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勿让训人变“驯”人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0/26

日前,一段山东泰安肥城一公司“保洁员喝厕所水”的视频流传网络。
视频中,在卫生间门口,一位青年女性保洁员手持塑料杯,来到蹲便池,舀出一杯水,将水杯朝身旁围观的人稍作展示后,当众一饮而尽,围观人群报以掌声。该保洁员随后说,“也是希望公司的各个岗位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极致。”
该事件随即引发网友热议。不少网友认为“大可不必”,还有网友说,“人都是有尊严的,便池的水怎么可以让人喝?即便达到饮用标准,那也是便池,侮辱人!”。
对此,公司工作人员称,该保洁员为公司“标杆员工”,喝便池水系“自愿”行为。
追求极致是一种精神
但走极端则是一种病态偏执
据报道,保洁员“自愿”喝便池水,并非第一次。罗某2014年入职该公司,2015年开始从事卫生间保洁工作。而她开始喝卫生间的水,“是在近一两年之内”,且此前其行为就已遭到过质疑。
对此,工作人员表示:“她都是这样经历过来的”。难道这样的解释就能推卸公司的责任?某种意义上讲,听任不管就是一种默许和纵容,公司树立这样的“标杆员工”,认同这样的“鞭策手段”,也是相当耐人寻味。
公众对保洁员“自愿”喝便池水持怀疑态度。如果喝便池水是被胁迫或者引诱,那就是劳动者权益被赤裸裸地侵犯。即便是自愿,也严重违背公序良俗。
即便再干净,也是便池里的水。这样的“标杆”行为其实是有损自尊的,不应被推崇。
虽然该保洁员说希望各个岗位都能把工作做到极致,但是喝便池水与其说是追求极致,倒不如说是一种极端。
追求极致是一种精神,但走极端则是一种病态偏执。
无论是公司要求还是个人自愿,这种极端行为毫无必要,又违背常识,也从本质上体现了公司对公厕保洁员缺乏足够的尊重。
一个人“自愿”走极端,一群人鼓掌喝彩,把走极端者奉为“榜样”“标杆”,这样的企业文化本身是病态的。
尊重员工是公司管理的基础
近年来,不少与之类似的奇葩企业文化被曝光,年会上让员工互扇耳光培养“团队精神”、因业绩未达标被要求生吃蚯蚓和泥鳅、奇葩业绩培训班要员工磕头下跪爬行谢恩……虽然都以“自愿”标榜,但说来却让人感到极度不适。
这些被“勇气”“超越”“成长”包装起来的“企业精神”是否真的能激励员工?
事实上,如此奇葩的奖罚要求出现在公司的制度中时,就已经突破了公序良俗,对员工有着明显的冒犯乃至侮辱意味。
员工“自愿”背后,难免有隐性强迫之嫌。很难想象,一家真正尊重员工的企业,会想出如此“招数”来奖罚员工。
更值得警惕的是,这些带有侮辱性的做法,还往往被包装成“狼性文化”来糊弄员工与公众。而员工要么担心因抗拒而失去工作,要么被病态企业文化洗脑,不少只能选择“顺从”。
这也就是意味着,要破除这种奇葩企业文化的蔓延,仅仅依靠员工的自我反抗是很难的。以保洁员为例,如果她确系自愿,那或许说明她已被病态企业文化所洗脑,丧失了尊严意识。
其实,企业文化的出发点无非就是让员工有认同感和归属感,最终的落脚点是为了企业更好地发展,在良性的企业文化里,这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简单粗暴地以业绩为准绳,员工的行动只能是基于外部动机,不会有内心的激情。
相反地,如果员工的行动是基于内心的自发动机,那么就会为企业注入源源不断的创造力。而重视员工的尊严、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尊重员工的创造力,就是激发员工自发动机的所在,也是良性企业文化的精髓。
勿让训人变“驯”人
诸如“喝厕所水”的奇葩企业文化屡屡上演,是对企业管理不规范的一种折射。
与一些企业管理者走火入魔地推崇、迷信所谓的“狼性文化”有很大关系。对于这种带有“霸道”色彩的现象,企业“掌门人”要意识到这不是管理创新,而是管理随意、粗暴。
企业内部的管理规定,并不只是企业的“家事”,它也必须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之上。
《劳动法》第九十六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有侮辱、体罚、殴打、非法搜查和拘禁劳动者的行为,由公安机关对责任人员处以十五日以下拘留、罚款或者警告;构成犯罪的,对责任人员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让企业管理者不再迷信这种变样的“狼性文化”,结束把喝厕所水作为“标杆”“榜样”的行为,切实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同时正本清源,向病态的企业文化说“不”。
(参考:新京报、光明网、新华网、成都商报、南方日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