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提速降费”谁在“卡脖子”?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7/15

宽带服务“提速降费”,作为“普惠性”福利,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一直强调并努力的方向。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
拨号上网时代,网络音乐难成气候;“4G”到来之前,短视频的出现是天方夜谭;而没有“5G”的铺开,物联网、无人驾驶、远程医疗等就很难实现……网络对于企业、商户的重要性,要远超过普通用户。“提速降费”给他们带来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量”上,更体现在“质”上。
部分物业、代理商成“提速降费”的“肠梗阻”
通过正规营业厅办理家庭宽带,300兆带宽网络每年只需1000多元;但在写字楼网络中心只能办理企业专线,10兆带宽每年就要1万多元……对于租用写字楼的企业用户来说,往往只能被迫接受物业选择的网络运营商,不能自行选择。有的商业楼宇虽然有几家运营商提供服务,但只有一家代理商,企业只能从代理商那里购买高价服务。
据媒体报道,部分工业园区、商业楼宇的宽带“终端价格”实际并未下降,物业、代理商成了“提速降费”的“肠梗阻”。一个是物业,譬如,有的物业向网络接入服务商收取入场费、弱电管井占用费、施工监管费等。另一个则是代理商,一些写字楼,建设初期就签订排他协议,只允许一家企业代理。由于二者的强势介入,让工业园区、商业楼宇的宽带“终端价格”,人为抬高,演变成“天价”。
《物业管理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擅自利用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进行经营的,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电信条例》规定,“妨碍电信业务经营者向电信用户提供公共电信服务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反垄断法》规定,经营者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宽带“提速降费”重在落实
网民“蒋中文”表示,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是提速降费的前提。但有些物业公司在收取了某通信运营商不菲的进场费后,找理由不让其他运营商进入小区,形成了某通信运营商事实上的“独家进入”,阻碍提速降费的推进。针对这种现象,国家应完善配套支持措施,整治物业乱收进场费的监管部门,制订切实可行的处罚措施,加大执行力度,搬走提速降费路上的“拦路虎”。
网民“周均虎”认为,好政策重在落实。应不断深化电信领域改革,打破通信行业垄断现状和利益藩篱,引入有效竞争。只有形成充分竞争的市场格局,运营商意识到危机,积极性才能调动起来。对于运营商而言,提速降费可能会暂时减少收入,但从长远来看,提速降费能够彰显社会责任、赢得消费者长久信任。
网民“黄鑫”建议,运营商提速降费的同时,也要以高质量服务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要进一步规范资费套餐种类设置,确保消费者有充分的知情权、选择权,让消费者用得明明白白。在不断普及提升网络覆盖率和承载能力的同时,要引导支持企业加大信息技术研发应用,提升传统产业的信息化、智能化,促进高质量发展。要依托更加普遍的电信服务,推进远程网络教育、远程网络医疗等信息服务发展,使数字经济惠及更多人,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更好的生活和服务。
“受疫情影响,我们生存压力很大,一些业务没法顺利开展。不希望高额的宽带费用成为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家企业负责人呼吁,希望有多家可供选择的电信业务经营者,尽快打通“提速降费”的“最后100米”,让中小企业真正享受到“提速降费”的红利。
工信部要求严肃查处商务楼宇宽带垄断问题
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当地通信管理局联合有关部门抓紧调查核实,对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要坚决整治、予以严惩。
在当前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党中央、国务院着力稳企业保就业,推出了包括“降低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在内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推动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而部分物业、代理商的违规行为,推高了商务楼宇、工业园区的宽带价格,严重损害了宽带用户合法权益,明显增加了企业经营负担,必须及时纠正、严肃查处。
为了持续规范宽带市场秩序、进一步保障用户合法权益,下一步将联合有关部门组织全国商务楼宇宽带垄断专项整治“回头看”工作,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依法查处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同时举一反三,完善长效工作机制,巩固专项整治工作成果,确保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真正落到实处。
(来源:新华网、经济参考报、工信微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