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变味的投票该歇了!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0/20

“帮忙投个票,谢谢啦!链接发你。”
很多人都有过被亲人、朋友、同事群发微信要求帮忙投票的经历,投票内容可能是参赛作品、偶像的歌曲排名、单位的评先评优……但这背后其实暗藏一条“投票产业链”。
“投票产业链”流量幻象磅礴而生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在票数决定排名的情况下,人脉资源不足难免陷入“投票焦虑”。
以往,为给孩子拉票,不乏有家庭举全家之力,发动所有关系网,将投票链接页面转发到N个群,以求点击,这都是正常现象。
随着拉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另辟蹊径”,以刷票、买票的方式,让自己孩子的票数遥遥领先于他人。但随着监管升级,容易暴露的机器刷票逐渐被淘汰。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具隐蔽性的人肉刷票迅速取而代之。
大量接单派单群或账号出租平台开始涌现——平台租用真人账号参与投票,账号拥有者通过“挂机”出租账号获取租金,而“买量”的消费者则获得了投票的领先,一条“投票产业链”由此诞生。消费者购买这类服务流程较为简单:先发送投票的链接给对方进行评估,之后对方进行报价,再通过收付款码进行交易。
这条“投票产业链”构建起互联网磅礴宏大的流量幻象,骗取资本市场上的真金白银。
经调查,用户搜索到的“人工刷票团队”在投票产业链中只充当了类似客服的角色,真正执行刷票行为的是拥有巨量真人账号的“账号托管平台”,这些托管平台用租金诱惑账号拥有者在平台上托管自己的账号,赚取刷票收入与租赁佣金的差价。这些“账号托管平台”可以托管的账号包括微信、微博、抖音等,用户只要将账号托管到平台,平台使用用户账号“干活”获取收益,而用户将获得分成。
变味的投票危害大
随着技术进步,账号托管平台不断迭代更新、提升效率,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人工拉票”所带来的人情压力,但是,它的负面效应较之传统的拉票来说,也大大增加了,这一点十分令人担忧。
一方面,技术造假彻底摧毁了网络投票的真实性,让本该反映实力的票数,变成了衡量虚荣程度的“指示器”,助推不正当竞争,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这种评选只会成为戕害社会与人心的毒药,成为心怀恶意者不法牟利的工具。
另一方面,刷票团队、投票网页制作公司、评选活动主体单位的相关行为,暗藏信息泄露甚至被用于实施其他违法犯罪的风险。微信安全中心表示,出租微信本质上是网络黑灰产为了借普通用户身份实施违法犯罪、逃避监管追踪而布设的陷阱,不仅可能导致个人账号被盗、被封,还有极大的概率会危及他人乃至整个网络空间。
应依规严惩变味的投票
近年来,受利益驱使,网络投票逐渐变了味,背后充斥各种套路和陷阱。有的成了参评者人脉的赛场,有的沦为商家品牌营销的把戏,有的变身刷票机构牟利的工具,还有的成了不法分子盗取个人信息的黑手。
有鉴于此,国家也出台了相关规定。2016年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园评先选优网络投票活动的通知》:明确界定校园网络投票活动的内容范围;切实加强校园网络投票活动的规范管理;科学评估校园网络投票活动的结果应用。
2019年国家网信办审议通过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中提到,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通过人工方式或者技术手段实施流量造假、流量劫持以及虚假注册账号、非法交易账号、操纵用户账号等行为,破坏网络生态秩序。
不可否认,网络投票与传统问卷调查相比,不仅能节省印刷费用和人工派发的费用,其系统自动计票的功能,也省去了后期计票的人工成本。在提高投票效率、扩大参与范围、助力公平公正等方面,网络投票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投票产业链”的出现破坏了投票的公平,产生了诸多不良影响。
因此,应当加强监管、严打“投票产业链”,对于体现不了公平的各种投票,也一定要加以控制,切莫让人脉取代实力。
除此之外,更要反思:是不是所有“评优”,都适合通过网络、微信投票解决?“优秀”与“人脉资源丰富”什么时候被画上了等号?别让那些真正勤恳但不善于网络拉票的人,在网络评选中吃亏寒心。
(参考: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国家网信办官网、教育部网站)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