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自带流量的未成年人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5/27

"未成年人玩网游""儿童维密秀""童星培训骗局"......只要涉及未成年人的话题出现都会自带流量引发公众热议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提出了很多关于未成年人的建议,一起来看看,都有哪些备受关注的?
建议刷脸玩网游
全国人大代表杨金龙提出:建议未成年人玩网游要刷脸。
他认为亟需在游戏注册、登陆、费用支付环节,引入目前已成熟的生物识别技术,如刷脸登陆、刷脸支付,并建立相应制度督促游戏平台加强事后管理。如果遇到未成年人玩网游充值等情况,相关游戏公司应简化退费流程。
现如今,移动互联网和智能设备已基本普及到每一个家庭,其中网络游戏种类愈发繁多。炫彩的画面,动人的音乐,游戏的胜负,都会让未成年人产生无法自拔的沉迷,甚至还会存在过度消费的问题。
在疫情期间,未成年人都集中在家里上使用智能设备网课,没有家长监管,自己也控制不住,此类情况就显得更加突出。比如玩网络游戏致幻跳楼;沉迷“吃鸡”游戏、直播打赏“挥霍”家里40万元存款......
虽然这两年游戏行业一直在推广“实名认证”,但身边很多的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都会直接使用家人的帐号进行注册登录,轻轻松松绕过“实名认证”这一环节,这直接反映了“实名认证”并非“实人认证”,无法解决人、机相对应的问题。
另外,杨金龙还建议督促建立未成年人网游过度消费后的退款渠道畅通机制。可以设计积分制等形式,对退费环节设置不便,执行不力的平台予以扣分,分数扣减当作新游戏的版号审批的考量因素。
不能从事超龄商业活动
曾经杭州的小童模被母亲当街拿脚踹的视频上了热搜,之后的“儿童维密秀”“童星培训骗局”“童星网络直播和募捐”等事件频发,不同程度上反映了未成年人被迫从事超出其身体承受能力或与其年龄、身心不相适应的工作。 民革中央提出建议:未成年人不能从事超龄商业活动。
建议构建未成年从事商业活动行业规范。确保未成年参与商业活动的行为符合儿童年龄特点和身心发展规律。引导法定代理人尊重未成年的意愿,不得强迫工作、暴力对待、经济剥夺、减损受教育权。
孩子们的童年生活转瞬即逝,天真和快乐不应该成为大人谋利的道具,给孩子以尊严、给成长以关爱,既包括健康生活的环境和条件,也必然涵盖休息的权利、时间的自由和未来的选择。
建议降低刑责年龄起点
从黑龙江13岁赵某某强奸案,湖南衡阳12岁男孩弑母案,13岁大连男孩杀害10岁女孩,并抛尸灌木丛......未成年人暴力犯罪事件时有发生。 全国人大代表肖胜方提出:建议下调未成年人刑责年龄起点。
他建议,以修正案的形式对刑法的相关条文作出修改,调整中国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从原来的14周岁下调为13周岁,这符合当前社会发展进程。
未成年人的犯罪问题一直备受大家的关注,关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问题,也时常引发讨论。
肖胜方表示,13周岁的少年基本已完成小学教育,就读初中,其已具备相当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的物质文化水平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下调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符合社会发展规律。
从儿童性侵伤害到性同意年龄,从制止校园霸凌到管制涉罪未成年人……还有很多关于未成年人的建议备受关注。
近期正在接受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里也体现出了未成年人相关权益的保护。
民法典为未成年人撑起了“保护伞”,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侵害,为未成年人织密法治和道德篱笆。同时也须对未成年人加强法治教育,让他们掌握基本的法律素养,明白公民的行为边界在哪里,而这,是全社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