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警惕!“未成年高额打赏”折射出网络沉迷新形态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1/27

当下最火热行业的莫过于直播了。不论是电商带货直播、游戏直播还是各种网红小姐姐的直播,直播已经慢慢成为大家新的一种娱乐方式。大家在遇到喜欢的主播时,偶尔会进行打赏。
打赏这件事本来也无可厚非,算是支持主播创作更好的内容。但是如今的直播行业乱象重生,不仅存在着数据造假等问题,还出现大量未成年人打赏的情况。
据统计,目前我国网络直播用户的规模高达4.25亿,11-16岁的未成年人已占网络直播观众总数的十分之一,而这其中就有很多未成年人沉迷于此,将自己的学费甚至父母辛苦积攒的生活费、治病钱等大额金钱用作打赏主播,这样的新闻报道屡见不鲜。
“00后”女孩打赏主播65万元;
13岁女孩花光父母25万积蓄打赏网络男主播;
9岁男孩刷父亲信用卡1.6万元为主播打赏;
海南12岁小学生打赏主播花掉环卫工母亲4万元辛苦钱……
未成年人看直播打赏,所产生的一些不理智行为,已经成为大家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未成年人经济不独立,财务上依赖着父母,而且思想上也不够成熟,导致有不少的未成年人偷偷利用父母的银行卡给主播打赏,有些金额还不少。
在他们逐渐成为打赏“主力军”后,不断攀升的打赏金额,却让一些无力承担的家庭逐渐陷入恐慌。
监管阻力重重
其实,针对问题频发的未成年人打赏现象,监管部门近年来频频出台监管措施,也要求各平台设置“青少年模式”。
据媒体统计,从去年3月到去年年底,有53家网络直播和视频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但青少年还是能够轻易破解这一模式,比如以家人的账号登录。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直言,直播平台的“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
同时,一些主播大打法律擦边球,甚至直接践踏法律红线,引诱未成年人打赏,而一些平台审核睁一眼闭一眼,总是强调技术审核的客观原因。
2018年4月至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陆续发布共七批47名主播黑名单。这些被列入黑名单的主播中已有人“另辟蹊径”,以使用小号在国内平台直播、转战海外直播平台或开公司直播带货等方式,仍在直播市场活跃着。
这都增加了监管打击的难度。
今年5月份最高法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表态未成年人网络打赏无效,监护人可以要求退还。
但虽然有了法律撑腰,也并不意味着未成年人网络打赏退还问题上就没有任何障碍了。从现实情况看,常常要面临举证难、维权难之类的问题,一般都要大费周折。
广电出手  直接封禁
此次广电总局重拳出击,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
这一举措可谓釜底抽薪,对根治未成年人打赏这一顽疾,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此外,平台应对“打赏”设置延时到账期,如主播出现违法行为,平台应将“打赏”返还用户。平台不得采取鼓励用户非理性“打赏”的运营策略。
对发现相关主播及其经纪代理通过传播低俗内容、有组织炒作、雇佣水军刷礼物等手段,暗示、诱惑或者鼓励用户大额“打赏”,或引诱未成年用户以虚假身份信息“打赏”的,平台须对主播及其经纪代理进行处理,列入关注名单,并向广播电视主管部门书面报告。
在审核和导向上,《通知》要求平台要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不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公开出镜发声机会,防范遏制炫富拜金、低俗媚俗等不良风气在直播领域滋生蔓延。
平台要建立直播间和主播的业务评分档案,将评分与推荐推广挂钩。对于多次出现问题的直播间和主播,应采取停止推荐、限制时长、排序沉底、限期整改等处理措施。
对于问题性质严重、屡教不改的,关闭直播间,将相关主播纳入黑名单并向广播电视主管部门报告,不允许其更换“马甲”或更换平台后再度开播。一旦直播从业者被列入黑名单后,基本等于在直播行业走到尽头。
而对于开办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的平台,《通知》中明确要求各平台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让算法支撑优质视听内容的推送,对违规不良内容实现精准预警和及时阻断。
对点击量高、成交量虚高、“打赏”金额大、业务类别容易出问题的直播间,要建立人机结合的重点监看审核机制,跟踪节目动态,分析舆情和原因,及时采取措施,防止导向偏差和问题。
社会合力不可少
总的来说,未成年用户高额打赏的背后,折射的还是沉迷网络的老问题。而此次新规出炉,是保护未成年人的需要,更是治理网络打赏乱象的需要。
除了“网络主播”需要关闭“未成年人打赏功能”之外,各种游戏平台的“购买装备功能”也应该向未成年人说句“谢绝购买”,或者说设置“总量限制”。
未成年人的成长事关重大,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通知》不仅是倒逼运营商把好关口,其实也是在提醒家长要加强对孩子的监护和管教。无论是主管部门,直播平台还是家长,都应该在此次发布的《通知》限定范围内,做好对青少年的引导和规劝工作。
在各类软件下载、安装、注册、使用、支付的各个环节上,监护人都有机会尽到监护责任,监护人不作为就是对未成年人的变相放纵。绑住熊孩子的“败家之手”,需要相关各方勠力同心,紧密合作。
(参考: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浙江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