样就可以实现个人、企业和公共财政的共担机制。在此机制之下,也避免了地方利益的纠葛。
此外,全国统筹之前,各省也在尝试养老保险基金的增值保值。除了投资稳健的银行存款和债券,从2012年开始,广东、山东等省份的养老金也已尝试投资股市,收益率稳定在5%以上。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制度,不仅可以对养老金实施统一调配,也能更好地选择养老金保值增值的投资渠道,让养老金通过金融和资本市场动起来,释放社会保障和市场要素的多重红利。
除了养老金,还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社保基金)以及具有公募基金性质的养老目标基金。前者来源财政拨款和国资划转以及国务院批准的其他筹资方式设立。这部分基金可以通过入市的方式对资本市场进行调节,亦可弥补老龄化社会高峰期时出现的养老保险和其他保险的不足。后者的投资方向则是养老,且以长期稳健的投资为主。养老目标基金的存在,具有市场化、商业化和资本化的特点,也凸显社会资金对中国养老保险市场的信心。中国式养老,或者说中国式社会保障,不会因为老龄化来临而出现问题,也不会因为区域发展的不平衡而面临养老金支付的不均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