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

成长是教师的天职

中国教育报·2020/03/04

任勇的教育履历丰富且多元。他是数学特级教师,有二三十年的课堂教学经验。他当过校长、市教育局副局长,有学校管理与地区教育管理经验。这些履历为他提供更多观察教育的视角、体验教育的机会、感受教育的契机,也是他一路走来自觉成长的必得之果。可以说,《觉者为师——好教师成长之新境》(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既是任勇自身成长的经验之谈,也是对年轻教师未来成长的美好展望。
真正成长过的人,从不讳言自己的孤陋寡闻与不谙世事。1984年任勇到安徽绩溪参加数学年会,作为论文入选者中最年轻的他,按照自己的话来说是“我很自豪,心气颇高”。凑热闹与别人一起到郭思乐和张乃达两位老师的房间里聊数学问题,结果当人家在讨论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在数学教学中的引用时,尴尬的场面出现了。“我听不懂,真的听不懂,马上离开是不明智的,参与讨论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就装着很勤快地沏茶递水。任勇在文章中写道:“伤自尊啊!你以为你是谁?我暗下决心,回程不走原路,绕到上海买书,疯狂学习。”即便是成为数学特级教师之后,即便是在“教育局认为我是特级教师,可不必再读教育硕士”的情况下,任勇依然迫切地想要通过读研来提高自己。
任勇抓住每一次可以学习的机会,也就抓住每一次实现成长的可能。他说:“生而为人,都要终身学习;生而为师,没有理由不终身学习。”除却给予成长的力量与前进的榜样,《觉者为师》还为教师读者提供了成长的路径。这些路径并不偏门,都是教师实现专业成长的通衢大道。
任勇是教师阅读与写作的倡导者与践行者,同时也是利用时间读写的一流高手。“我每次出差,都要带上好几本书和笔记本电脑,就是要在出差的过程中学。走到哪里,就学到哪里。”“只要处处留心,就有‘时时’可用。”任勇如是说。“写作时的深思熟虑,投稿后的耐心等待,发表后的欣喜之情,都给人一种积极进取、追求完美的动力。写作的背后,是积极、坚持、勤奋、努力、奋斗,写作不止,动力永存。”由此可知,教师一旦提笔写作,教育生命就翻开了新的篇章。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怎样把文章写好呢?“贵在及时,贵在坚持。”及时可以防止遗忘,坚持才能在日积月累之后渐成气候。
任勇认为教师不仅要有学识魅力,还要有人格魅力。人格魅力体现在为人师表、举止优雅、追求完美、律己宽人等方面。“教师的人格魅力是教师魅力的核心,是教师对学生、事业、自我的态度在其言行中的反映。人格魅力并不是一项单纯性格或特质,而是多方面的综合素养的呈现,它是通过长期的教育实践而形成和发展的独特的感染力、影响力与号召力的总和。”如何与学生之间保持亦师亦友的关系,任勇提及几个注意问题时可谓语重心长。要在“师”和“友”之间把握合理的度。师友关系要围绕学习来展开、不可庸俗化。最后一点尤其值得琢磨。他说:“‘生之友’既有师生自然生成的一面,又有教师自觉而为的一面,后者虽是‘自觉’而为但仍宜‘自然’切入,师者当细心品悟。”如何把握尺度,如何紧握核心,这是许多年轻教师常会犯难的问题。年轻教师与学生之间年龄差距不太大,共同话题也较多,故而经常因师生之间走得太近而引发诸多棘手的问题。
读任勇这类论述严谨、行文严实、情感真实的好文章,仿佛有一个博雅、严格的老先生在指引我如何踏上前行之路。
关于班级管理与德育工作,任勇认为有前后持续的三个阶段,先“管”后“理”再“导”,这是从“牵手”到“放手”的渐变过程。教师的管理与指导是学生成长的起点与必需,却不是学生成长的终点与全部。学生的成长最终要在教师的带领下,实现自我管理与自我教育。这样才能让学生在漫长的人生中不断成长。从现实层面来讲,教师的指导与引领作用虽然非常重要,却不能伴随学生一生。教师,只是学生成长某个阶段中的同行者。所以,教师一味收紧、严控,对各个活动施以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其弊不仅在于自己的身心俱疲、极易心生倦怠感,更在于扼杀学生成长的诸多可能。
从牵手到放手的实现,与教师对教育不断深化的认识有关,与教师对学生成长有越来越高远的期待有关。说到底,做出这样的改变依然是以教师的自觉成长为源头的。本书的副标题“好教师成长之新境”之“新”,在于新的诠释、新的角度、新的见解。它是一家之言,又直指当下教育中积压甚久却亟待改进的诸多病症。在我看来,这本书颇有教师成长工具书的色彩。尤其是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教师,读之必会受益良多。“觉者为师”该作何解释?只有内心深处真正觉醒的人,才能够不断实现自己的成长。处在不断成长过程中的教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师。若不成长,何以为师?若不成长,何以引领学生成长?成长是教师的天职。
在曙光与积弊同在、改革与沉疴皆有的教育现实中,教师成长是最为核心、最为关键的话题。教育该如何摆脱困境、怎样走向未来,学生该怎样成长、如何走向社会,学校该如何发展、怎样诠释教育的真意,诸如此类的问题倘若离开教师的专业成长,都是空谈与奢谈。教师该如何实现成长可谓众说纷纭、各执一词。但是不管成长的方式、路径、前景如何,都必须以教师的内心觉醒为唯一前提。觉者为师,不仅仅是说觉醒的人可以担任教师一职,还指的是觉醒之后的教师的成长是不会止步的。由此可知,觉者为师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它既指向心中近期的自我目标,还指向前途无量的职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