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快递价格战伤了谁?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4/29

近日,浙江省政府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草案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早前,义乌邮政管理局向百世快递和极兔速递发出警示函,警告两家快递公司存在安全生产隐患,同时告诫其不允许“低价倾销”,并暂停其部分转运中心。
惨烈的价格战衍生各类问题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11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快递、物流”,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其中,近7成相关企业注册时间在5年之内。
当前,快递公司间价格战持续不断,行业面临“大洗牌”,各大快递公司面临着严峻考验。
要知道,价格战带来的恶果不仅是企业亏损,经营难以为继,更是全方位的。企业不赚钱,服务自然跟不上,消费者怨言四起,快递员流失严重,最终是将整个快递行业拖向泥潭。
分开来讲,对快递员来说,正常情况下,快递员派送一单挣1元钱,熟练的快递员一天能派送约200单,新手一天大概派送100单。价格战下,快件派件费每单只有3毛钱,快递员工作量越来越大,工资却越来越少,许多快递员对派费下降叫苦不迭。
这也就导致部分快递员为了提高派送效率,开始“偷懒”。此前就有快递员不经客户同意就将快递放入快递柜或驿站的事例发生,导致很多消费者不满,一些消费者甚至把矛头指向菜鸟驿站等代收点,却不知道快递末端服务做不到单单上门,根源在于价格战。
因为对消费者来说,价格虽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原因,但是快递服务、运货能力、技术支撑等因素,也会在选择过程中起到比较重要的作用。
但是,快递企业如果不降价,自己的市场份额会被其他快递企业占领。从去年开始,陆续有快递企业,因撑不起价格战,爆出拖欠工资、破产、跑路等情形。
价格战影响行业健康发展
价格战是一种简单粗暴的市场竞争方式,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只要有钱就行,比拼的是谁的靠山够硬,能烧到最后。
过去多年在资本的助推下,价格战在无数行业上演,如百“团”大战、共享单车乱战、长租公寓等领域都先后出现过“烧钱”模式,最后大多是一地鸡毛,幸存者寥寥无几。
从快递行业来看,价格战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常用之计。在恶性的价格竞争之下,没有强有力资金支持的企业最终将会走向灭亡,最终行业甚至会出现垄断情况,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作为全国快递业“重镇”的浙江省及时出手,出台了这份《草案》,在客户服务、过错赔偿、数字快递等方面做出了细化规定。
比如,《草案》明确将快件投递到智能信包箱等末端服务设施的,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并及时告知投递情况及收费标准;
规定快递经营者因从业人员过错给其造成损失要求其赔偿的,应当提前告知并说明理由;
对数字快递,草案单列一章,包括规定要推动快递业数字化发展,加强数字快递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快递业新业态和新模式发展;
规定支持快递业及相关领域应用数字化技术和终端设备;
规定支持相关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应用数字化技术,推进快递业整个作业链和上下游产业链供应链的标准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规定依法探索无人驾驶工具的应用。同时,草案对数字监管治理和数字统计分析作了规定。
在业内看来,此次《草案》的通过和未来的正式颁布,一定程度上将对快递行业的价格战起到遏制作用。
诚然,要想在厮杀中突出重围,服务质量优化或许将成为新的重点发力方向。
快递物流行业的竞争核心应从低价转移到服务基准线、内部管理能力、或者说是服务融合能力。通过管理、大数据与自动化等手段,走差异化路线,全面提高服务水准,实现产品与服务同步优化,进而走出“低价倾销”“价格屠夫”窘境。
参考 | 红网、央视财经、AI财经社、韭菜财经等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