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彭俐 京杭大运河

诗人彭俐谈京杭大运河:中华文脉“曲水流觞”

中国新闻网·2019/12/08

UNSUPPORTED RENDER NODE TYPE:jpg
彭俐朗诵诗作《大运河,中国文学的乳母》
UNSUPPORTED RENDER NODE TYPE:jpg
京杭艺术家对话交流现场。张茵 摄
初冬的香积寺古埠,垂柳依依。运河畔着汉服的女子呵气成雾,河道上往来的船舶激起浪花,架起杭城独有的冬日景致。码头旁,一艘客船挑起明灯静泊,阵阵越剧咿呀同诗歌朗诵之声划破河面,浅唱低吟间,千年前的文人雅集今日重现京杭大运河上。“40年前我和同学从北京出发,沿着大运河的轨迹一路骑行到杭州。40年后我怀揣着年轻时的梦到故地吟咏,这是我和杭州,和运河的奇缘。”北京诗人彭俐顶着飘飘白发,故地重游,他洪亮而爽朗的声音中带着一份难以掩饰的兴奋。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京杭大运河,1797公里水路烟波浩渺,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同逶迤的长城一道,在中国的版图上镌下一枚大大的“人”字。“不到长城非好汉,不走运河非文人。长城蕴藏着中华民族的阳刚之气,而大运河自古以来不仅是沟通南北的军事、经济纽带,更是中华文脉所在。”彭俐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李白、苏轼、马致远、曹雪芹,水流之处,文道兴起。北起北京,南至杭州的京杭大运河承载起历朝历代的文化情缘,文人骚客吟咏运河两岸风光,共赴一场跨越时空的“曲水流觞”。近些年,彭俐主编了《北京大运河的浪花》一书,书中收集的40多朵“浪花”讲述了京杭大运河北京段两岸的风土人情。“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彭俐随口朗诵起了宋代词人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他笑说,“运河这端,杭州西湖有荷花盛景,运河那头,北京什刹海的荷花市场数月前修葺一新,再现老北京风情。千里大运河,连接着北京和杭州两地的千年缘分。”京杭大运河之于彭俐,有说不尽的故事。回忆起自己学生时代和大运河的初遇,他眼中泛着深情。当时在泗水河边,一位老大妈请彭俐一行大学生吃鸡蛋煎饼,没曾想吃了几口便饱腹了——一张饼里竟全是鸡蛋。而望见门外露出的几个灰头土脸的脑袋,他这才意识到穷苦人家是把最好的东西给了他们。临走之际,彭俐和同伴们的书包里还塞满了老大妈送的大苹果。“这就是运河边最为朴实的中国妈妈,我突然想起李白当年写的那句‘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心中不是滋味。”而行至运河与黄河的交汇处,彭俐还问船工要来一壶橙黄的黄河水饮下,他激动地说,“我和黄河同样肤色,不是母子怎样如此仿佛?中国人要喝一喝黄河水,喝一喝运河水,它们让我们知道从哪儿来,将去往何方。”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大运河承载着普通百姓的梦,承载着文人的梦,“大运好运我的父母之邦,好运大运我可爱的祖国,大运河里有中国的梦。”彭俐说。大运河陪伴着彭俐人生中许多高光时刻,而这段人与河的情缘仍赓续不止。“这是我第四次来杭州,每次来总是与文学有关。我们今天的文人应该秉承文脉,继续书写不愧于前辈的诗词文章。我希望有机会还能到杭州来,到运河边走走。”彭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