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慎饮“虚拟恋人”的“迷魂汤”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2/23

花费一定数额的金钱,就可以谈一场短至半小时、长至一年的恋爱,你愿意吗?
今年以来,作为一项有偿情感体验类服务,“虚拟恋人”出现在各类网络平台。
所谓付费虚拟恋爱,包括陪伴聊天、一日情侣、陪玩游戏、温柔哄睡、代写作业等,通过文字、语音通话等方式为消费者提供陪聊服务,费用则根据陪聊时长、服务项目以及陪聊者等级不同来定,每小时在20元至360元不等,包月费用最高可达1万元。
据媒体报道,“虚拟恋人”正成为当下不少青年热衷的网络消费方向之一。
为什么单身群体愿意为“陪伴经济”买单?
据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有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一数字会上升到9200万人。
不仅仅是中国单身群体日渐庞大,据日本《东方新报》11月16日报道,日本东京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结合日本政府的人口调查数据进行分析发现,日本年轻男女中不结婚、不谈恋爱的比例近20年间不断攀升,其中女性的比例更是增加了1.5倍。 基于此,中国新闻周刊在微博上发起一条关于#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谈恋爱了#的投票,吸引103万左右网友参与。
其中,32%的网友认为,谈恋爱费时费钱费精力;12.5%的网友指出,工作生活等压力使年轻人进入低欲望时代:15%的网友觉得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恋爱的琐碎、工作的压力、情感的缺失……
付费虚拟恋爱或许就是一些人的精神寄托。 相比于恋爱或婚姻中两人共担风雨、相濡以沫,付费换来片刻的关怀要简单多了,不会有强羁绊关系里的种种麻烦:不用忍受对方的情绪失控,不用考虑未来的生活前景。
不仅享受“恋爱”浅尝辄止的温暖,还可以将生活的压力尽数倾诉。
虚拟的安慰,真实的风险
虽然表面看起来美好,但“虚拟恋人”的市场动力,其实是“空巢青年”和“孤独患者”这样真实的群体。
除了上述这样的“虚拟恋人”,抓准个别单身人士孤独症状的“孤独经济”五花八门。譬如《恋与制作人》等虚拟恋爱游戏,曾一度成为一些都市单身女性的最爱,甚至有女性为了游戏中的纸片人“氪金”数十万元;线下一度火爆的“女仆咖啡馆”,成为一些单身男性流连的场所;甚至让年轻人抒发自己内心苦闷的“网抑云”,何尝不是聚集了感到孤独的年轻人……
付费虚拟恋爱是低成本的,再昂贵的VIP服务,大概都不能与婚房首付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低成本也意味着低回报。
严格来说,这都算不上恋爱,那点“温暖”,消费者想必也心知肚明知道其是虚幻的,只是在低成本满足碎片化的孤独,只是在特定时间、满足特定场景下的精神需求。
但那些潜藏的“风险”我们不得不引起警惕。
“虚拟恋爱”作为商家为情感空虚的年轻人量身打造的一款“恋爱产品”,也间接变成了有偿且带有目的性的线上“情感交易”,可能诱发多种风险。
比如,商家故意用“虚拟恋人”引导有情感需求的单身人士掉入“甜蜜陷阱”,再使用各种虚拟的恋爱手段榨取年轻人的钱财。 还有,消费者有可能遇到情感诈骗问题。如果消费者过度的沉浸在虚幻的“恋爱世界”,当金钱不足以去维护所谓的“爱情”时,而自身的情感无法抽出,岂不是人财两空?
另外,部分“虚拟恋人”店铺为吸引客户,甚至会提供打“擦边球”的色情服务,容易污染人的心灵。 这些负面消息,是一种提醒,再甜美的虚拟恋爱,终究是商品,不是真实的情感。金钱有它无法抵达的地方,不值得入戏过深。
化解青年单身群体“孤独感”
要想避免情感空虚的单身群体被灌“迷魂汤”,不仅需要揭露“虚拟恋爱”“虚拟恋人”的真相和隐藏的风险,也需要用现实公共服务尽最大化去满足年轻人的情感需求,提供更多情感抒发渠道。
最后,从平台到监管部门,对“虚拟恋爱”中存在的违法违规现象进行有效打击,营造健康的网络生态。
此外,“虚拟恋人”热销的背后,离不开单身群体的“社恐”和“孤独感”。 作为个体而言,单身人士要主动走出空巢。与其沉溺于虚拟服务,不如敞开心扉,主动与人交流。
掌握爱的能力,其实并没有捷径,多少年来也从来没有变过。就像托尔斯泰说的,“爱情不是语言所能表达的,只有用生活、用生活的全部来表达它”。
真实的生活,才是告别孤独最根本的办法。
(参考:半月谈、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北京青年报、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