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收藏

从收藏视野看中华文明密码

广州日报·2020/01/06

UNSUPPORTED RENDER NODE TYPE:jpg
新年来临之际,商务印书馆推出新书《中国艺术收藏史》,全面回顾从史前时代一直到21世纪初约5000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收藏的漫长历史。该书带领读者进行一次赏心悦目的美学之旅,从收藏角度认知中国文明传承的秘密。一本雅俗共赏的创新之作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收藏热”在中国已经持续了将近三十年,中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也已经发展成为比肩美国的重要市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动辄出现的“亿元天价”为全球瞩目,因此国内外关于中国文物艺术品的出版也颇为热闹,已出版过众多画册、作品集、收藏集、拍卖图录等读物,也常见关于瓷器、绘画等热门收藏品类鉴赏技巧和文化历史的读物,国外也曾出版过回顾中国皇家收藏、美国收藏中国艺术品历史的大众读物,但是迄今为止还缺乏对中国历朝历代收藏文化全貌进行回顾和研究的著作,《中国艺术收藏史》的出版填补了这一空白。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著名作家和收藏家冯唐等都给予这本书高度评价,认为这是有利于收藏文化和艺术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著作。范迪安认为:“艺术的发展、文明的传承离不开收藏,从大文化的角度回顾收藏现象兴起、转变、延续至今的全过程,不仅对艺术界、收藏界有重要参考意义,更可以帮助公众了解中国艺术演进的悠久历史、认知中国文明传承的独特机制。本书填补了这一领域人文通识著作的空白,是一本雅俗共赏的创新之作。”写给大众的“艺术收藏通史”本书从史前古人收藏的穿孔贝壳、玉器开始,按照时间顺序叙述了商、周、汉、魏、晋、唐、宋、元、明、清一直到近现代各个时代中国收藏文化观念和潮流的演变,既有对每个历史时期的宏观观察,也有对收藏家、经纪人、创作者以及市场、文化环境的细微分析,兼具历史文化的深度研究和作品鉴赏的真知灼见,是一本兼具知识性、趣味性、鉴赏性的创新之作。书中对中国收藏历史的几个关键时刻进行了重点回顾和分析,比如魏晋南北朝随着士族文化兴起了书画艺术的收藏,宋代的金石收藏潮流则让收藏文化获得了文化意义上的“正当性”,如欧阳修、苏轼、米芾、宋徽宗赵佶等收藏家的言行模式也对后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本书作者周文翰是知名艺术评论家和作家,他介绍说:“收藏的历史就是文明传承的历史。每一件玉器、青铜器、绘画和书法作品之所以能够保存至今,背后都有一段文化、政治、经济因素角力的动人故事。从人类创作的第一幅岩画开始,文物艺术品就成为财富、文化品位、市场价格、历史价值的凝聚之物。这本书希望从文明史或者说‘大文化’的角度回顾中国艺术收藏文化兴起、发展的全过程,不仅仅是写给收藏界、艺术界的人士,我相信公众读了这本书也会对中国文物艺术品数千年的传承和发展有全新的认知,可以了解中国文明传承背后的文化、社会机制。”对话周文翰:更喜欢苏轼这样的“达人收藏家”广州日报:是什么因素促使你要写这样一本书?周文翰:2008年、2009年我去国外旅行了两年,那一段时间经常出没在国内外的机场,在机场书店消磨时间的时候注意到有很多收藏类的图书,几乎都是关于瓷器、玉器、绘画、家具的鉴赏类图书,简单介绍如何鉴别真假的,让我惊讶的是竟然看不到任何一本关于收藏史的综合性的著作,我觉得既然没有这样的书,不如我自己写一本吧,所以我就一边旅行、工作,一边写这样的东西,其中一些还陆续发表在雅昌艺术网、《金融时报》等报刊网络上,慢慢写了总共四十多万字,后来出版社嫌字数太多,出版的时候删去了近一半,剩下约25万字。广州日报:在写作过程中你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周文翰:最开始我都是选自己最感兴趣的时段开始写,比如唐代、宋代、清代,但是写着写着我发现最重要的是要确定一个基础的文章架构,比如每一朝代首先叙述什么,其次分析什么,最后以哪个收藏家为例,确定了合理的章节结构才能让写作、查证资料的过程更加简洁、有效。而到近现代乃至当代的部分,开始我以为这段历史更靠近我生活的时代,我自己以前也做过报道乃至研究,应该很容易写,可实际上开始写作时我发现越是现代、当代的收藏史料越多,而且似乎每隔几个月都能读到新的报道、研究,所以这部分写作实际上经历了非常繁琐的过程。广州日报:这本书强调“全球视野”,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周文翰:可能主要在以下四方面:首先是在全书的最开头我希望从宏观的文明起源的角度对收藏的起源做出解释,比如它和人类自我装饰、宗教祭祀的关联,以及古人开始定居和进行农业生产形成的储藏谷物的行为对古代社群形成“积藏”观念的影响等方面,这可谓收藏意识的形成,然后发展到宗教祭祀、礼仪象征等,之后才出现了纯艺术的创作和收藏等。其次是强调了明清以至于近现代中国文物艺术品流向世界各地的现象,就是不仅仅关注中国人如何收藏中国文物艺术品,也关注外国人如何收藏中国文化艺术品,比较两者的异同。第三就是重点写了近代西方的文化管理体制、理念对国内的影响,导致收藏的制度性条件和文化观念在近代发生了很大变化。第四就是图片,不仅仅使用国内博物馆的图片,也呈现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海外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的图片,希望能够给大家呈现一个更丰富、立体的面貌。广州日报:写完了这本书,你最喜欢历史上哪一位收藏家?周文翰:写这本书的一大好处是让我对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收藏家都有了印象,诸如米芾、项元汴、宋徽宗、乾隆皇帝这些最重要的收藏家当然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可是就个人感情来说,我更喜欢苏轼这样的“达人收藏家”。苏轼并不以收藏著名,可以说他是“被收藏家”,他是当时名声最大的文人,他的信件、书法乃至偶尔戏笔的绘画都是其他士人收藏的珍贵藏品。当然,他也经常收到别人赠送的书画、文房用品,有一定的收藏。广州日报:你对读这本书的读者或者收藏家进行收藏有什么忠告吗?周文翰:了解历史是为了认识你自己,了解自己能力的边界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