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

剧作家王宝社谈话剧《三湾,那一夜》

中国文化报·2020/01/17

2019年12月25日,话剧《三湾,那一夜》作为中国国家话剧院组建18周年院庆剧目,在北京国话剧场上演,也同时开启了该剧第六轮演出。如前几轮一样,演出一票难求,观众席中大都是年轻面孔,且几乎没有人在中途退场。演出前,该剧编剧王宝社就曾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这是他为年轻人打造的热血青春偶像剧。“年轻人如果中途退场,算我输!”
《三湾,那一夜》是擅长写喜剧的王宝社的第一部历史题材作品。该剧取材于1927年9月29日晚至30日凌晨,毛泽东在江西永新县三湾村领导的“三湾改编”这一历史事件。王宝社说,虽然故事发生的时间很短,情节看似简单,但这是他一直想写的题材。
十几年前,父亲还在世时,王宝社曾陪他去过三湾。“当时,我们遇到了一位退休的景区讲解员。他发现我们看展览非常认真,忍不住跟我们聊了起来。‘实际上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是非常危险的。按照当时的规定,军官的饮食标准是四菜一汤,还可以坐轿子,毛泽东就一定要把这些改了,改成官兵平等,建立士兵委员会,当时的军官可不答应,多少年来,从来就没有官兵平等4个字,这是毛泽东开天辟地提出来的。’这个会议开了一宿,就是这一个晚上改变了一切。父亲当时就对我说:‘你不是编剧吗,为什么不写写这个事啊!’”王宝社回忆。
从那以后,王宝社开始断断续续地收集资料,把自己变成一个沉到那段历史海洋中打捞碎片的人。“经历这段历史的多数人已经不在了,我就从旧书网淘了很多老干部、老红军的回忆录,从这里面找蛛丝马迹,然后按图索骥查阅相关党史资料。为买这些书,我前前后后花了1万多块钱,至于跑到历史事件发生地去考察探求,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些让我有了创作的底气。”
“年轻人不爱看主旋律,原因是讲故事的人没做好。”王宝社强调,为了能写出一部让年轻人喜欢的红色题材作品,除了收集相关资料,王宝社还做了很多调研,他带的学生、他的儿子、中学剧社里的老师和学生都成了他的调研对象。他观察他们的关注点,寻找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倾听他们想要了解的知识点。“文艺创作一定要立足观众,我爱话剧,不能接受我的观众中没有年轻人。”王宝社说,作为一名军人,他要让年轻人了解前辈的故事是多么精彩。
在王宝社看来,90多年前,一个会议决定了22年后的胜利。与会者都很年轻:主持人34岁、师长29岁、团长23岁、营长26岁、战士21岁……
“如果把中国革命比作一个公司从初创到上市的过程,那三湾改编就是树立企业文化的阶段,确立了公司的方向、纲领、目标。一个有价值观的公司才可能长久。”王宝社说,“军队指挥官都希望‘将士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那一夜,毛泽东让所有人做到了。这种能力,用励志来形容都太弱。放到今天,能够指导年轻人的创业、成长。”
真正开始动笔时,王宝社躲进了北京凤凰岭的山里。“整整两个月,陪伴我的只有外面呼呼的风声。我感觉自己在燃烧着,仿佛穿越回那个年代。随着风声,我看到剧中人物一个个从纸上站起来、走出来,逐渐饱满、丰富,有了生命和温度。”
王宝社说,创作《三湾,那一夜》最大的难度在于悬念的设置——结局大家都知道,如何布局铺陈故事,让他思考了很久。最终,王宝社在剧中设计了两个主要悬念——毛泽东怎样说服其他与会者是主线,同时设置了一条副线,“开小差”的雷排长会不会被枪毙。
值得一提的是,为设计台词,王宝社下了特别的功夫。“我认真读了毛主席好多文章,他真是语言大师,他的语言风格太值得我们学习了。毛主席办夜校办了好几年,特别懂得跟不同的人讲话,他擅长使用俚语和谚语,所以我在剧中用了一些,像‘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灯不拨不亮,理不辩不明’等句子。我还试着按照他的语气设计台词。我觉得他老人家如果看到,应该会满意。”
这个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有着精巧悬疑设置的热血故事,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走进剧场,也收获了他们的点赞。王宝社说,自己不如年轻人聪明,所以只想好好地用编剧的基本功来讲故事。“我渴望成为年轻人的朋友,叫我一声‘大哥’,虽然年龄上已经是‘大爷’了。我没有存教育你的心,就想跟你分享先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