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警惕!网红魅影下的贩假真相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0/23

直播镜头前,上一秒还在试穿衣服,下一秒就被警察抓获,直播带货现场变成了执法现场,惊呆一众粉丝。
前不久,上海警方侦破首例利用“网红主播直播带货”形式对外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抓获正在直播带货的廖某等50余名犯罪嫌疑人,其中41人被依法批准逮捕。
这个案件的主人公“廖某”凭借其独到的直播风格和穿搭技巧,短短三年积聚了百万粉丝,成为一名“头部主播”。
成名之后,她的直播间总会出现一些“奢侈品”。
这些“奢侈品”有专有设计和图案标识,但在直播过程中,廖某不会提及这些商品的品牌名称,而是用一些具有极强指向性的“奢侈品”品牌或款式的代号进行介绍。
售卖“奢侈品”为廖某带来巨额提成收入,但殊不知这些“奢侈品”全部都并非正品。
相较于带正品货,廖某挣得收入要多很多,除此之外售假厂商还会额外提供一笔“出场费”,在这双重利益的诱惑下,廖某的直播间开始成为假冒奢侈品的销售渠道。
据警方统计,廖某直播间场均观看人数在20万以上,场均销售额突破百万元。
就这起案件本身而言,在利益驱动下,主播及其团队直播兜售假货已经是走向了违法犯罪道路,廖某在直播时被抓获的事件,不仅有利于净化网络直播环境,也可以对直播行业的从业者做一个警示,毕竟这样的“直播翻车现场”并不多见。
直播间怎容假货泛滥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如今,直播带货不仅是网红经济的延伸,也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任何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因此也衍生了很多钻空子的黑心商家:知假售假或售卖伪劣产品。
直播带货售假或出售伪劣产品,通常有两种不同的形式。
一种是假冒名牌,直播者会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假冒名牌产品,大多会语焉不详地暗示产品本身与正品的“密切关联”或相似性,部分买家是知假买假,部分买家是将信将疑,但无论买家抱何种心态,制假售假都是违法行为。
此次被抓的网红,是被其售卖的假名牌产品的原品牌商举报的,这也是最容易追踪的一种售假方式,因为品牌商本身有极强的动力打击假货。
而另一种形式是出售伪劣的无品牌或小品牌产品,这在直播带货的服装、日用品、食品品类中十分常见。
例如,不少直播中售卖的羽绒服、蚕丝被、貂皮大衣,都可能存在充绒量不足等“偷工减料”问题,更过分的是材质根本不是羽绒、蚕丝或貂皮,这些虚假陈述、以次充好也属于违法行为。
直播中由于商品展示是动态口述,相较于传统电商平台的展示页面更难以监督,但不能因为难,就理所当然地任由直播带货中的消费者权益保障变弱甚至被忽视。
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线下还是线上,消费者权益保障应永无止境地追求更好。
尤其是目前直播带货日趋火热,其背后的消费者权益保障问题更应被重视。
此前曾有报道:广州警方端掉了一个制售仿冒品牌化妆品的团伙,深入调查后发现,这些化妆品的货源来自广州白云区的一美妆城。根据警方蹲点式调查一个月后发现,这些上游的供应商以“蚂蚁搬家”的形式,向外运送包装好的化妆品,并且规模非常大。
警方搜查出假冒香奈儿、阿玛尼等品牌口红,现场初步统计,各种假冒品牌口红数量多达15000多支,粉底液有四五千支,而且在仓库中还发现了大量的包装盒和标签。
这些假冒商品主要流向网络直播带货销售个体和小化妆品店。
在行业迎来风口发展时,总会有人浑水摸鱼,如今直播时代的人生百态,总有人会为了追求快钱而无视法律底线。
这只是直播带假货的一个缩影。
网络直播并非法律盲区
网络直播虽是一个新兴平台,但并非法律盲区,应积极推动互联网领域创新、创业中的自律与自觉。
近些年来,随着各方面对短视频直播带货领域的重视,相关短视频平台相继推出“xx小店”,开辟平台专门的电销渠道,力求将直播带货行为合规化。
但目前看来,这些渠道还不够完善,仍然存在法律知识宣传欠缺、监管力度不足,处罚措施不够严格的现象,导致部分商家法律意识淡薄,违法商家只需要付出极小的代价、甚至无需付出代价就可以获得高额收入,违背市场公平性原则,严重打击了市场积极性。
长此以往容易挤压正规商家的生存空间,劣质驱逐良币,好的商品越来越少,次品充斥市场,不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
发展直播经济也需法治护航。继续细化制度与规则、强化监督与管理,做好直播销售、打造良好直播生态是更重要的事。
在可预见的未来,涵养行业生态是制胜之道,健康有序的直播生态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参考:人民日报、央视财经、南方都市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