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图片“钓鱼式”维权怎么解?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9/23

互联网时代塑造了“人人都是创作者、人人都是传播者”的著作权新型关系。随之而来的,是版权纠纷的逐年增加,这其中,又以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占比最大。
北京互联网法院今天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9日建院至2020年6月30日,该院共受理著作权案件49855件,涉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在所有著作权案件中的占比超过一半以上。
记者梳理发现,侵权案件中图片网站或代理公司“天价索赔”甚至“敲诈勒索”式的套路维权营销模式频频出现,有些公司专门以起诉或赔偿来牟利。
究其本质,这是一种披着“版权保护”外衣大肆吸金的行为,已极大危害图片版权交易环境。
自媒体成“侵权”重灾地
图片使用人法律意识淡薄
北京互联网法院7月发布的《关于涉网图片类著作权案件的调研报告》显示,图片类著作权案件直接侵权主体类型多样,既有机关、企事业单位,也有个体工商户、个人。微博、微信等平台上的自媒体成侵权重灾地,涉诉图片原始载体多为电子形式。
涉诉图片使用方式较为多样,最主要的在文章中作为配图使用,占比94%。从使用场景上看,既有自有网站,也有公众号、微博、电商平台等第三方平台。
图片使用人版权保护意识不足、获取授权渠道不畅是侵权纠纷多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部分使用人直接通过搜索引擎获得相关图片,而未寻求权利人授权。但是,图片使用人事先获得授权也存在诸多困难。一是图片使用人无法知晓图片的权利人,缺少获得授权的渠道;二是获得授权许可的时间成本较高,无法及时满足使用需求;三是图片使用人对权利人是否就图片享有权利不信任;四是权利人要价过高,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由此可以看出,图片市场存在权利主体不明确、权利状态不清晰、授权渠道不畅通等问题,这是导致侵权行为的主要原因之一,也严重制约了图片作品的传播和使用。”北京互联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姜颖坦言。
图片权利人“放水养鱼”
维权诉讼成经营方式
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图片类著作权案件中,排名前十位的原告主要集中于国内图片公司和个别个人权利人,排名前五位的图片公司的案件数量占全部图片类案件的43%。
通过梳理案件,该院发现,当前,部分图片权利人已将维权诉讼作为经营方式之一,通过诉讼获取商业利益、促进版权交易的目的明显。
在浙江凯富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涛看来,这种案子的出现,很大的原因在于许多图片来源不清晰。实际上,模糊版权信息是部分图片网站或公司设下陷阱的第一步。在知识产权相关诉讼中,往往让不知情的使用者踩中侵权陷阱,再向对方提起索赔或者商业狙击。
“这种手段比较恶劣,反而会造成版权生态不健康。”方涛说,著作权本身是为了保护原创者的利益,但不少商业机构却把侵权做成了一门生意。
在西安从事旅游行业的冯先生被某图片公司起诉后,他发觉对方并不像是真正地维权,而是由委托的律师劝说冯先生私下和解,试图得到高额索赔或签订包年合同。
此类现象甚至已经形成版权交易市场中的灰色产业链。“表面上是图片版权维权的行为,但实际上是敲诈勒索的行为。”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采访时介绍说,“敲诈勒索”具体有很多表现形式,把整个版权市场搞得乌烟瘴气。比如图片公司会引诱侵权,先攒一些APP上的侵权图片,然后发律师函,直接找苹果、安卓这样的应用商店去投诉,APP就可能会被下架。APP侵权下架后要重新上架需要权利人的原谅。
“那怎么去原谅呢?图片公司如果找到一张侵权图片,动辄索要上万元钱,如果手握数十张、上百张图片,甚至要求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和解款,或者干脆要求软件方跟他签约,每年付费才可以,这种情况在网络实践中已经出现了好几年。按照法律规定维护权利无可厚非,但是不能变成敲诈勒索。”朱巍说。
版权保护不能陷入“无底洞”
减少图片侵权争议需关口前移
强化版权保护意识具有天然的正义。
也应看到,一些图片公司长期站在版权制高点,挥舞著作权法规的大棒,让诸多正常使用图片的个人和机构动辄得咎。更有甚者,每年对未经授权使用其图片的企业积累侵权证据,提起诉讼,或获得天价赔偿性收入,或胁迫企业签订合作合同,被指设置陷阱“钓鱼”维权,严重扰乱图片版权市场的秩序,让广大图片用户苦其久矣。
北京互联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姜颖认为,导致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多发原因较为多元,要从源头上避免或者减少争议的发生,需要各方主体共同努力。
“司法机关、版权管理机关、权利人、图片使用人和网络服务平台等各方主体共同协作,从图片的创作、管理、许可、传播、争议解决等各个环节入手,推进图片版权保护和治理的法治化进程。”姜颖如是说。
避免版权保护陷入“无底洞”,与提倡版权付费一样重要。
对此,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首先要建立专门的集约化线上图片交易市场,推动版权公示和交易机制的变革。转变目前通过诉讼获取商业利益的现状,实现图片交易回归市场的目的。
此外,应改革作品登记和交易公示制度。版权行政管理机关可以充分利用新技术,改革作品登记和交易公示制度,建立更为集中、便捷、透明、证明力更强的著作权登记体系,探索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版权登记、权属公示、交易备案、许可费提存等各环节,形成完整、透明的公示制度。
“图片使用人应当转变观念,尊重他人的劳动创造,牢固树立‘先付费,后使用’的理念,充分利用线上版权交易市场获取图片资源的使用许可。”姜颖介绍,在确有需要又缺乏获取授权路径时,图片使用人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可采取预先向集体管理组织、公证处等机构提存合理使用费的方式,避免侵权风险。
对于“索赔维权”的商业模式,业内人士指出,要严厉查处图片公司通过假冒授权、虚假授权等方式非法传播他人作品的侵权行为,着力整治图片公司在版权经营活动中存在的权属不清、滥用权利、不正当维权等违法违规行为,推动相关企业合理合法维权。“期待监管部门和相关平台肃清版权行业乱象,建立系统规范的图片版权保护机制,构建健康有序的图片版权市场。”
(本文参考自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中国贸易报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