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莫让“信息裸奔”成为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绊脚石”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0/28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又双叒叕来了,今年的“双十一”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电商的繁荣发展,极大地便利了我们的生活,在快递行业实行实名制之后,大量用户的个人信息陷入近乎“裸奔”的局面,信息收集贩卖的行为更是屡禁不止。
大部分人都会纳闷,我的电话号码是怎么被泄漏的?
这些信息泄露的来源,或是因为用户个人的粗心大意,或是因为快递单上面的用户的手机号、购物内容、居住地址等信息完全暴露在外,存在个人信息“裸奔”之忧。
数字时代,个人信息的随意甚至非法采集、滥用及非法买卖日渐猖獗,个人信息保护已成为公民权益最迫切需要被保障的部分,个人信息安全不仅关乎个人权益,亦与社会稳定发展息息相关。
截至2020年6月份,我国网民规模达9.4亿,相当于全球网民的五分之一,互联网普及率达67%,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约5个百分点。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首次审议了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草案对个人信息范围作出了明确界定,聚焦目前个人信息保护的突出问题,并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
个人信息侵扰问题仍十分突出
在信息化时代,个人信息保护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之一。
在网上搜索一个商品,接着就收到无数同类商品的广告推送……众多APP上用户不同意收集个人信息就无法安装使用,工作生活中推销短信、骚扰电话、垃圾邮件等层出不穷,刚刚网上购物立马就可以收到“私人订制”的“猜你喜欢”……
这些经历在你我的生活中屡见不鲜,甚至还有利用个人信息实施电信诈骗、网络勒索等情况的发生,让很多人深受其害。
虽然近年来我国个人信息保护力度不断加大,但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企业、机构甚至个人,从商业利益等出发,随意收集、违法获取、过度使用、非法买卖个人信息,利用个人信息侵扰人民群众生活安宁、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等问题仍十分突出。
人们在享受着信息带来的巨大红利的同时,也遭遇着个人信息“裸奔”的隐痛。各类电信运营商、中介机构、保险公司、快递公司……都可能成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始作俑者,但有些互联网企业对个人信息的安全并没有给予充分重视,没有及时建立起有效的安全机制,在使用时不加以规范,非法提供、获取、销售公民个人信息甚至已经形成地下产业和黑色利益链,导致用户信息安全频频受到威胁。
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告别“裸奔”
个人信息相关权益主要包括姓名权、肖像权和隐私权等民事权利。
随着互联网技术应用于信息领域,个人信息保护面临新问题。特别是搜索引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型互联网技术所具备的高效、海量、便捷的信息处理能力,使得个人信息保护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人肉搜索、大数据杀熟、网络暴力等侵害个人信息行为屡见不鲜,部分行为甚至造成了严重后果。
我国在新制定的网络安全法、电子商务法、民法总则、民法典等法律中,均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了明确规定,并在刑法修正案中专门增加了侵犯个人信息罪的内容。
我国在不同部门法中分别规定个人信息保护,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不同领域个人信息保护的现实所需,但由于各个部门法的规定相对分散,有些条款难以有效衔接,仍无法实现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目的,亟待制定一部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
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与已识别或者可识别的自然人有关的各种信息;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活动。
草案确立了个人信息处理应遵循的原则,强调处理个人信息应当采用合法、正当的方式,具有明确、合理的目的,限于实现处理目的的最小范围,公开处理规则,保证信息准确,采取安全保护措施等,并将上述原则贯穿于个人信息处理的全过程、各环节。
同时,草案还确立了以“告知—同意”为核心的个人信息处理一系列规则,要求处理个人信息应当在事先充分告知的前提下取得个人同意,并且个人有权撤回同意;重要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重新取得个人同意;不得以个人不同意为由拒绝提供产品或者服务。考虑到经济社会生活的复杂性和个人信息处理的不同情况,草案还对基于个人同意以外合法处理个人信息的情形作了规定。
草案还设专节对处理敏感个人信息作出更严格的限制,只有在具有特定的目的和充分的必要性的情形下,方可处理敏感个人信息,并且应当取得个人的单独同意或者书面同意。
个人信息安全不仅关乎网络安全、国家安全,也关乎数字经济发展能否真正行稳致远。
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有助于遏制和震慑侵犯个人信息的各类违法行为,织就一张严密的信息安全保护之网。
唯有让现实世界中的监管和法律跟上虚拟世界的步伐,才能让个人信息安全成为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碰的高压线,从而告别“信息裸奔”的尴尬状态。
(来源:人民日报、法治日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