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禁噪”≠“禁跳”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2/09

“在公共场所进行广场舞、唱歌等活动,应当控制音量,不得干扰他人正常生活、工作和学习。夏季每日21时至次日6时、冬季每日21时至次日7时,禁止进行以上产生噪声的文体活动。” 如果违犯该规定,将“给予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近日,河南省许昌市举行《许昌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简称《条例》)新闻发布会。其中,《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以及处罚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表示“建议全国推广”。
广场舞惹人烦
到了要立法的地步?
该《条例》引发热议不足为奇,近年来从媒体公开披露的情况看,很多人在跳广场舞时,似乎并没有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没有考虑到自己的行为也会给别人带来影响,甚至伤害。结果,引发了许多矛盾,矛盾主要体现在场地、时间以及噪音问题。
——制造噪音
2019年,安徽宁国市公安局南山派出所数次接到辖区医院患者报警,称医院附近公园内的广场舞噪音扰民,导致无法静心疗养。
2020年8月,贵州仁怀一小区,保安人员发现一名学生在地下停车场里学习,经询问得知该男生是从贫困村搬迁到县城里居住,大学毕业后打算考研。由于暑期家中人多,外面跳广场舞嘈杂,于是在停车场自制书桌用于复习。
——争抢场地
2019年,湖南衡阳常宁市篮球馆,大妈每天一早在馆内跳舞锻炼,后随着队伍扩大,导致篮球馆在早上的锻炼高峰期没办法进行篮球活动。有篮球爱好者表示苦不堪言,“我都好久没在早上搞过篮球锻炼了,市篮球馆天天被这群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占领,让我们根本无处可去……”
2020年,四川江油,蓝湾小区一名业主因停车的位置影响了在停车场跳广场舞的人群,遭到大妈轮番泼墨、剐蹭,车辆被折腾得面目全非。
——不合时宜
2018年,上海龙华烈士陵园,每天清晨都有上百名阿姨爷叔定时跳广场舞、交谊舞等。据陵园工作人员介绍,跳舞的有两个团队,其中一个有200多人。有人在被劝阻时表示,“这个地方死气沉沉,我们来了热闹了,你们该感谢我们!”
2019年,受恶劣天气影响,贵州沿榕高速多路段桥面凝冻,无法通行。就在这时,站在大巴外等候通行的大爷大妈们,竟在匝道上跳起了广场舞。交警见状,连忙制止并将大爷、大妈劝导上车。
……
针对广场舞乱象,这些年从国家到地方印发颁布了不少法规和文件。 除了引发大家讨论的河南省《许昌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的第十七条。
早在2015年,(原)文化部等四部委联合就印发了《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提出要“科学规划、优化布局”场地,为广场舞创造良好条件,“制定人性化、针对性强”的管理办法。此后,国家体育总局于2017年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广场舞健身活动的通知》,提出要加大服务力度,引导良性发展,进一步规范广场舞健身活动等。而在地方上,北京、上海、广西、安徽合肥等地也早已出台了相关规定。
由此可见,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纳入当地政府重要议事日程,是有关政策的要求,也是应对现实情况的需要。
立法目的明确是
“禁噪”不是“禁跳”
“晚9点后不准跳广场舞”之所以如此高讨论度的重要原因是具体的“限时”,为什么是晚9点不是其他时间?难道9点前就可以鼓乐喧天吗?
这样的担心显然是误读了,因为“晚9点禁令”有一个前置条件:应当控制音量,不得干扰他人正常生活、工作和学习。
换句话说,如果违背了这样的原则,无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受到相应处罚。实际上,这样的处罚规定有法可依。
《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违反关于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的法律规定,制造噪声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为了维护公共秩序,多地都曾出台规定,明确向广场舞噪音扰民“亮剑”。
但在具体实践中,因此遭受实质性处罚的案例相对不多。
究其原因,噪声扰民很难现场取证,往往执法人员还没赶到,制造噪音者已经悄悄调低了音量甚至散场。相比之下,许昌新规因为设置了时间节点,调查取证和现场处置的难度将会有所降低,或更容易落到实处。
众所周知,跳广场舞这项活动本身不违法,地方立法如果没有上位法依据,是不能随便禁止的。
事实上,需要禁的是噪音,而不是广场舞。
只有基于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的角度考虑,才有明确的上位法依据。所以,如果人们在晚上9点以后不发出噪声地跳广场舞,理应没有任何问题。许昌新规的具体条文中关键句是“禁止进行以上产生噪声的文体活动”。如果不产生噪声,当然不在禁止之列。毕竟,对广场舞进行立法约束,并非是要歧视甚至禁止广场舞,而是要促进广场舞健康文明有序地开展。 遍地开花的广场舞,其“群众基础”和后发潜力是巨大的。
这背后,是人们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追求健康娱乐的现实需求,也有国家推广全民健身、全民健康等因素的驱动。只是,作为一种不断发展的运动,广场舞不只是随旋律起舞那么简单,背后还牵涉如场地、区域、时段、音量、人力、执法等多种复杂的现实因素。
广场舞应该怎么跳才好?如何有效管理和精准引导服务?仍处于不断探索摸索中。
(参考:许昌市人大常委会网站、人民网评、红星新闻、北京青年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