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为优秀作品买单,别为虚荣攀比买单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12/30

一贯嘈杂纷乱的娱乐圈,最近依然是非不断。
先有被法院判定抄袭却始终不道歉的污点编剧被热播综艺节目捧为导师,引来行业联名申讨,再有知名主持人讨论粉丝应援礼的旧闻被断章取义翻出,让观众惊叹应援礼已经泛滥和昂贵到近乎“贿赂”的夸张程度。
“你敢送、我敢收”的“送礼文化”一旦形成潜规则,只会带来攀比心理,小则触及行业道德,大则影响社会风气,误导年轻人形成“送礼才会被关照”的价值观。
日前,一位知名主持人一年多前的旧视频被翻出,节目组收取嘉宾艺人粉丝礼物的行为,引发批评。23日晚,湖南卫视公开回应,称正全面调查,将依纪依规进行严肃处理,将进一步加强主持人、演员、嘉宾和节目团队管理。 从报道看,一些“粉丝”向节目组和主持人等送礼的初衷,可能是出于“多多照顾自家偶像”的朴素心理。不过,一些礼物价格不菲,甚至包括奢侈品、金条,这就明显超出人情往来的范围。
粉丝应援礼物▼
“应援礼”及粉丝经济的由来
如果说过去一盘磁带、一幅海报、一部电影就能形成一批“追星族”,那么如今的粉丝,已不满足于单纯的文化产品消费,更愿意自己砸钱去制造“顶流”。 拉群控评、熬夜打榜已是“基本操作”,“买断”杂志、“血拼”代言才是“优秀粉丝”的标配。左一句“姐姐值得更好的”,右一句“你忍心哥哥被嘲笑吗”,粉丝们互相攀比,同时自我感动。而这其中不乏未成年人,三观尚未成熟,自己并无收入来源,掏着父母的腰包,误了自己的成长。
而这种以爱为名的攀比透支,不是始于今日。 从2004年的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比赛开始,中国的娱乐经济开始出现规模化的“粉丝”群体,追星组织化的雏形由此形成。
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变得更近。粉丝不再需要通过电视台或报纸这样的公共平台来追踪偶像的消息,而是聚集在明星的社交媒体账号下面,时时注视偶像的一举一动。
但随着90后、00后的崛起,粉丝文化又发生了升级迭代,出现了应援团,以各种粉丝组织形式高效呈现。这背后伴随着的是一些粉丝的“走火入魔”——就算不能直接应援,帮“爱豆”上热搜,也是他们“供养”的方式。
“应援文化”,是日韩娱乐产业的舶来品。在日韩的饭圈,为偶像“应援”早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模式,不仅“方式”五花八门,有食物应援、公益应援、广告应援等;“名目”也是多种多样,譬如生日应援、新剧应援、演唱会应援等等。但随着饭圈的“攀比”心态日趋明显,应援也从“走心”变成了“氪金”,无论在日韩,还是在国内,都曾引发人们的争议。
当应援超出“走心”的边界,被裹挟进日趋严重的“氪金”游戏,粉丝都想要自家的爱豆不输于其他的偶像,于是“攀比之风”流传于饭圈,应援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过火的“应援”饱受争议。
以“送礼”为例,正是因为行业内部的默许甚至鼓励,才形成了“潜规则”,甚至发展出“黑产”,在默许中不断“消费”粉丝,诱导粉丝为偶像“痛下血本”。尤其在“数据为王”的市场潜规则下,“流量”才能置换“资源”,“粉丝没钱”就会被嘲讽等论调很容易被渲染起来。煽风点火之下,年轻粉丝被反复“收割”也就不足为怪。
这种陋习背后,粉丝也不堪其累,也希望净化圈内风气。
爱要克制 病态需求不可放肆
病态的粉丝行为,不是今天才有的。
十几年前,刘德华的粉丝杨丽娟,曾经因为追星而导致家破人亡。那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虚荣浮华,不切实际的追星行为,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偶像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如今的粉丝经济,已经步入高度产业化的阶段,有需求就有供给,而病态需求往往会制造病态的供给。这几年,无论是粉丝应援乱象还是买卖明星艺人隐私利益链,抑或是私生饭跟踪等,都说明了很多病态的需求已经出格。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每一位粉丝都应克制好自己爱的行为,各类粉丝组织,更应该管理好集体的需求,引导正确的行为边界。
——鼓励粉丝为作品买单,不鼓励为虚荣买单。
好作品是影视从业者能力高低的硬通货,支持其好的作品,不仅利于艺人打磨技艺,也对粉丝与偶像间的良性发展有益。特别是部分青少年狂热粉丝,别再用父母的钱为你的虚荣买单,理智追星才能更好成就彼此。
——对于有劣迹污点的“榜样”,粉丝、平台、资本都应该态度鲜明的用脚投票。
不应将触犯过法律,践踏过行业公德底线,还始终不道歉的编剧导演捧为“导师”,让他们去指教年轻一代如何做人、演戏。
——于粉丝而言,不仅要保持“人人独善其身”的自觉,更要实现“人人相善其群”的格局。
事实证明,粉丝的真情实感,只有合理合法、文明有序的表达,才能赢得他人的认可和尊重。
同时,对个别违法失德行为“零容忍”,把规矩立起来,才能把社会规范的红线内化为心中的底线,让文明追星的行为始于自发、终于自觉。
(参考: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客户端、中国新闻网、长安观察)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