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鸣镝

城市治理:管得了人,治不了狗?

半月谈·2020/10/20

广东一位88岁老人前段时间被狗绳绊倒致死一事引发舆论热议。一时间,城市治理“管得了人,治不了狗”的尴尬引发网民吐槽。值得深思的是,这背后反映出的城市犬只管理难题:犬患已成为当前城市治理的短板,处理不好极易产生矛盾纠纷,甚至导致极端案件发生。
纠纷频发,犬患成群众烦心事
广东一位88岁老人近期被狗绳绊倒致死的视频曝光后,舆论高度关注。一开始,不少网民在争论该意外事件的侵权责任划分问题,但随后,大多数网民的关注点聚焦在城市文明养犬问题上。
近年来,因违法违规养犬和不文明养犬行为产生的安全、卫生、环境等问题日益突出,狗咬人、人打狗、爱犬人士和其他市民的冲突等新闻频频引爆互联网。
就在9月6日,深圳一小区发生养犬纠纷。起因是一名女孩被邻居家的宠物犬咬伤。在达成调解后,双方再起争执,其间女孩的家长将小狗摔打致死。在千里之外的重庆,两位邻居在遛狗时大狗咬了小狗,引得狗主人大打出手,其中一人将另一人咬伤。此类涉犬纠纷日益增多,成了群众的一大烦心事。
参与起草《佛山市养犬管理条例》的佛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科长刘高林说,城市人口密集,养犬不再只是“关起门来的家事”,事关邻里和谐、社区安全、环境卫生等方方面面,考验着城市基层治理能力和精细化管理水平。
“史上最严养狗令”为何落不了地
为管住狗患,全国多地制定了“史上最严养狗令”,实施效果却堪忧。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养狗问题困扰基层管理部门的难点有三。
其一,基数大、取证难、执法难导致管理成本高。刘高林说,一般来说,城市越大,养犬群体就会越多,犬只管理就越难,“像佛山有800多万人,如果只有1%的人养狗,也有8万多只,规范管理实非易事”。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治安大队民警罗雄军说,有时候处理一单涉犬警情都要两三个警力花费一个月时间,最常见的犬吠扰民一项,就给基层执法人员带来很大困扰。“养犬管理只是我一部分工作,却占据了我大部分精力,基本每天都有警情。”他说。
其二,有法难依导致法律威慑力不足。不少地方法规虽有明文规定,处罚主要以口头警告、限期整改的教育为主,罚款、没收等方式较少。基层民警反映,处罚或者没收在现实中阻力也大,如果警情不严重,警方也担心因执法激化矛盾,所以很难强硬执法,只能更多靠宣传、教育。
其三,市民文明养犬意识待增强。当前舆论反映较大的问题集中在市民文明养犬的意识不强,犬只登记、续期率有待提升。刘高林在立法调研中发现,虽然全国越来越多城市出台了关于养犬的地方法规,但犬只的登记率不高。
“文明养狗”如何成为自觉
治犬重在治人。刘高林说:“过去的思维是管狗,但真正要管的不是狗而是人,要让养犬人履行看管好犬只的义务。”受访人士建议,应严格执行相关法律制度,辅以精细化的管理措施和普法宣传,把养狗人的责任义务压实压紧,让“狗可以养,但责必须担”像“饮酒不开车”一样,成为一种文明风尚和行为自觉。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颁布了实施不了,就形同虚设。”刘高林建议,要严格执法,提升犬主违规成本,树立法律权威,“在警告范畴内的就警告,如果达到相当危害,要公正严格执法”。
一些受访人士表示,狗患需要部门共治,要推进养犬日常管理、治安处罚、普法宣传协同发力。“犬只管理单靠公安或城管一家肯定是不行的,需要多部门加强合作。”罗雄军说,城管可承担犬只日常管理,涉犬警情由公安负责,日常宣传需要街道、社区给予支持,来逐步提升市民文明意识。
此外,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也积极给养犬爱好者找出路、做服务,逐步引导其走上规范化道路。如广州优化“广州养犬服务通”微信小程序,方便养犬市民足不出户就可完成登记和续期手续;深圳开辟宠物角,爱犬人士可以去那里遛狗、交流。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