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陋习烂俗”要不得!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2/03

最近,连续曝出了几条关于“陋习烂俗”的新闻,不仅让人大跌眼镜,更是让人费解: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
“娃娃亲” 不可娶
在网上,一段“18岁高中生迎娶14岁初中生”的视频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视频中,被打了马赛克的幼稚身躯和成年人的火烛新婚场景显得格格不入。
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政府就此通报称,视频中的人员系贵屿镇17周岁的卢某与13周岁的庄某,一年前二人自由恋爱,因双方父母法治观念淡薄,于今年11月26日为双方按照农村风俗举行婚礼,但未曾到民政部门申办婚姻登记。目前,当地已对双方家长进行法治教育,责令其让女方回归原家庭,由其家长履行监护职责。
“父母法制观念淡薄”“按照农村风俗”“未曾到民政部门申办结婚登记”,这些通报中的话,让人不禁思考整个事件的戏剧性。有人感叹事情荒唐,有人担忧孩子未来……
尽管比较荒唐,但千万别只把这事当成闹剧,其背后的法律问题着实不容忽视。 我国《婚姻法》规定,男子法定结婚年龄为22周岁,女子不得早于20周岁。要知道,两个孩子身心远未成熟,受到法律的特殊保护,且没有达到性同意年龄。 我国专门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允许、迫使未成年人结婚或者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本案中家长同意未成人结婚,归根到底是其自身法律意识的淡薄和当地陋俗的影响。
在这起案件中,所谓的新娘只有13周岁。这个年龄应是在学校里面长知识、学本领的时候,此时辍学嫁人,这其中父母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保障适龄未成年人依法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不得放任或者迫使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失学、辍学。
这场闹剧中的男女双方均未满法定结婚年龄,未经民政部门登记即按农村风俗举办婚礼,既与当今文明社会格格不入,又与婚姻法、义务教育法背道而驰;既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又有损公序良俗,双方监护人均负有很大责任。
“浸猪笼”复活 私刑绝无正义可言
“浸猪笼”现实中没怎么见过,听总是听说过的。 前段时间,网上就流传着一段很火的视频,讲述的是广东电白一男子疑似因情感纠纷,被多名男子“浸猪笼”。据视频显示,一男子被周围的人用麻绳绑进竹笼内,扔进水里,被捆男子当场痛哭求饶。目前,据警方通报,被害男子经送医检查,身体无大碍,4名嫌疑人均已到案。
“浸猪笼”,顾名思义,这种封建式的刑罚就是把人关进猪笼,吊起来浸入水中,令其体验不能自由呼吸的窒息感。 很明显,“浸猪笼”的惩罚手段是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的行径,是一种逆时代而动的“私刑”。在法治社会的语境中,一个人哪怕犯下了再大的过错,都有法律手段对其实施处罚,权益受到侵犯的人也有充分的法律渠道挽回损失。
出轨、偷情和通奸是违背道德的,公众对之类的事深恶痛绝是可以理解的。但用“浸猪笼”的方式泄愤,严重暴露了他们对法律知识的匮乏。
在法治社会,如果遇到相关事件,可以对涉事的男女进行道德上的谴责,可以选择离婚,可以通过法律诉讼进行索赔。一般情况下,法院也都会以在婚姻关系中存在过错为由,让犯有错误的一方承担更多的责任、分配更少的利益。
总之,让道德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情感的归情感,利益的归利益。“出轨”“偷情”违背基本的伦理道德,应对其予以反对并谴责,但动用私刑,是无论如何不值得提倡的。 其实,反对“浸猪笼”,不仅是在反对无序的私刑,更是在捍卫法治文明。
低俗婚闹何时休?
说起婚闹,大家一点都不陌生吧。 小闹怡情,婚闹原本是为了活跃气氛。可近年来,因玩得太过火,一些地方的婚闹不断走向“恶俗”。 近日,在河南开封闹市区的一家酒店门前,当天结婚的新郎被亲友们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关进一个大铁笼子里;随后,新郎被一枚枚生鸡蛋给“招呼”了,身上蛋液横流;不仅如此,他还被人从头到脚来了个“绿漆灌顶”。
这场婚闹秀上演在大马路边上,引得一众路人驻足观看。看似一片“欢乐气氛”,但难改恶趣味的本质。 尽管很多人都表示应该反对低俗婚闹,但以“婚闹”的名义骚扰新婚者(包括伴娘),甚至造成人身伤害的事件,仍然不时发生。
除了在婚礼上闹外,还有在民间拦截婚车的风俗,其目的是为了沾一沾喜气。不过,有的人行为已经超出了“陈规陋俗”的范畴。比如,有的拦住婚车索要烟、红包等,甚至不给就不放行。简直就是趁“囍”打劫。 婚闹过火,实在是个老问题了。虽然弊端显而易见,无奈还是年年有,屡屡因为场景雷人、闹出新高度。
从现实情形看,这些低俗的婚闹行为已不只是违背公序良俗,有碍观瞻,更与文明之风相去甚远,还有可能涉嫌违法犯罪,扰乱社会秩序,污染公共环境。
婚礼不闹就不乐,闹得不刺激“造”得不够就不够劲,这种“无闹不欢”的思维该转变了。大喜的日子,当事人想要的肯定是喜庆欢乐,而不是被众人亵玩取乐。
很多走在了文明反面、逾越了法律边界的婚闹,该消停了。不能让他人和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成了一场“噩梦”。
其实,某些地方习俗是极端个例,不是一个地区的普遍现象,但它折射了当前农村基层治理中的难点与痛点——法治乡村建设待完善、移风易俗推进难。
猛药去沉疴,各地应对症下药,全面加强农村基层法制建设,大力推进移风易俗工作,革除陋习,弘扬正气,增强村民法律观念,引领文明新风尚,有效助力乡村振兴。
(参考:光明网、红星新闻、新京报、检察日报、央广网)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