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碰瓷”者必将碰壁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0/16

10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办理“碰瓷”违法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
据了解,此次公布的《指导意见》充分考虑到了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遏制“碰瓷”违法犯罪活动、规范此类案件办理、提高公众防范意识。既保护了公民人身、财产安全,也稳定了社会秩序。《指导意见》一经公布,不少网友表示支持!
人人苦“碰瓷”久矣
“碰瓷”原属北京方言,原指古玩行业个别不法之徒在摊位上摆卖古董时,常常别有用心地把易碎裂的瓷器往路中央摆放,专等路人不小心碰坏,他们便可以借机讹诈。现泛指一些投机取巧,敲诈勒索的行为。
从最早进入公众视线,到成为一种人人痛恨的社会现象,“碰瓷”这一新型敲诈方式出现的时间不算长,但已经发展成一个黑色产业,日趋专业化和组织化,“碰瓷专业户”所在多有。“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碰瓷”手法层出不穷。
——行车“碰瓷”:故意为之扰乱秩序
看完上面这几张动图,相信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不是“行为艺术”,也不是“绝世武功”,而是我们生活中会遇到的“碰瓷”行为!
要么突然倒地、假装受伤;要么半真半假,来点皮外伤;老办法不好使,干脆头破血流,甚至不惜骨折一次;单打独斗成功的概率越来越低,就“组团碰瓷”,靠明确的分工、密切的配合,逼得被碰瓷对象不碰不行;还有的摒弃简单原始的“人肉战术”,走上以车碰瓷的新路。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性质恶劣,既严重危害公民人身、财产安全,也扰乱社会秩序。
被“碰瓷”的对象,要么被突如其来的惊险一幕吓晕,不能识破“碰瓷”者的把戏;要么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给点钱私了。就算发现有诈,选择报警,往往因取证难,难以对“碰瓷”者进行实质性惩罚,或者认为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选择教育一番了事;有些“碰瓷”者岁数较大,让警方执法感到为难;有些受到刑事处罚的“碰瓷”者,很快重操旧业,成为累犯、惯犯。
可以说,“碰瓷”已成社会顽疾,很多司机苦不堪言。
“碰瓷”不仅发生在路上
近年来,被媒体报道的其他行业“碰瓷”现象时有发生,性质恶劣,手法也是隐蔽多样。
——“图片碰瓷”:危害图片版权交易环境
当前图片版权行业乱象较为严重,图片网站或代理公司“天价索赔”甚至“敲诈勒索”式的套路维权营销模式频频出现,有些公司专门以起诉或赔偿来牟利。
专家认为,这类公司依赖“碰瓷”大赚诉讼费的商业模式必定走不远,究其本质,这种披着“版权保护”的外衣大肆吸金的行为已极大危害图片版权交易环境,亟待相关部门加以重拳整治。
——网约车“碰瓷”保险公司:400多起 长春一诈骗团伙被抓
派出所民警通过走访某地多家保险公司,共收集相关涉案车辆在多地400多起赔付记录,涉案金额45万余元。
经过信息研判,专案组民警发现此类案件具有犯罪形式新、隐蔽性强等特点,作案时间多选择在交通高峰期,作案地点多选择在转盘环岛周围,作案人员多为驾驶技术成熟的网约车司机,作案工具均为从租赁公司租用的网约车。
——正牌机构屡遭“碰瓷”:树大招风,被泼脏水
“惊天黑幕”、“骗局大曝光”、“亏损内幕揭晓”、“惨痛经历自述”……如此骇人听闻的描述和形容,究竟是投资者发自肺腑的倾诉,还是别有用心者的恶意渲染?
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无论是头部券商、大型期货公司,还是证券投资咨询公司,均有大量“维权”信息映入眼帘,这其中背后总有相关个人或机构打着“代理维权”的幌子进行投诉威胁。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样的现象自2019年兴起,今年上半年以来数量明显增加。
以上种种,“碰瓷”者挑战的就不只是公序良俗,更是在挑战法律。
公检法出手!
颤抖吧 “碰瓷”的人
这次《指导意见》的关键,就在于进一步明确了惩治“碰瓷”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适用,公检法部门间的分工配合,以及定罪量刑等问题。比如,条例首次从法律意义上对“碰瓷”进行了明确界定:指行为人通过故意制造或者编造其被害假象,采取诈骗、敲诈勒索等方式非法索取财物的行为。这就为打击“碰瓷”行为的具体司法实践提供了更明确的制度指引。
当然,“碰瓷”本身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其常见情形主要分为两类:诈骗类和敲诈勒索类,不同类型“碰瓷”行为的法律定性最终需要与具体罪名相衔接,这就需要公检法加强协作配合。
因此,这次意见明确要求,公检法机关要通过协作共同解决案件定性、管辖、证据标准等问题,确保案件证据确凿、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依法严惩违法犯罪分子。
《指导意见》还提到,对于“碰瓷”犯罪集团中的首要分子、骨干分子,多次“碰瓷”特别是屡教不改者,以及后果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的,要作为打击重点依法严惩。
这既是罪刑相当原则的内在要求,也是要针对性预防“碰瓷”犯罪的职业化。
如日前媒体就报道了一起典型的“碰瓷”案件:5月底以来,重庆一辆出租车半年内遭遇十几起交通事故。警方调查发现,每次事故后,司机杨某会以对方责任为由,主动提出私了,杨某每次都能轻松获得1千至5千元不等的赔偿金。同时,与杨某私交甚好的出租车司机龚某也有碰瓷嫌疑,并且作案用的车都是同一辆。经审讯,今年以来,杨某累计作案15次,诈骗金额1.8万余元;龚某累计作案10次,诈骗金额1.2万余元。目前,两名人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对于这样的“惯犯”,就应该依法依规加大打击力度。
最高法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指出,要注意区分“碰瓷”犯罪与普通民事纠纷、行政违法案件的界限,准确适用法律,严格公正司法;《指导意见》也规定,对实施“碰瓷”,尚不构成犯罪,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实现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有效衔接。
乱象用重典,有了更明确的法律适用,对“碰瓷”犯罪理应给予严惩,有关执法部门要不断提升执法水平,对“碰瓷”行为进行重点治理,才能正纲纪、明规则、转风气。对“被碰瓷”的受害者来说,也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拒绝私了,摒弃大事化小事的思想,主动积极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不给“碰瓷”可乘之机,不钻“碰瓷”的圈套。
(参考:央视新闻、长城网、中国青年网、北京晚报、广州日报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