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以克论净”别被形式主义念成“歪经”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6/08

最近,西安街头清洁“以克论净”的视频火了:
环卫工在街头框出个一平米的地儿,拿起小刷子,刷土称重。在场的环卫工人表示,如果1平方米内的灰尘超过5g,就是不达标,可能会被罚款。其环卫班组“基本每个人都被罚过,每次罚款二三十元”。
有网友称,这是西安街头再现“以克论净”。
早在2017年初,西安就已经开始施行这一环卫作业标准:
2017年2月,西安市政府办公厅印发《西安市城市道路“以克论净、深度保洁”作业标准》,按照道路的人流量、商业网点分布等,该标准将道路分为三个等级,对于人流量大、商业网点密集的一级道路,要求人工清扫每平方米灰尘不超过10克,垃圾路面滞留时间不超过10分钟。2018年2月,一级道路每平方米的灰尘滞留标准从10克调整为了5克。
此外,“以克论净”也并非西安独有。
2012年,宁夏中卫市就开始实施“以克论净”。
一项调研数据表明:在“以克论净·深度保洁”模式下,中卫市“城市道路浮尘合格率达98%,每平方米均低于5克”,该市因此先后获得“中国特色魅力城市100强”等殊荣。之后,北京、石家庄、郑州、重庆等地也相继参考实行。
再早些,时间可追溯至2008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的行业标准《城市道路清扫保洁质量与评价标准》(CJJ/T126-2008)的公告。其中,关于道路尘土残存量检测的规范方法,是这么表述的——
(1)在检查道路的300~500m路段,于非机动车行道(靠路缘石)和人行道分别采集1平方米面积的垃圾样品:将平方米框架置于路面,先用扫帚收集较大垃圾;再用吸尘器,将吸口紧贴路而往复抽吸两遍,收集集尘箱(袋)和过滤网的尘土;然后将较大垃圾与尘土分别合并为两个样品。
(2)用天平称量垃圾重量,称准至0.1g,保留一位小数,并应按表6.3.2的规定作记录。
2017年至今,三年时间里,对于西安施行“以克论净”政策,网友们的争论从来没有停过:
“以克论净”政策的初衷是良好的
道路干不干净,光靠看是不行的。
评价者的主观感受会使得衡量标准变得模糊。而“以克论净”则对“干净”进行了量化,也定出了标准,这也是精细化管理理念的体现。“一把尺子量到底”,不仅体现出了考核的客观和公平,这对提升城市环卫工作水平也是有益的。
西安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曾向媒体表示,2017年初到现在,这一管理标准“一直都有的,而且效果不错。”该工作人员介绍,西安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每月都会抽查并通报各区县道路的灰土。
“以克论净”可别走形式主义
让城市更干净,甚至一尘不染,“以克论净”政策的初衷良好,但若管理部门不去深究、解决产生尘土的根本性问题,科学制定考核方法,只是追求环卫工作形式上的创新,没有多少实质性动作,这是不可取的。
微博网友 @胖胖胖头鱼_ 提出,“以克论净”这不是根本,“马路上没有灰尘是不可能的,什么时候能够让那些烟头真正不落地才是问题。”
央视《新闻周刊》主持人白岩松也指出:“卫生是动态过程,刚扫干净,可能很快又不干净了。如果如此衡量环卫工人的工作,那这活太难干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的因素是,最近几年,包括西安在内的很多城市,都在城市道路的清扫上,引入了很多社会化公司,资本天然的逐利性,使得其总忍不住成本最低化、管理粗暴化,一旦监管不到位,社会化清扫公司将其承担的“以克论净、深度保洁”标准转嫁到保洁员头上,也就是一种可能。
“以克论净”可别把压力全都甩给环卫工
除了规避形式主义,施行“以克论净”,也需给予环卫工更多的人文关怀。
具体到西安,不止一个业内人士都在强调,“以克论净 深度保洁”作业标准考评的是西安市环境卫生行业的组织能力、考评的是环卫行业的作业标准、考评的是西安市最脏的点,并不是考评保洁员的工作。
因为,大家公认的是,单靠保洁员手中的一把扫帚达到“以克论净”的考核标准是不现实的,实行新考核标准的目的是推出新的道路保洁工作模式,加强机械化清扫作业的工作力度、加大机械化清扫面积,保洁员只是道路清洁的最后把关人。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白山市环卫处清扫队班组长朱桂艳曾坦言,“环卫工人一年四季都很辛苦,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泥”。“自己在一线工作20年,从来没有长假。”
人民日报微博曾发表“人民微评”指出:
以克论净,让城市一尘不染,初衷良好。可将层层压力“转嫁”给环卫工,是否有捏“软柿子”之嫌?处罚力度一旦过于苛刻,环卫工能否承受得起?光靠环卫工,城市很难洁净。一座城市宜居之处,体现在容颜光鲜,更体现在有人情味、决策更规范。
诚然,推动城市文明建设,需要的是社会各界对环卫工作者及广大劳动者的尊重、理解、关心和支持,需要的是共同努力。
保护环境,讲究卫生,需要每一个人都参与进来。
毕竟,单靠环卫工的扫帚,可扫不出城市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