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起薪只是起步,“钱景”并非前景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1/13

近一段时间,包括南京大学、四川大学在内的多所名校陆续发布了2020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各校毕业生的平均薪酬也随之公布。“南京大学毕业生平均年薪近18万”引发网友热议,评论中不乏对报告的质疑,对高年薪的羡慕,对自身的焦虑:
不愧是别人家的大学;样本选择有问题,愿意参加调研的多是收入高的;这个数据假的太虚荣了;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数据不是标准是参考
以薪酬作为毕业生发展的评价指标,是否已不合时宜?当然没有。
薪酬其实可以作为反映毕业生发展情况的一个重要指标。相对而言,薪酬数据是可以比较客观反映现实的一个指标,此外,借助薪酬数据能够进行更加细致的分析,如追踪观察不同专业毕业生在毕业不同时段的职务晋升与薪酬发展状况。
但此次“超高年薪”是否准确反映了真实情况还有待确认。
首先,调查样本量不充分。南京大学官网公布的《2020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表示,调研时间为2020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最终有效样本为3709个。据了解,南大2020届共有8161名毕业生,总体就业率为98.85%。这意味着,南大在薪酬统计方面调查的毕业生占总毕业生人数的约45%。
其次,样本代表性存疑。1月4日下午,南大学生就业相关负责人透露,部分毕业生未反馈薪酬数据,而部分高薪酬的毕业生则较主动填写了数据。因此,不排除少数人碍于面子而选择虚报、不报的情况。
此外,不少人以为高校毕业生平均薪酬数据是根据对每个就业的毕业生的实际薪酬进行统计后得出的。但从各校发布的就业质量报告看,并非如此,这些数据其实是由相关课题组对毕业生进行网络调查而得出的结果。
比如,四川大学和南京大学的调研均通过网络问卷完成,细察两校回收的有效问卷也不难发现,两者的样本结构有很大不同。
由此可见,从完整性、真实性、代表性等角度看,调查数据未必尽善尽美,年薪近18万是个参考线,而非唯一的衡量标准。
数据催生薪酬焦虑
倘若沉迷于对数字的追求,便很容易忽视自身的独特性与真实需求,这便是“数据催生焦虑”的重要原因。
对于“18万薪酬”这一数据,很多外校学生会感叹一句“不愧是别人家的大学”,本校学生会表示“我拖学校后腿了”,对于相当多的职场人士来说,将近18万元的年薪也都是非常可观的收入,甚至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
按照心理学的观点,人一生的焦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同辈比较”以及“对未来的未知”,倘若二者叠加,焦虑指数也会飙升。很多大学生对未来的工作、生活等还处于摸索阶段。
此时,一份毕业生平均年薪数据摆在他们面前,在对自己与他人的反复对照中,他们难免会感到压力,甚至自卑。
切勿以数据定义自己
薪酬不是一个孤立的概念,不该被作为单一的量化数据来比较。如果数据作为孤立、单薄的存在,无法呈现复杂、多元的真实生活。
对于毕业生和职场人而言,与其纠结“毕业生年薪”的数字,不如先想想自己想要什么、自己适合什么。事实上,不同的专业本身的就业选择就千差万别,在薪酬层次方面也是各有不同。低于平均薪酬水平,并不意味自己不是个合格的毕业生。
对于一份工作,毕业生更应当关注的是行业的前景与自身竞争力的提升。
对于此次公布的平均薪酬水平,毕业生和社会不妨以平常心看待。不管是在校园里,还是在工作岗位上,把握机遇,让自己成为有竞争力的人才才是最重要的。
在个人成长中,起薪只是“起步”,不断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是职业取得发展、实现人生价值的决定性因素。
(参考: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网、红星新闻、澎湃新闻)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