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

远山里的信息“加油站”

中国教育报·2020/04/03

UNSUPPORTED RENDER NODE TYPE:jpg
上饶市铅山县实验小学是当地创客教育示范校,学校一直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成立了3D创意社团,培养孩子的创新意识和动手能力。图为创意兴趣小组学生正在进行3D建模的学习。
2月10日,江西省中小学生开始统一的线上学习。一年级第一堂课便是由婺源县紫阳第三小学教师程翠菊录制的《春夏秋冬》。从前程老师的学生都是在陪着孩子看课时,又看到了多年未见的程老师。他们发来微信打趣:“程老师,你笑起来真好看。”程老师轻舒一口气笑了,为了这次线上教学,付出的努力和掉的眼泪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挂着眼泪的笑涡,是在对自己,也是在对各地以各种形式坚持抗疫的人们说:“加油!加油!”
这是上饶市推进教育信息化的一个缩影。
地处赣东北的上饶市,是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区,山区、贫困县区数量较多,城乡教育发展不均衡。近年来,该市把教育信息化建设作为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的有力支撑,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欠发达地区整体推进教育信息化的“低成本、低门槛”的新路子,推动教育治理现代化。
深山里的教学点开齐课程
八山一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中国最美乡村”婺源,人口36万,却有两百多个教学点零星地散布在大山深处,这些教学点多“一师一校”,教师配备困难,音体美教师尤为缺乏。
为了解决农村教学点的“开不齐课、开不足课、开不好课”和师资短缺等问题,2015年,上饶市在婺源县试点推动“专递课堂”建设。
“以县里的名师工作室为核心师资辐射点,城区六所小学为分别牵手三四个乡镇中心校,逐步形成城区学校、乡镇中心校、教学点及名师工作室的四维融合的立体化大联通式的县域专递课堂教研网络。”婺源县教体局电教站站长张军民给记者介绍说。
在大山深处教了大半辈子书的曹印林曾为栗木坑小学开不起音乐、美术等课程而担心,教学点就两位教师,一直通过复式教学给四个年级的学生上课。专递课堂项目启动后,学校建起了多媒体教室,和镇上的江湾中心小学一道,加入了县城紫阳一小牵头的第一共同体。
“每个学期初,六个共同体会召开一次成员校的会议,部署县城学校与结盟中心小学的专递课堂教学安排;而我们中心小学则根据各自教学点师资及教学情况,制定出中心校和教学点专递课堂实施方案。”江湾小学校长汪海蛟介绍说,专递课堂有会议模式、同步课堂模式和现场送教模式等多元应用,逐步形成县域专递课堂工作常态化应用和常规化管理的良性发展态势。
随着校园网的全覆盖,婺源县已完成专递课堂网络实验学校的师资配置、课程建设、课务安排、评价考核及常态应用等相对完备的应用管理和考核保障机制。
“近年来,上饶市把教育信息化建设作为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的有力支撑。”上饶市教育局局长候小仙介绍,特别是时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教育部教育信息化专家组秘书长任友群教授在上饶市挂职市委常委、副市长期间,规划出了上饶教育信息化的顶层设计和推进路线,推进教育信息化,缩小数字鸿沟,促进社会公平。
该市在全面启动了市、县(区)教育城域网建设的同时,于2018年底建成了以云录播为核心的集教师专业发展、教学评价、质量分析、资源共建、优资共享、数据管理等为一体的全市中小学校云录播课堂教学系统。依托此系统,推动了全市教师专业发展、创新了教学教研模式、推进“三个课堂”建设。
截至2018年,该市建有录播教室200余间,建成“专递课堂”设施学校达400余所,覆盖农村教学点300所,开展应用涉及20多个学科、累计教学应用达1.5万课时。
偏远山区师生看到教育希望
“师资力量的严重短缺是农村学校的普遍现象。智慧校园让我们看到了农村教育的希望。”在上饶市广信区,距离城区40余公里的石人乡中心小学,校长徐辉告诉记者,“试点工作启动后,全乡100多位老师通过平台学习,其中有三分之一的老师获得从部委到县级优课奖项,学校的教学质量从末尾跨入全县中上水平。”
原来,作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区,近年来广信区的教育出现了严重的“城挤乡空”现象,不少农村学校留守生达80%。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2016年上半年,上饶市会同国家信息中心和腾讯公司,在广信区启动“腾讯智慧校园”项目试点工作,以教育信息化推动教育精准扶贫。
“智慧校园”是一个基于微信平台的智慧校园系统,通过统一身份认证、统一门户,建立一个涵盖家长、学生、老师、学校等所有主体在内的管理服务平台,提供智慧的教学和管理。
“通过平台,我们对接上北京海淀、上海等地名校的优质教育资源,我经常在上头学习北师大实验小学、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等名校的语文课例。”说这话的年青年教师黄翠,工作第三年便荣获“第十一届全国中小学创新课堂教学实践观摩活动”三等奖。
“用技术为教学赋能,我校应用‘腾讯智慧校园·赤玖教学平台’,进行课堂教学,构建了以生为本的智慧课堂。”徐辉介绍说。学校还通过“智慧校园”,建设了学生和教师档案管理平台等,实现了动态的智能管理。
徐辉补充说,石人乡小学80%的孩子都是留守生,留守学生的教育问题一直是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提升的瓶颈。现在依托平台,教师每天发布班上的留守学生成长视频、以图片、语音、作业等形式与家长沟通,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及时得到家长的关心和反馈,留守生因此成绩快速提高。
“广信区的先行先试开了个好头。2017年,我市全面启动了腾讯智慧校园”。上饶市教育局总督学周德荣介绍,截至目前,全市中小学基本完成智慧校园的开通,其中公办中小学校开通率和教师使用率均为100%;市、县两级管理平台全部完成开通,全面进入了应用阶段。已有171万人完成注册并导入了基础数据,其中教师5.8万人、学生86.8万人、家长78.6万人。通过多年的实践,上饶市逐渐形成了一套便利联通、资源共享、迭代升级简单快捷、开放且可提髙附加值的教育精准扶贫的解决方案。
智慧课堂激发学生创意
“哇,小征打印的这只恐龙太威风了!”“老师,我打印的这个扳手工具有点儿问题,能帮我看下吗?”在铅山县实验小学创客空间教室,3D创意社团的几十名学生将自己在电脑上设计的作品利用3D打印机打印了出来,相互交流成果,向老师请教。一旁的教室里,学生忙着机器人编程、VR课程……
这里是上饶市铅山县实验小学,就在这个偏远的县城学校,从2018年起,连续有学生获得全国中小学电脑制作3D创意项目比赛一等奖。
一切源自于2016年以来,学校在铅山县教育系统的支持指导下,将STEM课程培育模式和创客理念引入教育体系中,开展一系列关于创新动手技术与跨界创造力素养的综合课程。
如何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兴趣?近年来,上饶市还在中心小学以上学校推广普及创客教育应用,铅山县、德兴市、弋阳县、玉山县、广丰区、鄱阳县等地积极推广了创客机器人教育教学活动。其中,铅山县将人工智能与编程教学纳入了信息技术课程,在全县中小学普及人工智能与编程教育,构建了学校创客课程框架,分层次开发出了必修课程、普惠课程和特色课程。
“在建设一个安全可视、统一管理的教育城域网体系下,我们鼓励各个区域结合实情,进一步深化创新教育教学应用。”上饶市教育局教学仪器站站长梅涛介绍,“智慧课堂”教育模式,将遍及各县(市、区)50余所高中阶段学校。
此外,该市还在义务教育阶段全面实施“智慧作业”项目。依托省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已有的云计算基础设施,将大数据技术应用到学生日常纸质作业中,动态采集学生过程性数据,即时生成专属错题本和微课名师课堂,通过“视频学习机”推送到学生家庭,构建起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业评价体系,帮助教育管理者制定科学决策,让身处远山里的孩子们长久享受到优质教育的阳光,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加油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