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数字化浪潮下,请等一等他们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8/24

数字时代下的年轻人与老年人,日益分化为两个世界,虽然都说着汉语,却用着完全不同的编码和解码系统。尽管有些年轻人会手把手教长辈使用手机,但长辈的接受程度是我们无法预估的。
热播剧《二十不惑》中姜小果教妈妈微信提现的场景让很多年轻人感同身受,许多中老人年也渴望接触网络、拥抱技术的变化,这个过程中子女不妨多一些耐心和不厌其烦,社会也要多一些善意和体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当老龄化社会和数字时代一齐向我们走来,矛盾和考题还会有很多。
数字鸿沟早已无法回避,“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局外人如今面临着生活中的许多障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寸步难行。
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的今天,“健康码”早已成为进出公众场合的必要通行证了。就在上周,一段“老人乘坐地铁时因无健康码受到工作人员阻拦”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大连地铁回应:加强防疫管理是对的,但方式方法不妥当。老人也表示自己情绪激动了,并作出道歉。
疫情防控从严,乘客理应主动配合出示“健康码”,严格执行防疫措施。地铁工作人员每天面对大量客流,疫情防控的工作压力大,他们的工作应该被尊重和理解。
疫情期间,具有“通行证”意义的“健康码”,更是难倒了一大批老年人。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移动流量、不会操作……各种因素都可能使得他们无法自证其健康,让他们的行动受到一些限制。他们对“数字生活”的不适应,也值得被关注。
我们先来说说“健康码”
健康码的作用不只是为了证明你是健康的,它更是类似一个电子身份证的二维码。它的作用除了报备个人健康外,主要是掌握你的行动轨迹,比如,你进商场超市、坐公交、地铁,乘飞机火车等,会要求你扫你的健康绿码。在疫情期间为疫情的防控、信息的追溯提供非常便利的特殊凭证。
领取健康码需要填写个人信息,首先在智能手机软件应用商城下载各省的官方软件,按照要求填写个人信息,近期行程情况以及系统提示的人脸身份识别后上传至云端,有的省份需要等待社区和单位的审核认证,在审核通过后形成二维码。
这便是所谓的健康码了,健康码用于出入医院、车站、商场、菜市场等各大公共场所。而这对于我们这样重度互联网使用者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对于那些从未使用过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老人们呢?
好在,整个社会都有在释放善意,老人与数字时代正在相向而行。
多少年迈的身影戴上老花镜,费劲却又执着地学习扫码、浏览新闻、视频通话,虚心向晚辈请教;有的图书馆和社区为老人开设智能手机使用课堂,公共场所有志愿者指导老人使用自助设备……
数字化的今天,请等一等他们
如今,信息技术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生产和思维方式。“一机在手,天下我有。”但是信息技术并非完美无缺,其弊端不容忽视,比如疫情期间被全方位、深层次采集的个人信息是否足够安全,数字鸿沟下的老人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需求如何保障,都是比较现实、迫切的问题。
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反之就是约有5亿人没有“触网”。此外,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2019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5388万人,占总人口的18.1%,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7603万人,占总人口的12.6%。虽然互联网正持续向中高龄人群渗透,但到今年3月,在我国超9亿的网民中,60岁及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仅为6.7%。
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线上总是鲜见老年人的声音,线下却常能目睹老年人的窘境。
老年人群体,首当其冲成为了互联网的绝缘群体以及这个数字化时代的盲区,在我们眼中日益便捷的社会里,他们正“四处碰壁”,请“等一等”那些搞不定“健康码”的老年人,以及暂时还不适应“数字生活”的社会群体!
老年人不能落在公共服务之外,弱势群体不能在鸿沟下被放大弱势,对他们的照顾检验着公共服务的质量,也折射着文明的成色。
“等一等”,并不意味着要放慢技术迭代的步伐,更不意味着让科技服务生活的进程“缓一缓”,而是要给社会各个群体留足学习、适应和缓冲的空间。
无论是严格的防疫政策,还是利用技术手段提高科学防疫的效率,都不宜“一刀切”。政策制定与落地实施,需要再周全、再细致一些,考虑并尊重各阶层群体的实际情况与需求。
疫情防控从严政策必须有“力度”,需要大家积极主动的“配合度,而对于政策的执行者来说,不妨也更多地站在他人的“角度”给予特殊人群多一些“温度”!
(参考: 新华网、光明日报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