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退出“家长群”之后,寻家校教育权责边界所在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1/05

“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
“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到底谁辛苦?”
▲江苏某小学一名家长退出家长群(图源:央视新闻)
家长群,到底困住了谁?
▲江西某校家长群中,老师点名批评未给孩子判作业的家长
近日,江苏一名家长在自己发布的短视频中抱怨老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辅导功课的现状,使得自己承担了老师应负的责任和工作,因为实在无法忍受,所以愤然退群。随后,#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 的讨论冲上热搜,阅读量达7亿次,引起网友热议。
评论热潮中,众多家长表达了对“家长群”中的“家长作业”和“同辈压力”深有共鸣。有位父亲说,因为自己是文科出身,因此批改语文淡定从容,批改奥数就分分钟崩溃:“得先上网查,自己吃透了再给娃讲,这好比工厂把质量检验这块业务直接外包了,还不确定外包对象是否有能力检验产品,就逼得人现学现卖,这不合理吧?”
家长群、家庭作业成为家长的“不可承受之重”由来已久,深刻反映出当前家校教育分工不均的问题,家校教育权责边界再一次被大众讨论。
那些年,作为家长完成过的“奇葩”任务
除了给孩子检查作业的任务之外,一个合格的家长似乎要具备十项全能。 既要做巧夺天工的手艺人▼
也许还可以尝试做科研工作者▼
要勤劳能干 ▼
并具备愚公移山的精神 ▼
认真完成“任务”还不算完,如果没有在“家长群”中及时回复消息,还可能会因“态度不端”在家长会上被老师提醒。
▲一位父亲在家长会上崩溃(图源:网络)
如何让“家长群”回归初衷
山东某初中的林老师认为,“给家长留作业”的老师用意或在于,通过家长的陪伴、监督,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因为“家长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但林老师也表示,让家长监督孩子写作业跟批改作业是两回事:“不排除有的老师想给自己工作‘减负’,让家长除了监督,还得批改作业。”
客观来看,在家长群中“任性”的老师是少数。其次,在工作时间之外,还要将大把精力花费在家长群,也不是每一位老师所期望的。教育孩子、提升成绩,确实离不开家长的配合,但在现实中,也存在不愿配合老师的工作,甚至对孩子学习不闻不问的家长。因此,老师在家长群里的“活跃”身影,同样透着一份无奈。
老师和家长都没有办法为家长群点赞,这是个老问题,也早就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早在去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文规定“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或要求家长检查批改作业”,强调“教师要认真批改作业,强化面批讲解,及时做好反馈”,教育部对此也有相关规定。
批改作业是教师的本职工作,推脱给家长确实不对,家长群也应该是健全家校沟通的桥梁,而不是责任转移的通道。
当前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期望较高,部分老师也承受着不小压力。但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毕竟不同,要求家长干老师的活儿就可能弱化家庭教育本该负起的责任,挤占家庭教育的空间。
一周前,太原市教育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此次太原《实施意见》的推出,无疑是政策层面的良好尝试。“家长作业”虽禁,家庭教育不止;教学任务回归,传道授业不止。对于孩子而言,原生家庭的陪伴和学校的教化缺一不可。系列“减负”新规的推出,有助于给学生减负,给家长松绑,让学校教育回归本义;但厘清家校权责边界,重塑有效沟通机制,推动教育管理机制改革,使家校关系回归正轨,仍旧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话题。 最后,小编根据自己多年辅导孩子作业的经验来安慰一下大家:
各位低年级的家长们,请不用太过焦虑,毕竟能亲自辅导孩子作业的“苦日子”其实没几年。
北京某重点中学任高三班主任的刘老师接受《侠客岛》采访时表示:“高中阶段就很少出现家长辅导孩子作业的情况,因为我们教的很多内容家长都不会。”
(参考:央视新闻、人民日报、人民网、侠客岛、央广网、光明日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