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扰乱社会公序良俗的“键盘侠”可以休矣!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8/03

近期,多起“男子杀妻”事件在微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案子,妥妥的恶性事件,贴着“丈夫”、“杀妻”、“残忍”、“化粪池”、“抛尸”等让人浑身颤栗的标签,席卷社交平台,震惊无数网民。
民众一边表达着对警方辛苦搜证破案的感激;一边痛骂“禽兽怎么下得去手!”;一边又纷纷抱团取暖:“太可怕了,早年好像就有这样的事情”、“当初就有案子一直没查出来”、“身边有真人真事”......
看起来:社会甚不太平,丈夫甚是危险,结婚甚需三思。
除了上述评论,还有两种舆论倾向引起了笔者的注意,继而有所思:
第一种,是完全不顾案子本身的严肃、悲惨,拿其恶意玩梗的倾向。
时下,会不会编梗、玩梗,仿佛成了判断一位网民合格与否的“标准”。在社交平台的评论区里,我们常见“蓝瘦香菇”,常听“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更进一步,一位网民潮不潮、一个号火不火,那也得看会不会玩梗,能不能蹭到热度。
更“高级”的网友不仅会玩梗,还能随时随地编梗。前段时间,电视剧《隐秘的角落》爆火,“我还有机会吗”、“一起去爬山吗”等新梗随之出现,其中不乏有排解剧情紧张和生活压力的成分,但也折射出了一种风气——开玩笑没了时和度的界限。
一些网友创造出的一些梗,已明显的与社会正导向相悖,成了吃人血馒头的“苦难梗”、“暗黑梗”。
在近期媒体报道出的、“杭州男子杀妻”等同类案件的舆论中,“苦难梗”、“暗黑梗”更是猖獗。
“化粪池警告”“两吨水解决一切问题”“不结婚,你在……,结了婚,你在……”
这样的恶意评论和玩梗现象在抖音、快手、微博等各大平台广泛出现。在夫妻双方拍的娱乐小视频下,绞肉机的购买被“提上日程”,一些网友甚至“深入”交流“如何科学分尸”。
部分媒体对此发表评论表示谴责,有网友却说:“开几个玩笑也不行?是不是玩不起?”
确实玩不起!
血淋淋的事实和教训,逝者家属的悲恸,是用来恶意玩梗的?是用来恣意消费的?
面对沉重的事实,我们应铭记和警醒,而非掀起一场玩梗的热潮。
将苦难麻木的编成梗,无异于在死亡之中欢娱。一方面,部分网民如冷血动物般肆无忌惮的开起逝者和家属的低俗玩笑。不仅会让案件本身的震慑和教化作用降至冰点,还会在网络上带起一波新节奏。用不了多久,当新的热点占据大众视野的时候,大家能想到的恐怕只剩下“化粪池警告”了。另一方面,这些恶意玩梗行为甚至有教化犯罪、激情犯罪的可能。像青少年的暴力犯罪行为,与模仿暴力影视、录像和书刊不无关系。
想想就一身冷汗。
另一种,是部分女性表示自己“恐婚”的倾向:“00后在恐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恐婚又怎样,不结婚又怎样。这也有错吗?都是个人的选择,如果女性独立,有能力照顾自己,我是支持的”。
这个话题引起了笔者的思考:
女性恐婚,难道只是因为近期媒体报道出的“杀妻”案?只是因为网友在评论区恶意玩梗和部分自媒体无底线的过度渲染?笔者问询了身边的一些女性朋友,答案是:不尽然。
细看网友们关于“恐婚”的评论,一部分是因这些案件的恶劣受到了惊吓——浏览了这些“杀妻”案,论谁都会有一种心理上的不安全感:“万一我遇人不淑?”“万一未来的枕边人是恶魔?”
这种臆测合情合理,符合大众的同理心和危险状态下的脑补,可以理解,大可不必为此去呵责对方:你这个人怎么搞性别对立?举报!
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她们不是因为恐婚而“恐婚”,而是单纯的不想结婚,为了追求自由与独立而“恐婚”。
她们觉得“自己不结婚也可以过得很好”,想“为自己活着”。这是另一种道路,是区别于缔结婚姻的另一种生活方式和两性关系。
从这一角度看,“恐婚”和“不婚主义”很像。这个名词,前些年还少有耳闻,但近些年,似乎在街头巷尾,人们议论之间,都能偶尔听到。
为什么当代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想结婚了?
笔者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高赞回答:结婚率的降低,出现在女人身上——在传统的父系社会里,男生负责获取资源并掌握分配资源的权利,女性作为男性的私有财产,得到男性的庇护,并负责帮助男性维护血统的延续,承担起培育后代的重任。
在这一阶段,婚姻好像就是一道枷锁,是一道单方面的契约。
但现在,时代变了。女性不需要再去依靠男性获取资源,自己就可以通过努力实现阶层的晋升,经济和精神上的自由。婚姻成为了一道平等的契约,女性不再依赖它了。部分女性甚至已经不想再受到它的约束,只想要追求自己一个人的自由,不希望有另一半的牵绊。
这个时候,“恐婚”思潮就有了现实的土壤——它并不是对婚姻的批判,也并不是一种负面的社会思潮,只是随着社会变迁,现当代部分女性自己选择的一种追求幸福的生活方式。
想要到达幸福的终点站,搭缔结婚姻这趟车可以,搭追求自由这趟车也可以,都能把你带到目的地,只不过方式有些不同罢了。
笔者有一个朋友,她给自己打的标签是“不婚主义者”。她常说:“永远忠于自己,披星戴月奔向理想。”
过了段时间,她找了男朋友,我蛮好奇。
最近,又和她聊到“恐婚”、“不婚主义”这些话题,她说:“我现在还是不想着结婚。”然后顿了顿,“如果在未来他表现良好,让我感觉到非嫁不可,那我也并不排斥。”
看吧,只不过是两种追求幸福的方式,甚至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相互转换。
所以,理性看待即可。
当然,还有部分人打着“恐婚、追求自由”的旗号,渲染男女之间性别对立,抵制所有的婚姻关系,喊着“全世界的女性联合起来”,“男性从来都不会懂女性”……
这就未免有些矫枉过正了——你这不是在抵制幸福嘛!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