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牌面上说的年度运势,全是套路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3/01

“新年开运”“时来运转”……最近关于年度运势的占卜特别多:感觉迷茫,“塔罗牌占卜”可“预知未来”;运气不佳,“冲花凉”可“逆转运势”……
塔罗牌真的有那么神吗?
洋外衣是违法皮
不是“算命”是“算钱”
“塔罗牌占卜”热起来不是一年两年了,尤其在短视频成为大众新的关注点之后,各个社交平台上选牌占卜的小视频更是自成一派,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根据个人需求设计专属牌阵,单次占卜动辄收取数百元;做仪式改变运势,售卖千元万元的转运物品。单是看某橙色软件的塔罗占卜月销量,不难发现这一披着洋文化外衣的违法活动有着体量不小的受众。甚至,不止于社交平台、电商平台,从线上到线下,塔罗占卜延伸出了实体店。替人占卜也能加盟,成为一场线上线下相互动的“接力赛”,开辟出了“算命骗子”的新“热土”。
说起算命看相的迷信活动,不少年轻人一定嗤之以鼻。但是,一旦把同样的活动搬到网上,而且以塔罗牌等源自西方的占卜形式为卖点,或者加以人脸识别、AI智能的皮囊,事情好像就变得不一样了。
其实不论塔罗牌还是“高科技”占卜术,都只是新瓶装旧酒,是换了花样的迷信术,被许多心怀鬼胎的人拿来当作了新兴敛财工具。
如果仅仅作为一种娱乐活动,玩玩塔罗牌倒也无伤大雅。毕竟,现代人的工作生活压力大,需要找到情绪舒缓的空间,而塔罗牌等占卜具有心理暗示的功能,能够让人在一定时期内从现实生活中获得某种慰藉。但是,当游戏成为一种灰色产业,甚至被人用来行使诈骗,其无疑走向了犯罪的方向。
“读心”与“被读心”
一套话术走天下
塔罗牌中世纪时流行于欧洲,是西方流行的一种占卜工具。千年来,围绕着塔罗牌形成了众多的学说、体系和流派,其复杂程度不亚于传统的周易。
但纵使复杂、精细,塔罗牌占卜在科学性、可信性上,其实是站在了理性、客观的反面,本质上没有依据可言。人都有担忧未来的心理,进而有了妄图知晓未来、掌握未来的需求,也因此,人类社会中占卜一直都有市场,并衍生出种种迷信与荒谬来。
殊不知,屏幕另一端,操控这些牌阵、仪式的占卜者们,并非从国外某某心灵学院学成归国的“心理学大师”,大多数是仅有初中学历,想通过速学的一堆话术瞅准时机敲顾客一笔的“江湖骗子”。
“你最近应该缺钱花。”
“你觉得周围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你。”
“最近你应该会非常想念家人。”
……
施展读心术的时候,占卜者的第一句话常常说得不偏不倚,面面俱到,适用于任何人。模糊的形容且具有普遍性的描述,使大部分听众都会认为“有点准”。
实际上,这源于一种心理学现象。即心理学家伯特伦·福勒于1948年通过试验证明的“福勒效应”(the Forer effect),也叫做巴纳姆效应(Barnum effect)。人们常常认为一种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十分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特点,且往往很容易就接受这些描述,并认为描述中所说的就是自己。
因此,读心术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并非“读心”的一方,而在于“被读心”的一方。占卜中,出于“幸存者偏差”心理,人们往往只会记住对方说中的那部分,而对不准确的部分置若罔闻,甚至主动对号入座,把对方泛泛而谈的表述转换成为与自己切身相关的内容。
就这样,察言观色和合理推断造就了“大师”,放松警惕和迷茫无助催生了“信徒”。塔罗占卜市场持续火热,许多从业门槛低、素质低的商家利用部分人的迷信心理,花式营销牟取暴利并采取各种办法规避监管。
提高公众辨识能力
仍要着眼监管与关怀
不论线上线下,占卜经营者较强的规避监管意识,给监管部门的工作开展增添了不少难度。线下,实体店家常以销售工艺品的名义做伪装,挂羊头卖狗肉。市场监管部门虽然进行了立案,但不能责令其立刻停止经营。只能通过暗访、巡查等方式,时不时“关照”这些可能从事迷信活动的店铺。同时借助媒体、市民、网友的力量,鼓励社会监督,开展全方位的协作,以此来挤压此类迷信活动的生存空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潘屹表示,有些“中招”的顾客可能会认为购买“转运物品”或项目后确有效果,但本质是出于主观强烈心理需求,落入商家利用模糊的语言强化虚假因果关系的圈套。
在加大宣传力度,揭穿此类迷信活动的骗术,提高公众辨识能力的同时,相关管理部门也要加强对弱势群体现实问题的妥善解决,并完善心理疏导机制,提供专业的社会化服务,才能减少滋生迷信的土壤。针对年轻群体,高校也应加强引导,关注学生情感需求和心理问题。只有公众树立起健康文明的生活态度,为自己构建丰盈的精神世界,才不会在网络占卜的虚妄中不能自拔。
(参考:新华视点、红星新闻、新京报、光明网、三联生活周刊)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