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在线教育坚持以人为本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1/25

受疫情影响,全国中小学生开启“最长寒假”,不少家长将网课列入必买清单。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展开花式营销,以把握这轮扩招机会。
但广告刷屏下营销乱象也悄然滋生。近来一则“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广告出现同一位‘资深教师’”引发公众热议: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某“教师”自称是“教了一辈子数学”,转眼就变成“教了40年英语”……
据网易教育披露,像短视频类的信息流广告大多是教育公司找供应商制作,通常审核不严,且专做在线教育信息流广告的供应商不多,某些在线教育公司往往找的是同一家供应商,所以文案/人物会“撞脸”。
如此同质化的广告,难免会让人有被“欺骗误导”的错觉,即便网校解释了“撞脸”的是广告演员而非真实老师,但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线教育行业品控不严谨的粗放做派。
去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开始呈井喷式发展。有数据显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从2016年1.04亿增长到2020年4.23亿。风口所趋,资本对在线教育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度。据统计,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针对资本大规模介入所引发的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但过于逐利,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获取客源,不把钱用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刀刃上,而在各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做广告,营造所有孩子都需要参加培训的氛围,加重家长的焦虑。还有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占领行业主导权,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挤垮中小机构造成行业发展不平衡的同时,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一旦融资跟不上资金链断裂,企业可能迅速倒闭,造成群众预收费无法退回。”
去年7月,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嗨学网虚假承诺,让消费者陷入交钱容易退钱难的困境。10月,“优胜教育”被曝总部人去楼空,家长退费困难重重,教师薪资也被拖欠。12月,“学霸君”被指经营不善、学员申请退款、教师被辞退,众多学生家长求告无门。
深入分析这些因资金原因而难以继续运营的案例,不难发现,如果企业不是被逼着从培训机构转换成融资平台,或许不会出现如此重大的问题。过度融资的在线教育机构不得不先考虑资金的保值和增值,考虑运营过程中的盈利,教育与培训的内容、质量则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
日前,中纪委发布文章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文章指出,在资本的推动下,线上教育培训规模迅速做大,但同时也将在线教育行业推向了企业竞争加剧、获客成本高企、行业内耗严重的困境。
回顾在线教育行业发展以来的跌跌撞撞:在线教师资质造假、机构无证办学、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解除合同退费难等行业乱象丛生,负面新闻从未断过。
在线教育平台需要尽快从资本竞争中回归到教育本位,强化行业自律,靠课程品质、教学效果等获得市场的选择和青睐,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
(参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光明日报、财经网、网易教育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