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鸣镝

警惕!“灵活就业”不是高校就业率注水的幌子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9/30

“找不到工作就填灵活就业”“碰到核查就说在做自媒体”……近日,《半月谈》调查发现,尽管教育部门明令禁止,但个别高校仍软硬兼施让学生用“就业证”换“毕业证”,可见给就业率注水的现象依然存在。 不得不说,这是“灵活”被运用得最灵活的一次。而之所以让“灵活就业”和“自媒体”成为打造就业率的两大主力,或许就是因为今年教育部对就业率的统计有了新的要求。
前不久,教育部发布通知,明确指出互联网营销工作者、公众号博主、电子竞技工作者等属于自由职业,应纳入就业统计。但这是教育部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特点,做出的对应调整,前提还得是实事求是。早在2013年,新华网的一则报道就总结了当时就业率造假的各种招式——妙招:开网店找公司“假就业”;土招:刻假公章“假装”就业;奇招:班干部帮舍友“被就业”;囧招:小超市“签”二十毕业生;绝招:百元网购假就业协议……只不过现在,某些学校的造假借口和方式,又“与时俱进”了。
从媒体调查中可以看出,今年,个别高校为追求好看的就业率,想尽办法“逼迫”学生冒充“已就业”的身份。就比如有一些高校的辅导员“每天QQ群与微信群连番催促,每两周一次电话催促”,只为得到一个“已就业”的漂亮数据。
宏观来看,个别高校“钻空子”的行为,毁掉的可不仅仅是就业数据的参考价值,更是“一届又一届”的诚信,更是“一届又一届”的诚信,而且还会伤害到学生的切身利益。
首先,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在就业中占据重要位置,若上报学校“已就业”,但实际上仍处在待业状态,学生是无法拥有应届生就业优势的,只能被迫与往届生共同参与应聘,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就业困难。
再者,某些高校告诉学生“不管和谁签,只要签了就行”。不少毕业生在盲目与慌乱的氛围中,找工作也有些沉不住气,最后有些学生会选择“为了就业而就业”,草率找了一家不那么合适,甚至不喜欢的公司了事。
学校带头造假,辅导员辅导造假,甚至威逼利诱学生造假,这真是最糟糕的“最后一课”。但无论是哪种情况,以假充真的就业率所造成的恶果,无非最后还是由少不更事的年轻学子来承担。这样一来,利益受损最大的,还是广大的毕业生群体。
前不久,教育部启动开展了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核查工作,印发《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明确反对任何形式的就业数据弄虚作假,并将对相关违规行为严肃处理。通知中提到的“四不准”,应成为所有高校严格落实的要求:“不准以任何方式强迫毕业生签订就业协议和劳动合同;不准将毕业证书、学位证书发放与毕业生签约挂钩;不准以户档托管为由劝说毕业生签订虚假就业协议;不准将毕业生顶岗实习、见习证明材料作为就业证明材料。”
一些学校专业的招生数量过多过滥,导致就业难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而这时,个别院系由于担心连续多年就业率垫底会被“红牌”罚下,所以选择了在就业率上“做手脚”。对此,教育管理部门应将就业质量作为重要指标,纳入就业评价体系,同时淡化初次就业率统计。在统计就业时,也应引入第三方机构统计、核查,以遏制就业数据造假,为专业设置的调整提供真实可信的依据,进而扭转人才培养与需求的结构性错位。
就业率降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就业率虚高。这不仅会影响学生的发展前途,还会损害高校的公信力,更会导致教育与就业政策制定者的误判,进而导致恶性循环,反而无法缓解严峻的就业形势。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