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

敞开创新人才成长的希望空间

中国教育报·2020/04/01

创新人才是自己“冒”出来的,而不是被他人“养”出来的。学校教育不应该是打造越来越固化的“机械模具”,而是要为充满生命活力的学生成长敞现开放的希望空间。——徐向东
小档案:
徐向东,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校长,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嘉定分校、闵行分校、第二中学校长兼书记。华东师范大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市特级校长。兼任上海市高中教育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教育学会高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教育学会常务理事。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下文简称“附中”)位于上海市东北角的殷高路上,与西南片的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和闵行校区遥相呼应。
“附中有一大批优秀的学生,上海交通大学欢迎他们前来求学。但是,如果他们志不在此,选择更适合他们发展的大学,满足他们的兴趣与特长,学成后能报效祖国,我也会感到更加高兴。”上海交通大学原校长张杰曾这样表述对附中学子的期望。然而,一个有趣的事实是——附中高三毕业生每年考入人数最多的高校依然是上海交通大学。也许,那正是一种文化和理念的默契与传承。
“饮水思源,爱国荣校,上海交通大学是为强国而生、为强国而长,我们有着共同的愿景,那就是为了每个孩子的成长,服务国家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大学的自由与包容促成了附中独特的办学特色。附中被誉为“最像大学的中学”,校长徐向东最引以为傲的是中学与大学有着灵魂与血脉的无缝对接。
跨界——
大学里来的年轻校长
1999年4月,34岁的徐向东调入附中任副校长。2002年8月,他被上海交通大学任命为附中常务副校长主持学校工作。踌躇满志的年轻人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却是学校办学质量严重滑坡。
研究生毕业以后,徐向东一直在大学里工作,专业活动集中在工科,主要“领地”在高校,对于中学教育几乎“零经验”。这让他陷入了忧虑。
“跨界,有时候带来的是新的思路,那么,如何把短处变长处?”既然是大学的附中,育人的理念应该是一致的。徐向东开始从大学的视角审视这所中学,他决定对附中“动个手术”。
“先抓教师的课堂教学评价。”经受多年训练的工科思维,总是在督促着徐向东追寻改变现状的方法,也总是能让他很快找到最核心的突破口。
然而,搞管理的人都知道,评价是把双刃剑,是“牛鼻子”也是“硬骨头”。
“没有办法,不动手术就意味着等死。”出生在新疆,在北京读大学,又到上海读研、工作,“走南闯北”的经历让这个年轻人显得更加成熟和果敢。
很快,学校制定了“教师教学评估调查表”,将上海市二期课改的三维目标细化为20个指标:主要包括“备课认真态度”“布置作业的质与量”“对学习困难学生的关心程度”“在学科教育中有效实施德育”等。
在评价体系中,学生评价占40%,教研组同行评价占20%,学校学术评审委员会评价占30%,学校领导评价占10%。
学生给教师打分?这在附中是破天荒的事。
徐向东却说:“只有学生,最了解课堂教学的真实状况。”
第一次评分,学生给全体教师打的平均分才79分。当然,这个分数是保密的,只有学校领导班子知道。徐向东带领导班子拿着学生打分的表格一一找老师谈心:学生评价教师教学的长处在哪里?不足是什么?怎么改进?学生的评价与教师的自我感觉不一致,问题出在哪里?
“分数上我们倡导教师在纵向上和自己比,反对横向上展开教师与教师之间的比较。”徐向东说,把真实的心灵交给教师,自然也会收获理解和认同。终于,老师们放下了戒备,开始正视调查表上的分数。
从79分到98分,学生的评分在逐年上升。而今,评价指标减成了12项,因为其余的8项早已全是满分。伴随着评分一起提升的,是师生关系的更加和谐和教育教学质量的不断提高。渐渐地,“自主探索,相互激发”的理念开始在老师们的心中生根发芽。
转型——
搭建平台激发教师探索
评价只是手段,核心还是人才培养方式的转变。
2009年,徐向东带领学校成功申报上海市教育规划课题“大学附中依托高校实现创新人才的研究”,开始以课程开发为载体,探索创新人才培养的路径。学校先后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大医学院等高校深度合作,建构以建设“科技特色高中”为目标的校本课程图谱。
成立“虚拟教研组”、成立不同特色目标的实验班、建设各类课程中心、把生涯发展教育引入高中教育体系……一时间,学校的课改试验引发同类学校的关注和效仿,全市四区14所学校先后前来“取经”,很多做法还为上海市课程方案修订提供了思路和参考。
课程是载体,要实现真正的成长关键还在于人。
作为校长,徐向东更关注的是学校如何搭建坚实的平台和自由的空间,激发师生自主探索,从“要我学”走向“我要学”,从“要我教”走向“我要教”。
他从制定学校发展规划入手,两轮学校五年发展规划的制定都通过各种办法让师生积极参与。2017年,学校参加上海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发展性督导评估,师生对学校办学理念的认同度达到了97%以上。学校诸多改革让人印象深刻。
学校很少开全体教工大会,开会时间大多集中在中午,只要相关人员出席即可。校务会议精神在会议结束后半小时之内传达到中层,3天之内会议纪要文本传达到教师和班主任,会议组织者还必须定时间、定地点、定主题、定议程,以便给教师腾出更多教研时间。在校办主任黎冀湘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一份材料,清楚地写着第二天会议的两项讨论议题。
“徐校长治校严谨、规范却又不失温情。”学校教务主任张珂刚刚捧回上海市基础教育青年教师爱岗敬业教学竞赛特等奖,他还获得了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他说:“有一天,徐校长突然找我说,他发现我的履历中缺少教学业务方面的市级奖项。校长竟然会关注到这样的细节。比赛前一天他还发信息,安慰我不要紧张。”荣誉背后是徐向东对教师成长机制的关注。没过多久,学校首届青年教师教学大赛举行,三个校区32名教师分组比赛,学校的教研制度中又有了新的内容。
“附中的教师不用坐班?真的放心吗?”记者问。
“教师这个职业与其他许多职业不一样,教学成效主要靠教师自己,校长的责任是搭建好平台,激发教师教育的智慧。”徐向东说。
创生——
大学附中的独特使命
2010年,徐向东做了一件旁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报考博士。
作为上海坊间所称“四大名校”的掌门人之一,年龄也快“奔五”了,完全没必要折腾了。可对于徐向东来说,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才发现,自己心头总有一件事情不能释怀。
钱学森之问曾经触动很多人的心。作为附中的校长,徐向东也曾一刻不止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终于,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教授陈玉琨的一席话打动了他:“向东,因为担负着名校的历史责任,所以你不能随遇而安,平凡度过。读教育博士并非是为了给自己头上戴一个学者的帽子,更重要的是,你要从研究的角度推动教育变革,追求教育本真的意义。你虽理工科出身,但已经在教育领域打拼了数十年,以工科视角看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美妙的事情。”
于是,徐向东开始了6年的“苦读”。读博士、写论文,徐向东依然是工科生的思维方式:三分之一积累调研数据,三分之一开展实验,三分之一总结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
他不仅调研别人的做法,同时也亲身实践。2010年起,徐向东坚持为科技实验班学生上“创新思维方法与训练”的选修课,2016年还担任了附中“仰晖计划”4名学生的生涯规划导师。
因为入学时分数很高,高一时学生肖震宇总有些洋洋自得。徐向东担任他的生涯导师后,主动找他约谈:优秀从来都不值得炫耀,真正优秀的人是让优秀成为习惯。在他的引导下,肖震宇慢慢调整了浮躁的心态,开始为梦想挑战自我。
“作为校长,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孩子自由的心灵敞现创新的潜能。”
徐向东顶住压力,坚持通过适当的“留白”给学生敞开高品质的自由空间。在学校实验中心的教师办公室,有6张桌子是留给来做创新实验的学生的。
“高中阶段是一个人创新意识、创新思维、创新能力发展的关键时期,不能错过啊!大学附中肩负着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使命。”徐向东感慨而坚定地告诉记者。
学校的“创生”实验楼,是徐向东最喜欢去的地方。楼是中空回字形结构,站在一楼天井里抬头仰望,回字廊上蓝色星空背景展示板上,写着一个个获得创新类奖项学生的名字:詹林,丘成桐杯金奖;张宇晖,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二等奖;张雨琦,入选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国家队……
徐向东说,他的使命就是脚踏实地托起学生成长的未来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