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谣言!裸眼视力将被纳入中考评价指标?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7/27

近日,网上陆续出现多篇标题为《教育部: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重磅!裸眼视力纳入中考成绩考核,近视学生将吃大亏!》等的文章,一时间有关“裸眼视力纳入中考”的话题引发网友关注、讨论。
经查证,2019年11月29日,教育部曾在山西省长治市举行“落实全教会,奋进迎华诞”主题的第10场“1+1”新闻发布活动,会上,长治市委主要领导提及将改革中考招生评价标准,并称要“把裸眼视力和体重作为身体素质的主要评价指标,2022年中考开始执行”。
网上多篇相关文章的主要内容即长治市委主要领导在上述教育部发布活动中所介绍的情况,但在标题中突出了“教育部将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这类意思。
这显然属于“张冠李戴”的不实消息。
谣言起于何处?
7月21日,从多个平台上标题涉及“教育部”“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等关键词的网络文章中发现,文章内容主要都来自上述教育部新闻发布活动,且多是原文引用了长治市委主要领导在会上介绍长治市深化基础教育改革“十大行动”的内容,并未提及“教育部将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
但这些文章都套上了《教育部: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定了!教育部将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近视学生吃大亏!》《教育部重要信号: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再不重视就亏大了!》等标题。
不少文章中不仅用了上述教育部新闻发布活动中的图片;还配上了官方发布重要消息时常用的蓝底白字的“权威发布”图片,图中还标有“教育部”“裸眼视力作为中考评价指标”的字样。
经进一步调查发现,《教育部: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的文章疑似最早由一个名为“青少年眼健康”的微信公众号于7月18日下午发布。该文内配有上述标有“教育部”“权威发布”等字样的图片。此前,该篇文章阅读量已达10万+。
近两天在网络平台上传播的多篇文章,或转自“青少年眼健康”微信公众号,或与“青少年眼健康”微信公众号中这篇文章在内容、配图上都高度相似。
“青少年眼健康”账号主体为北京童瞳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童瞳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小微企业,于2017年5月5日在北京注册,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医学研究与试验发展等。目前企业状态为“在业”。
该公司官网信息则显示,其产品主要为智能眼视光中心运营管理系统、智能OK镜订单系统。
造谣者身后有门生意?
有媒体注意到,近期发布有关“教育部将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的不实消息的多为一些关注眼科的自媒体号,包括一些眼科医院的微信公众号。
如“汉川爱尔眼科医院”微信公众号于7月18日晚间发布了标题为《教育部新信号:裸眼视力将成为中考招生的重要指标》的文章,“成都爱尔眼科医院”和“自贡爱尔眼科医院”微信公众号分别于7月20日、7月21日发布了标题同为《教育部重磅信号:中考将加入裸眼视力分数,还将增加分值?近视防控,刻不容缓!》的文章。黔南仁爱眼科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则于7月20日发布了标题为《教育部重要信号: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再不重视就亏大了!》的文章。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汉川、成都、自贡爱尔眼科医院均为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旗下的眼科医院。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是国内一家IPO上市的眼科医疗机构,目前已在全国多地建有眼科医院。黔南仁爱眼科医院则是由黔南州卫生健康局批准设立的一所二级眼科专科医院。
此外,发布类似不实消息的还包括多家业务涉及验光配镜、眼健康管理等的企业微信公众号。
随着相关不实消息的传播,“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的话题引发不少不明真相的网友讨论。
有网友评论称,“看到这个消息估计没一个学生、家长和老师高兴,只有眼科医院笑疯了。”
“现在是暑假,是儿童视光和成人近视手术的高峰时段,这个时间爆发这样的文章,是一种巧合吗?”针对广泛传播的不实消息,在澎湃新闻平台澎湃号上认证为“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专家”的“赵阳医生”撰文表示,“这篇文章火爆的方式和时间,让我闻到了浓郁的资本的味道,我仿佛已经看到周一爱尔和欧普的大阳线。”
这是商家在搞“借谣导流”!
近年来,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成了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阻碍。为此,国家还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不过是否将“裸眼视力纳入中考”仍值得商榷。孩子近视受很多因素影响,将降低近视率纳入班主任、学校、地方政府的考核之中,的确能够倒逼相关责任主体重视这一问题,但是也有将责任转嫁给学生之嫌。所以,“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这一规定本身仍有待研究论证。
现在正值暑假,是儿童进行视力矫治的高峰时段,在这个时间节点爆发谣言,除了本身话题受人关注外,还在于一些眼科医疗健康机构嗅到了商机,他们利用家长们的焦虑情绪,借此推销自己的产品,从而牟利。
所以,“裸眼视力入中考”成为一场商家对青少年消费者的“谣言围猎”。用中考“指挥棒”来说事,再配上“恐吓体”和标题党,的确能诱导很多家长乖乖带着孩子做手术、换眼镜。
但误导就是误导,“裸眼视力纳入中考”的规定本就存在不小的争议:很多孩子的近视是先天性的,且近视不可逆,这必然会造成不公。宣扬“不存在的规定”,只能是把一些教育部门推到被质疑的靶子上。
广告法明确规定,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情形,构成虚假广告。而这波拿“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说事的网文,是否算虚假广告,固然还有讨论空间,但搞“谣言导流”,也算是玩不合理的套路,套路玩得深了,没准会把自己“套”进去。
我们也应看到,看中谣言背后的商机,不止存在于眼科领域。自媒体时代的特点是“人人都有麦克风”,很多商家都注册了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账号,在网络上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然而,一些商家不恪守商业伦理,借助自媒体账号造谣、传谣,屡屡在网络空间兴风作浪。
日前,国家网信办决定自2020年7月24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整治期间,将依法依规严厉查处一批问题严重的网站平台、封禁一批反映强烈的违规账号。
此次整治将重点解决一些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片面追逐商业利益,为吸引“眼球”炒作热点话题、违规采编发布互联网新闻信息、散播虚假信息、搞“标题党”等网络传播乱象,促进网络传播秩序有明显好转。
(来源:澎湃新闻、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网信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