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

《鬓边不是海棠红》收官 深挖家国情怀背后的匠心与创新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0/05/12

“从今各保金石躯,百年分离在须臾。”一出年代大戏在这段缠绵悱恻的莺啭唱腔中落下帷幕。
日前,由戴莹、于正任总制片人,惠楷栋执导,黄晓明、尹正、佘诗曼领衔主演的民国传奇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收官,这部以京剧为主线,讲述一代名伶与爱国商人因戏结缘,携手并肩为实现个人理想与抱负,为国家兴亡而不断抗争的传奇备受关注,并以豆瓣7.9高分、百万条网友评论,让人们再一次在紫禁城600年之关口,感受到百年梨园之风华,非遗文化之深邃,家国情怀之真谛。
近1年的筹划、准备与拍摄;戏中场景1:1复刻京广会馆和湖广会馆;1500多人的拍摄团队;足见主创团队打磨精品之决心、用心与匠心。“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大的魔力与吸引力,作为影视行业内的人,十多年了,我感觉我们有责任,用自己的专业和独有的方式,去做一些传承与创新,去让年轻人愿意去靠近与接纳它……”于正说。
匠心独具再现百年梨园风华
“终于看到一部电视剧当中的戏曲,不是乱来的了。”《鬓边不是海棠红》播出后,京剧名家李光玉给出这样的评价。京剧是一门程式化的、极其讲究的艺术,想要达到专业的戏曲标准,唱念做打、手眼身法容不得半点马虎,为此,剧组力邀90岁高龄梨园泰斗毕谷云担任戏曲顾问,以及两位京剧名旦尹俊、牟元笛作为戏曲指导,全程跟组对演员进行一对一培训与指导。
制片人于正坦言深感“压力很大”,但早早便在心里种下的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让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尝试融入更多非遗文化影视创作。昆曲、刺绣、缂丝、打树花……他说,“没有做不好,只有不想做”。
“有一些我比较擅长的(题材)可以完成,但京剧太博大精深了,对我来说真的比较难……”因而当同事将《鬓边》原著推荐给他时,犹豫过但连夜读完后,他还是决定投拍,随即主演黄晓明、尹正、佘诗曼纷纷加入,也给足了他勇气与信心。
纵观国产影视行业,京剧题材作品鲜少被人“问津”,《进京城》《梅兰芳》《霸王别姬》屈指可数……导演惠楷栋与众多同行交流过后,直言“太难拍了”,但作为影视工作者,他认为自己这代人身上肩负着一种责任与使命,“要把传统文化去发扬,去挖掘更好的东西给现在的年轻观众。”
相当下众多现实题材“行业剧”的悬浮与疏离感,这部讲述民国时期梨园行故事的影视剧更显细腻和亲切,究其根本,是主创团队对于专业始终保持的尊重与敬畏。
京剧培训几个月不断,围读剧本贯穿拍戏始终,演员换装常常要几个小时,导演惠楷栋说,“戏台之上,没有导演,只有角儿;戏台之下,没有大腕,只有人物”,于艺术、于国粹而言,“戏服按照传统制式进行设计,唱段取唯美中的完美”这是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对老一辈京剧艺术家的敬畏与尊重。
据有心网友计算,《鬓边》播出的版本中共有96个京剧唱段,而实际拍摄所涉及的戏曲量不少于140场。京剧指导尹俊透露,为了让观众能最深切地感受国粹之美,创作团队拼尽全力。仅商细蕊一场《贵妃醉酒》就需要拍摄一个小时,而往往最后呈现给观众的仅有其中的十几秒。“只有精益求精,才对得起梨园行的那些前辈。”
弘扬国粹将家国情怀融入血液中
如果说知音携手于乱世中守护国粹是贯穿《鬓边》的明线,那么埋于其下的情感暗线,则让许多人看到了那段在非凡岁月中伶人命运、国家命运,也看到了那个时代军人、商人、艺人,乃至黎民百姓的民族气节与家国大义。惠楷栋认为,这便是部剧最大的看点。
“小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大到国难当头背景下,每个人的奋不顾身“。商细蕊用他特有的方式抵抗日本人的要挟;程凤台以一己之力挑起传承国粹,为国为民之责任;铁血军阀曹贵修则心怀天下,誓将救国救世为天职,还有古大犁、宁九郎,这是一部没有配角的大剧,因为每个人物都如此地鲜活而立体,与命运抗争,努力地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导演坦言自己也曾在监视器前不自觉地入戏落泪。两位京剧指导也曾为某一唱段的创新彻夜不眠,黄晓明说,“在这个故事里,民族大义和家国情怀在人们的身上显得尤为厚重。”的确,“一部真正有灵魂的佳作首先要打动创作者,才可以走进观众心里。“
《鬓边》从最初的诙谐轻松,走到最后的悲怆辛酸;从陈纫香的自刎,到“七七事变北平沦陷”,在大是大非面前,在民族大义面前,无论是谁,都最终放下私人恩怨与派系争斗,联手抗日,一致对外。“在我的戏里,每一个主人公,或用智慧,或用体力,或用所有的东西,去跟一切不公对抗。”
程凤台宁死不做汉奸,商细蕊当街提刀报仇、拒绝给日本人唱戏,剧中的他们从未真正屈服,大时代的重压没有将他们击垮,“悲剧不是谁走了、谁死了,谁离开了,这只是一个表象结果。商细蕊心中爱戏的心没有变,程凤台永不放弃的理想与信念没有变。”
什么是家国,有大家,才会有小家;如何理解家国情怀?家国情怀是深邃到每一个中国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顽强不屈的品格与力量,于逆境中向上而生、向阳而生,振奋人心、乐观正向……它让每个观众在欢笑与泪水中收获着勇气,同时也感受着人与人之间的情义与气节。
不忘初心共创品质佳作
谈论《鬓边不是海棠红》的主创团队,绕不开的一个关键词就是“信任”。尹正是最早定下的主演,因在《烈火军校》中与尹正有过短暂合作,导演感受到他身上单纯的孩子气、对戏的执著与商细蕊如出一辙,于正也透露“尹正连详细剧本都没看,就来了”。
对于佘诗曼而言,首次出演东北女人则是个巨大的挑战,至今进组后拍的第一场戏仍记忆犹新,“水云楼抢孩子“这场算是重头戏,明明是第一次合作,但与黄晓明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二位瞬间入戏,“有一句对白是‘你相信我吗’,对我来说有两个意思:第一就是戏里的意思;第二,就是他(黄晓明)在告诉我,‘请相信我’”。
拍摄持续的半年时间里,主演们都扎根剧组潜心创作。戏里找人物感觉,戏外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如同一家人。从黄晓明、尹正,到佘诗曼,几乎都未离开,于正开玩笑地说,黄晓明唯一的一次出组参加活动,他“都是跟着去,跟着回来的。”
从早期的《宫》系列,《陆贞传奇》,到近年来的《延禧攻略》《鬓边不是海棠红》欢娱影视一直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创新与变革,惟妙惟肖的场景搭建,美轮美奂的服化道,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所理解的初心,就是坚持自己的创作理念。”于正认为,只有一直记得自己为何出发,才能走得更远……
《鬓边不是海棠红》与国粹的匠心结合发挥出1+1>2的视听效果,使得传统京剧IP焕发出新生机,它不再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配合剧集的播出,首档京剧脱口秀《瑜你台上见》同步上线,并正在用时尚化表达方式科普京剧知识,为年轻人与传统国粹之间创造了一个广阔的对话空间。
“一抛水袖一声叹,演的人痴了,看的人醉了。”尽管这《鬓边不是海棠红》已悄然落幕,但“好戏”才刚刚开场,拂去百年尘埃,镌刻于国人心中的文化印记已渐渐苏醒,梨园风华唱不尽、歌不完,只待你我细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