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教育惩戒需慎用,过罚相当勿妄为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2/04

“你还相信光吗?!”
最近,山西运城几名高中生因为在宿舍楼大喊大叫《奥特曼》中的台词,被校方通报批评,做出劝退处理。该校同时发布悬赏公告,让学生检举揭发其他有叫喊行为的同学。此事一经曝光,引发巨大争议。学校接受媒体采访时改口称,三名学生未被劝退,悬赏公告意在警示其他学生。
2月2日,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教育科技局对外通报:河东一中对大喊奥特曼台词的学生处理与学生违纪事实失当,处理程序不严谨、方式简单粗暴,措辞不当,没有严格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教育理念陈旧、治理能力不足,与新的教育惩戒理念和评价方式不相符。对河东一中给予以下处理:
无独有偶,最近,鹤壁高中在其微信公众号内对高三学生抹护手霜、打哈欠、坐姿不端,把棉袄放在腿上等一系列违纪行为进行通报,引发舆论关注。
且不论“坐姿不端”、“上课未进入状态”等都是些主观色彩较浓的判断,尚不追问学校或教师在做出处罚前有没有充分了解具体原因。单说在公众号内点名道姓地公开通报开小差的行为就过于小题大做,超越了必要的惩戒限度与公开广度。类似事件启发我们思考,什么才是教育惩戒的正确方式?
教育惩戒适度
切忌简单粗暴矫枉过正
诚然,学校是教育的主阵地,必须制定校规校纪,规范学生的言行举止,但倘若标准过于严苛,脱离实际,甚至违背人的天性,就无疑违背了教育的初衷。
矫枉过正的教育惩戒,背离了教育应该坚持的爱心、耐心、责任心,这也体现出少数学校和教师在日常管理上思路单一、方法简单,对待学生耐心不够、引导不足。
好的教育应当是柔性的、循循善诱的,学生犯了小错或者出现了什么不太妥当的行为,给予及时的口头提醒、合理引导,抓住一点小问题就写进情况通报,在网上“张榜公示”,或是处“开除”的严厉惩罚,管理方式粗暴,一味上纲上线,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动辄得咎,也很难取得良好的学习效果。
立德树人,教育面对的是人,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学校应对人这个受教育的主体要有足够的尊重,遵循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培养全面发展的健全人,而不是靠惩罚打造听话的“机器人”,用生硬的规章制度制造的“木头人”。
教育理念纠偏
在约束和人性中寻求平衡
从“奥特曼”事件到“腿上放棉袄”事件,学校意识到问题后,均及时删除“违纪通报”,做出回应,指出其在处理存在方法不当、管理不规范的问题。这样的处置值得肯定。但河东一中的道歉信中,至始至终没有对“悬赏举报”一事做任何解释和说明,这样的选择性认错,令人担心。
学校倘若不真正对教育中的畸形管理理念进行纠偏、扭转思维,将教育理念陈旧的问题归咎于于个别工作人员的管理任性,定性为偶发事件,那类似情况仍然会卷土重来。
学校该“管什么”“怎么管”,我国教育法等法律法规已有明确规定。
去年,教育部制定颁布的《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对教育惩戒做出了详细规定。规则强调,实施教育惩戒应当遵循教育性、合法性、适当性的原则,教育惩戒要“选择适当措施,与学生过错程度相适应”。而对于违规违纪情节轻微的学生,采取的惩戒方式包括点名批评、做口头、书面检讨或者承担班级公益服务任务等即可。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对教育生态问题突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依规依法问责追责”。因此,对于奇葩校规、反教育处罚学生的措施,不能只是叫停、取消,而必须追责并反思,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作为教育的管理者、从业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要求,在规则框架的范围之内,依法运用好惩戒的权利。对学生犯错误行为,既不能听之任之,也不能肆意妄为。
教育家陶行知曾说:“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才能打到心灵的深处。”对待学生,多一些引导,而不是简单的惩罚了之;多一些规则意识和法律意识,而不是拍拍脑袋就作出决定。
手持戒尺,心中有爱,才能真正让教育惩戒产生应有效果。
(参考: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新京报、新华网、新华每日电讯、光明网)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