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心疼!教材循环使用到底难在哪?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1/19

11月15日有媒体报道,在中部某省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3500平方米的车间内,一座近两层楼高、如山丘状的“教材山”异常醒目,几乎涵盖中小学所有科目教材。
“这里有40多吨教材,都是这三四天收来的,全部变废纸了。”该公司负责人赵德华透露,旺季时每月回收的教材数量是现在的3倍,绝大部分被送到造纸厂。
这里的废品收购站旺季是每年的5-7月,也是学生们的毕业季。
每到这个时候,学生们总会把一些不用的教材当成废品卖掉,然而这其中就夹杂着许多崭新教材,有些甚至还没来得及翻阅,这种现象确实令人心疼。
买的时候是知识
卖的时候是废纸
网络上看到一些毕业生的留言:“卖了一麻袋的书,最后只能买得起一个麻袋。”“定价1000多元的书10多元就卖给了废品站。”
其实教材浪费严重是一个老话题了,十余年前开始就一直有媒体和学者关注并探讨我国教材循环使用应该怎么搞的问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每年在讨论,教材浪费的问题多年来依旧未得改善。
国家新闻出版署数据显示,近5年全国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大中专教材、业余教育课本及教学用书的零售数量,平均每年约28亿册、金额超200亿元。其中,2018年仅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全国零售数量为29.30亿册,总计259.89亿元。
根据这一数据,如果全国当年零售的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能全部循环使用,1年可节约200多亿元。节约费用可援建约4万所希望小学。
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以来,书费已成为学生最大的一笔开支,每册教科书使用半个学期就没有再利用的价值了。而且现在的教科书,包括大量教辅资料印制越来越高档,有不少还是豪华版、精包装。若不能循环利用,就会造成极大浪费。
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早已成为大众共识,我们不断摒弃着各领域奢侈浪费的陋习。但到了教材上却还在持续浪费,以致每逢毕业季废品站总成“教材山”,甚至本应成“古董”的教学磁带捆着教材卖这一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仍在上演。
教材循环使用到底难在哪?
在义务教育阶段,虽然部分免费教材循环使用已经展开,但已循环使用的教材数量仍不及教材总量的零头。特别是在高中、高等教育阶段,教材由学生自费购买,教材循环使用更依赖市场交易,存在产业链梗阻、供需匹配成本高、二手教材卖家或遭遇法律风险等堵点。
一方面会因为旧教材破损严重、笔记涂鸦、卫生问题等很难让它们直接进入课堂。有的学生家长表示,“主要科目的图书学生天天都在用,很多学生听课时都会在课本上做标记,有些学生卫生习惯不好,就会导致课本‘脏乱差’。”家长根本不愿意让孩子使用旧课本。”这也确实是限制教材循环使用的现实因素。
另一方面会因为教材更新版本时间参差不齐制约其循环使用。如今的教材每隔几年就会修订更新,而不同年级、不同科目的教材更新版本时间参差不齐,某种程度上,这也会制约其循环使用。
教材回收成本高也成为制约教材回收利用的另一重要原因。无论是回收分类、管理二手教材,还是将信息上传到各电商平台,都需要很强的数据处理能力,一般的书商难以完成。
“退役”教材何去何从
被当废纸回收的教材,最后去哪了?
毕业季许多毕业生把积攒多年的教材卖掉,平均每斤0.5元。而这些教材多用于生产再生纸,但再生纸处理工序复杂,成本甚至高于原浆纸。
和线下教材当废纸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几年线上二手教材交易日渐火热。其实现在很多年轻人并不排斥使用二手产品,二手教材利用空间广阔。
据“闲鱼”此前公开的数据显示,学生党已成为“闲鱼”上发布图书的主要卖家人群,每到学期末,许多学生都会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卖掉自己不需要的教材,再“淘”一些新学期需要的课本,很多教辅书籍因此实现了重复利用。其中考研、大学教材、公务员考试等各种考试类书籍占比最高。
在 “共享经济”大潮影响下,大众的共享理念逐步深入。很多人开始认识到,闲置二手教材本身是有价值的,是可以交易的。
让教材循环起来
保护有限的资源
其实教材循环使用的好处毋庸讳言,减少树木等方面的消耗,减轻家庭的教育负担。
自2008年起,我国部分地区义务教育阶段的音乐、美术、体育、健康、科学、信息技术等免费教材。
杜绝教材浪费是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必要一环,然而观念的转变以及相关利益的存在让教材的循环使用说易行难,建立全面系统且操作性强的覆盖中小学甚至高校的共享平台,需要学生、家长、学校、出版社以及教育部门的多方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期待各方群策群力,制定可行方案以实现教材的循环使用,让教材浪费这个老问题真正得到彻底解决。
(参考:《瞭望》微信公众号、新华社新媒体、央视网、新闻生活报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