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网络弹窗“想弹就弹”?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5/24

你是否遇到过——
正在“认真”上网课,却被页面左下角弹出不可描述的小图挡住了视线;
明明在浏览资讯,却看到此前购买的同款商品购物弹窗在呼唤你“再次剁手”;
想吃瓜八卦下吧,却发现弹窗广告动不动就在你的视野里“弹来弹去”……
“我”与弹窗相爱相杀的那些事儿
场景一:“孩子正上着网课呢,这弹窗真尴尬”
我是一名宝妈,孩子在上初一,疫情原因不得不在家上网课。你也知道,十二三岁正值对任何事物都很容易好奇探索的年纪,平时去学校上课还能保证些听课效果(好歹有老师帮忙约束),这现在网上上课,要想吸引他持续的听课注意力好难啊!唉,(45度角“假装”抹了把辛酸泪)别提了,我是又监督功课又……(画外音:这位妈妈,麻烦说重点)哦对对,重点来了,有次我正在准备午饭,突然孩子叫我过去,说被什么弹出来的东西挡住了,我一瞅,页面右下角弹出了一个不可描述的不雅图片,这什么玩意儿?赶紧关掉!可孩子“求知”的眼神告诉我:事情不简单。如果不“科学”解释一下说不过去。于是我淡定的跟他说:“这只是个广告而已,你继续上课……”,你是不知道,当时超尴尬,这孩子马上青春期,电脑弹出这些不正经儿的东西实在不妥,可又没法完全屏蔽掉,很是烦恼,所以后来我都陪着孩子上课。
场景二:“我的荷包就是不禁‘弹’”
我是一枚九九六上班族。因为赶时间,我直接说重点。这么说吧,我感觉这些弹窗都特别“懂”我,总是推荐给我近期才买过的类似商品。有时候在浏览资讯,什么打折优惠的广告自己就弹出来,真的很影响工作心情。
场景三:“唉,八卦心情被破坏掉了”
我是吃瓜群众,平时就喜欢没事在网上看看八卦啥的,你知道嘛,现在被弹窗搞得都快“免疫”了!唉,本想痛快吃瓜,奈何弹窗不停发。关闭按钮还不明显,误点轻则跳转网页、下载莫名软件,重则恐各种帐密遭盗刷。总之,甚烦。
“弹来弹去”的背后
为啥网络弹窗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
经过长期调研,全国政协委员魏世忠总结了网络弹窗广告泛滥的两大原因。
首先是广告推广公司与浏览器平台没有严格遵守《广告法》有关规定。
据业内人士透露,多数弹窗都是推广公司与浏览器平台合作,按受众点击量收费并分成,每次点击按0.1元至0.3元的标准收取费用。一些推广公司运营的弹窗,还能实现对目标人群精准推送:你前一天浏览过某个商品或某条信息,第二天打开电脑、手机就能收到与之相关的信息、广告。
我国《广告法》明确规定:“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确保一键关闭。”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也多次针对互联网广告开展整治行动,取得了一些效果。但由于用户的广告点击量与广告推广公司和浏览器平台之间的利益挂钩,在经济利益的怂恿下,各类擦边球行为不断衍生:关闭标志不显著,小到无法看清,甚至点击关闭标志后反而打开更多广告,让人不胜其烦。
其次,互联网公司对广告商的资质、质量缺乏审核,一切以经济效益为核心。
因此一些信息诈骗、木马病毒和色情广告等趁机传播,造成一些防诈骗经验缺乏的老人和尚未成年的孩童受到严重侵害。
如何给网络弹窗戴上“紧箍咒”?
“弹窗泛滥侵害了大家的利益,形成了扰民,并涉及违反《广告法》,建议施行更严格的措施,遏制这一现象的泛滥。”正如魏世忠所建议的,需进一步完善互联网广告法律政策,加大执法力度,不能让弹窗广告“想弹就弹”。
从场景举例中我们可以看出,青少年因为心智不成熟,面对弹窗广告很容易被其吸引目光,导致注意力分散,而个别弹出不雅图片则极有可能对青少年心理造成不良影响,损害其身心健康。
而弹窗广告的“精准营销”和泛滥“霸屏”实际上是对用户隐私的侵犯,我国《民法典》(草案)人格权编里提到,“明确隐私的定义。草案规定,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这意味着,网络上的强制广告弹窗也属于侵犯隐私权。
在大数据的背景下,弹窗作为一种广告或流量接入口,对互联网用户购物以及获取信息有一定的帮助,但这并不是可以“弹来弹去”的理由,我们需要的是对弹窗信息推送的绝对自主选择权——包括不限于选择接收或取消的权利。
希望广告推广公司、浏览器平台等相关利益方能加强自身管理,遵守法律法规,要知道商业行为也是一种服务行为,顾客至上的理念才能使企业行稳致远。
当然,营造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也离不开相关部门的监管,就弹窗广告而言,尽管监管有一定难度(弹窗广告具有量多且散的特点),但仍需完善相关法律政策,加大执法力度,想方设法的维护人民基本权益。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弹窗休嚣张,在“我”的地盘岂容尔等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