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灵活

用工

日渐

“灵活用工”日渐升温 厘清保障权益才能行稳致远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8/27

“灵活用工”应运而生
随着专车代驾、网络主播、外卖送餐等行业兴起,“互联网+”模式下的新型用工方式越来越丰富。今年以来,“灵活用工”一词大热。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值得关注的是,李克强总理连续两次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对灵活就业有关工作作出部署,包括“取消对灵活就业的不合理限制”“灵活就业支持政策要对农民工和城镇居民一视同仁”等举措一一发布。
正如会议中强调的,中国有9亿多劳动力,零工经济能容纳2亿的就业。
打破对灵活用工的不合理限制,将大大缓解中国的就业压力,为中国经济发展增速。其次,社会经济的发展。在互联网与科技发展之下,众多如服务、新零售、互联网等行业开始倾向多元化用工方式。
直播带货、全民营销、在线教育、云医生等等新业态的发展,正在改变企业的运作方式和企业与内外人才之间的联系。
除此之外,今年特殊的疫情更是加速了灵活用工的发展。灵活用工以其高度灵活性,可有效降低企业用人成本,促进人才结构升级,已成为人力资源发展的推动力。
“灵活用工”劳动保障要跟上
相较于签订劳动合同建立的“企业+职工”模式,“网络平台+个人”的共享经济用工方式更具灵活性,但这种灵活性也让劳动者和平台企业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
灵活用工一旦出现纠纷,平台企业与从业者的责任难以厘清,网络用工维权成为难题。 去年1月,西安发生一起美团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的事件。法院裁定,送餐平台只是信息发布服务平台,认定该骑手与上述公司并不存在劳动关系。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外卖骑手交通事故案件发现,在此类案件诉讼过程中,赔付伤者的主体往往互相推诿;在判决结果中,围绕平台企业、派遣公司、骑手本人谁来承担赔偿责任的争议千差万别。维权难在何处?其实是难在确定劳动关系。
生活中,尽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但用人单位会不签劳动合同,另找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力派遣合同。
如此一来,劳动者是以派遣员工的名义,在用人单位从事劳动。这种复杂的劳动关系,就会滋生管理与监管乱象。
在上面提到的外卖骑手交通事故案件中,影响判决的关键依据是认定就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注册成为平台送餐员很简单,下载APP,按照提示就可完成注册,一般审核不超过5分钟,此后就可以接单了。至于签不签劳动合同,这个很随意,平台的劳动合同都是制式的,下载下来,通过手机输入骑手的姓名和手机号就行了。但是很多人嫌麻烦,就不签了,这也为维权难埋下隐患。
电子劳动合同的效力如何?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黄乐平律师表示,在APP上下载的合同是否有效力,应该看其是否符合《电子签名法》等法规规定的形式。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今年3月份发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订立电子劳动合同有关问题的函》人社厅函〔2020〕33号),认可了电子劳动合同这一形式,但是要求应当使用符合《电子签名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可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和可靠的电子签名。
用人单位应保证电子劳动合同的生成、传递、储存等满足电子签名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要求,确保其完整、准确、不被篡改。送餐员在APP上注册时,如果只需要提供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而劳动合同文本与电子签名达不到电子签名法规定的要求,那么这样的电子合同在法律上可能被认定为是无效的。
新业态、新难题、新探索
如何在发展中破解难题?
首先,鼓励富有开创性的探索。避免老办法管理新业态。
2019年8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平台用工的多项基本问题,提到避免用老办法管理新业态。
就劳动关系认定而言,事实上是要求严格区分新业态用工模式与传统的用工模式,对新业态的用工模式更加包容,避免劳动关系认定的宽泛化,以达到“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和维护用人单位生存发展并重的原则”。
目前,多地对新业态用工的劳动关系从严把握,确立了按约定处理的原则,这实际上是把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作了严格区分。
其次,不同细分类别区别对待,劳动保障应更多元。
“灵活用工”也分很多种类,以今年疫情期间出现的“共享用工”为例。专家给出了一些保障建议:
北京市昌平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高琳琳说到,劳动者是自身权利的最好维护者。共享用工应明确劳动关系单位主体单位,确保自身劳动关系主体不变更、社会保险正常缴纳、工资报酬正常发放;签署“三方协议”时查阅是否有限制性、附加条款,注意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变更、薪酬调整、附条件的解聘等内容;学会及时收集整理合法证据,对于用人单位作出口头承诺或与劳动者达成口头约定,劳动者应尽可能要求用人单位形成书面协议。对涉及切身利益的证据予以留存,为日后合理维权提供保障。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吕茵认为,国家有关部门要在各地实践的基础上,总结经验,制定出科学合理的共享用工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共享用工各方之间的关系,理清各方的权利与义务,特别是对各方的责任以及违法需要承担的后果做出明确的规定。值得注意的是,共享用工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在保障职工合法权益的前提和基础上,这些规定不宜过细过死,有些具体内容可以通过原用人单位和借调企业协议来明确,要给予足够的空间,让共享用工健康发展。
难题之难,非“一日之寒”,灵活用工破解之路更是任重道远。 我们常说,每个人都是时代的见证者。对共享经济的建设者和参与者来说,每个人都应享有发展带来的机遇和实惠,都有权利成为快乐和幸福的见证者。
(参考:工人日报、广州日报、劳动关系与工会研究院)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