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勿让预付款模式成为黑心商家的“摇钱树”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1/06

上午还在上课,下午学校就没了?这是什么神操作?
近期,优胜教育,韦博英语、巨石达阵等校外教育培训机构陆续出现因经营不善而停业关门情况,涉及消费者众多,财产损失巨大。
其中,预付式付款方式的普遍存在,是造成消费者屡被套路的一大原因。
虚假宣传问题严重、刻意隐瞒办学资质和报名条件、培训质量参差不齐、合同暗藏不公平格式条款……培训机构屡屡“爆雷”、“跑路”,遇“雷”的家长们真是苦不堪言。
中国消费者协会近日梳理消费纠纷,发布“校外教育培训投诉情况专题报告”,并建议把预付式消费跑路经营者列入“失信”黑名单。
乱象的教育机构
肆无忌惮地“打劫”和跑路
10月19日,上千名家长和老师聚集在位于北京的优胜教育总部,要求退学费、偿还欠薪。之后的一段时间,不管是朋友圈、微信家长群、新闻媒体大家都在关注一件事——优胜教育“跑路”!
优胜教育停课以后,大多数围堵家长都是来要求退款的,毕竟几万甚至几十万块钱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不算是一个小数目。电视新闻的报道里,优胜教育在北京的总部每天都被前来讨说法的家长和员工围得水泄不通。
事实上,优胜教育这种大部分都是预付款的模式,因为疫情导致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等内外部问题,无法运行,本质上是预付费消费方式弊端的暴露。
还有之前网传一张自称是“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贴出的公告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公告称韦博英语北京公司将宣布破产,北京各中心已以装修或系统升级的名义停止运营,学员会员费与员工工资均无处追讨。
如此等等。
教育机构“跑路”不是个案,自2019-2020年,众多教育机构深陷泥潭、跑路、破产、主动关闭的教育机构已达十数家。
预付款消费水很深
何为预付款模式?
预付款消费模式其实就是由消费者首先对商家授信,预先付费,然后延期消费其服务和产品。
在这种模式下的交易,往往会导致买卖双方权利和义务不对等。一些商家在收取预付款时,没有给消费者同等的、实质上的承诺。
据了解,校外教育培训消费纠纷解决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采取预收费经营模式,一些无良商家打着“充值享优惠”的旗号,通过大额折扣诱惑消费者预交大量费用。因缺乏有效的资金监管体系,消费者的预付费可能被商家挪用,后期商家跑路或经营不善,消费者维权困难。
不仅仅是教育机构,事实上在某些行业,预付款模式已经几乎成为首选的交易模式,如教育培训、美容健身、零售电商等等。
预付款模式近年在国内逐渐流行开来。
就像一年一度的“双11”年度消费大戏,今年“双11”购物热潮比往年来得早一些。据央视报道,在“买买买”途中,广大消费者遭遇了一些商家、平台“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套路,“复杂规则难坏‘尾款人’”。
就连一贯习惯上网冲浪的90后也直呼看不懂、心累,想要搞清楚这些规则通常耗时耗力,还有一些消费者反而因为各种电商节规则束手束脚,不知从何下手。除了浪费时间耗费心力之外,辛辛苦苦搞懂规则之后付了定金后,消费者还有可能面临无法退回定金的风险。
有网友感叹:“各种满减、领券之后,也未必便宜多少。本想薅平台羊毛,结果差点被薅。”这样的消费体验是糟糕的,“性价比”委实不高。如果迷信于玩套路,必然吓跑消费者,于商家、平台乃至行业发展都不利。
央视新闻评论,站在商家和平台的立场上看,规则复杂可以多卖点货,多赚一些钱,无可厚非。但是,套路一旦太多,就让人望而却步;如果口惠而实不至,势必让消费者失望。
跨部门联合监管的
有益尝试已经开始
近几年,一些省市在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地方法规中也就预付式消费监管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10月20日下午,杭州市教育局公布了一份最新文件——《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通知》文件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的培训费资金专户需报教育局备案,校外培训机构应严格按照所公示的收费项目和标准进行收费,严格执行“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收费要求。
并且规定设立不足一年的校外培训机构专户中最低余额不足10万元或(一周)累计提取资金超过50万;设立一年以上的校外培训机构专户中最低余额不足30万元或(一周)累计提取资金超过200万元时,相关银行应及时向教育主管部门发出风险预警通报。
要说明的是,预付款模式并非十恶不赦。
作为一种双赢模式,它使消费者享受优惠,也使得商家得以获得资金维持周转,是符合市场逻辑的营销模式。
预付款模式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在互利买卖双方的同时,也潜藏着风险。但说到底,模式只是模式,只是使用模式的人不尽相同。在立法和有效的监管体系形成之前,消费者也应强化自身的风险意识。
理性消费,拒绝诱惑。
(参考:澎湃新闻、杭州新闻、燕赵都市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