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谁是资本活力最强城市?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8/10

研究一个城市的竞争力,不妨先研究其拥有的上市公司情况。
“上市公司是城市经济的风向标。”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近日表示,“一个城市上市公司的数据,信息价值高、透明度高、关注度高,这个小切口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城市的资本活力,进而反映城市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潜力。”
聚焦上市公司相关数据,上海交通大学课题组近期发布了《中国城市资本活力指数报告(2019)》。报告显示,北京、上海、深圳仍然是中国城市资本活力最强的城市,但杭州、苏州、泉州等地的发力赶超,使全国城市资本竞争力版图已有变局。
资本活力是关键
“城市竞争力是一个综合的、系统的概念,它是城市经济、社会、环境等各方面能力的集中体现,反映了一个城市的生产能力、居民生活水平、对外开放水平、环境质量等。因此,单纯用一个指标很难反映城市的整体状态和水平,必须建构一个指标体系。”冯奎说。
据介绍,为科学评估城市竞争力,世界经济论坛与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围绕政府、开放程度、法律制度、金融、技术、管理、劳动和基础设施等八大要素建立了一套指标体系。
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以需求条件、生产要素、相关产业和支持性产业表现、企业结构、战略和政府作用、竞争对手以及机遇等六大因素为核心对城市展开评估。
在国内,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也建立了一套体系,重点考察资本、人力、科技、政府管理、基础设施等要素。
“过于庞杂而又内生的评价指标体系没有侧重,难以体现出各城市发展潜力的独特之处。” 活力指数报告负责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宪称,上海交通大学课题组的城市资本活力评价体系基于资本的研究视角,在强调资本与经济发展的内在关系时,构建了“三个分项指数、五个指标”的资本活力评估体系。
所谓三个分项指数、五个指标组,分别是规模指数,由上市公司数量和上市公司市值两个指标组成;效率指数,由人均上市公司数量和人均上市公司市值两个指标组成;结构指数一个指标,为上市公司产业新兴度,由该城市各上市公司所在行业MB(行业总市值除以行业净资产总和)的市值加权平均值衡量。
在具体的算法上,三个分项指数——规模指数、效率指数和结构指数的权重分别是50%、25%和25%。其中,上市公司数量和上市公司市值在规模指数中各占1/3和2/3的权重,人均上市公司数量和人均上市公司市值在效率指数中各占1/3和2/3的权重。最后,对规模指数、效率指数和结构指数的排名进行加权求和,产生各城市资本活力指数的总得分。
“我们采用重点突出的方式简化了城市竞争力评价指标,和其他指数相比,指标更简洁、数据更可靠。”课题组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夏立军说。
深圳综合第一
中国哪个城市最受资本青睐?
“北京、上海和深圳一直名列前茅。2001年至2018年间,北上深的资本规模排名始终保持在前三名,资本效率的排名也始终保持在前四名。”夏立军说。
其中,北京作为央企“根据地”,2018年末上市公司数量达533家,总市值突破19万亿元,在资本规模指标上排名第一。
上海作为我国的金融中心,上市公司数量为416家,总市值超过6万亿元。
深圳作为创业创新城市的代表,上市公司数量亦近400家,总市值则超过上海,达到8.7万亿元。
在人均上市公司数量和人均上市公司市值的两项排名中,深圳以“每百万人93.14家”和“每人218.03万元”均列全国第一,北京则以“每百万人39.11家”和“每人139.51万元”均居全国第二。
不过,在产业新兴度的计算排名中,深圳和北京拉开了差距。深圳的城市MB单项排名全国第六,北京单项排名全国第20。
“MB能反映资本市场对于企业未来发展潜力的看好程度。通常,国家重点发展的新兴行业MB值更高,如信息技术、医疗保健、消费类行业等。”陈宪表示,一个地区行业MB均值能够一定程度反映该地区的产业结构中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占比,也反映了地区经济的成长潜力,是判断地区未来经济增长是否有足够动力及营商环境是否能够吸引和培育朝阳产业的一个重要体现。
夏立军说:“在产业结构方面,深圳形成了估值较高的信息技术行业为主、金融行业为辅、其他行业多元发展的结构特点。北京形成了金融行业绝对主导、其他传统行业多元发展、估值较高的新兴行业占比较小的结构特点。而上海则形成了金融行业、消费类行业和传统工业齐头并进的产业结构特点。”
产业发展方向上的差异,导致了“深圳产业新兴度最高、上海居中”的局面。因此,深圳的資本活力综合排名反超北京,拿下了全国第一。
后来居上的不只是深圳,杭州和苏州的综合排名也十分亮眼。综合排名榜上,杭州超过了上海,位居第二,苏州则紧随上海,领先于北京。
冯奎分析认为:“杭州的资本活力发展虽晚于深圳,但阿里巴巴的上市为杭州的资本活力排名提升贡献了显著的力量。”截至2018年末,杭州有上市公司约16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达3.9万亿元。
而苏州,2001年至2018年,18年里上市公司数量增长了13倍,年均增速达17.2%。“源源不断的新上市公司为苏州晋级注入了强劲动力。”冯奎据此分析:城市与上市公司的关系,就是小气候与森林的关系,小气候是森林成长的环境,同时森林能促进与改善小气候。
“南强北弱”明显
按照上海交通大学课题组的评估,苏州的城市资本活力综合指数进步为全国第二,全国进步最快的城市是泉州。
“作为福建省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泉州不仅有安踏体育、达利食品、恒安国际等传统消费类行业,还发展出了火炬电子、南威软件等信息技术产业。”夏立军说,泉州的人均上市公司数量增长达20.6%,排名全国第一,产业新兴度排名在经济总量前20位的城市中也位列首位。
有城市进步,就有城市落后。
根据活力指数报告,在经济总量前20位的城市中,南京、天津、重庆、青岛和西安的资本活力指數综合排名有所下降;副省级城市中,武汉、南京、沈阳、哈尔滨和长春的资本活力指数综合排名明显下降。
以南京为例,该城市的上市公司数量在18年间增长为2.4倍,尤其是近年来的增长速度落后于领先城市,上市公司总市值增长也相对较慢,致使南京的资本规模排名有所下降。
从产业结构来看,南京虽然金融行业发展迅猛,但估值较高的信息技术等产业发展不快,这亦导致该城市的产业新兴度排名有所下降。
“上市后备力量缺乏和已上市公司发展较慢,是排名下降城市共同面临的瓶颈;新兴行业发展空间有限,也限制着它们产业新兴度指标排名的提升。”夏立军指出,除此之外,城市资本活力“南强北弱”的形势也值得关注。
排除掉副省级城市后,从地级市层面看,城市资本活力综合指标排名前十强中,南方的地级市占据了九个席位,分别是苏州、泉州、佛山、无锡、珠海、绍兴、福州、长沙和湖州,北方城市只有呼和浩特。
县域经济层面,“南强北弱”的现象依然存在。
无论是上市公司资本规模、资本效率、产业结构三个分指标排名,还是综合指标排名,福建省、浙江省和江苏省的县域皆占据了前30名的大部分席位。
尤其是在综合指标排名前十中,南方沿海占据了九个席位,分别是晋江、余姚、德清、新昌、江阴、新兴、惠安、仁怀和昆山,北方仍然只有一个,土默特左旗。
冯奎表示,这本报告所讲的资本,概念用得是比较“窄”的。他认为,城市应将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统统考虑在内,增加有效金融服务供给,主动促进金融业开放,用资本的力量推动城市活力提升。
冯奎认为,更加体系化、科学化的城市资本活力指数,不仅可为城市管理者提供竞争力分析工具,也可为投资者了解城市发展现状提供重要参考。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瞭望东方周刊)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