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

希望疫情赶紧过去

中国文化报·2020/05/12

随着海外疫情的暴发,当地时间3月20日,立陶宛采取严格管控措施,全国范围内停课、停学。截至当时时间5月10日,立陶宛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479例。
因疫情滞留考纳斯的留学生有300多名,刘志遥和马人凤便在其中。刘志遥和马人凤是立陶宛维陶塔斯马格纳斯大学2018级声乐表演专业的研究生。两人既是同学,又是情侣。疫情发生后,他们选择留在当地,希望疫情赶紧过去。
物资:防护用品逐渐恢复供应
当记者拨通语音电话时,他们刚从外面采购食物回来,这是他们半个月以来的第二次出门。
“刚开始的时候,这边的口罩不好买。”春节期间,马人凤从国内带了一些口罩回立陶宛。“因为疫情原因,我想国外也不能保证一定安全,所以便买了一些防护用品——一包口罩(10个),大概50副一次性手套,1瓶消毒用的碘酒,还有一些纱布。”2月中旬,马人凤发现,所有药店都没有口罩,消毒酒精则在个别药店才有一两瓶。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国驻当地使领馆和立陶宛华联会给留学生送去了防护用品,每人25个口罩和一些洗手液、酒精。
马人凤告诉记者,最近当地的防护用品供应情况有了明显好转,从上个星期开始,超市开始有酒精和口罩卖了。
“立陶宛的疫情防控措施还是挺严格的。”刘志遥回忆,3月初,由于境外输入,考纳斯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时,立马就将其收治了,同时把与其接触过的家人和路人也隔离了。从采取严控措施开始,当地就对超市进行限流,进出口处也用酒精和消毒液等进行消毒。
当地时间4月17日,立陶宛政府发布通告,要求市民上街必须佩戴口罩。超市等公共生活场所服务人员,必须佩戴口罩和手套进行服务。
疫情给人们的生活造成重大影响,大型客车暂停运营。“路上跑的是12座小巴车。平时特别拥挤的车上,仅有6个人。”刘志遥说。
学习:他在那边弹琴,我们在这边唱歌
疫情之下,立陶宛全国暂停上课。线上课堂,成为新的学习方式。
刘志遥介绍,一般的大课基本上不受影响,最让人头疼的是专业课。由于其专业的特殊性,上课必须一对一进行。老师随时关注着学生的声音状态。
网络延迟更是困扰着他们。“老师上课时,他在那边弹琴,我们在这边唱歌,因为网络延迟,老师经常会说‘你不要慢’。只能靠自己超前唱,往上唱半个音或者一个音。弄不好就会跑调。”刘志遥觉得很尴尬。“这边的人,不是特别喜欢用电子产品,视频上课让一些老师觉得别扭,我们倒是习惯了。”
发生疫情之前,刘志遥和同学们每天都要去学校练琴,如今却是不能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校将宿舍楼的仓库改为临时琴房,里面放了4台琴。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学生通过预约方式,每人每天可以练一个半小时。
除了这些,作为声乐表演歌剧系学生的刘志遥还有自己的担忧。“我们这学期的毕业考试是演歌剧《卡门》。我是男主角,跟许多演员有重唱。所以,自己练习是没有用的,必须得和大家在一起唱。不出意外的话,6月份演出会照常进行。但目前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排练,这可能会对我们接下来的演出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刘志遥很无奈。
生活:被声乐耽误了的厨师
“生活其实还好。因为我的厨艺相当精湛。”在谈到疫情期间的生活时,刘志遥幽默地说。
“疫情期间,除了练专业,就是练厨艺,越练越好。”马人凤也随声附和。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男高音,就是伙夫。”由于常见的男高音和厨师一般都会有“脑袋大、脖子粗”的外貌特征,刘志遥调侃自己是“一个被声乐耽误了的厨师”。
除了厨艺的进步,俩人相处的时间也多了。
“因为我们两个是一入大学就在一起了,一直也没有什么矛盾。疫情期间,还可以互相陪伴,感觉还挺好的。”两人表示,由于当地纬度较高,晚上七八点下课后,正是日落的时间。最近一段时间,他俩每天都可以在宿舍看到漂亮的晚霞。“虽然平常也能看到,但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专注地欣赏过。有时候,能看好几十分钟,挺舒服的。”
家人:第一句永远都是“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刘志遥和马人凤的家人,都在国内生活。疫情期间,和家人的联系,也较以往多了起来。
“平常就是,我爸妈什么时候想我了,就找我聊聊天,但是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因为他们特别忙。”由于父母工作太忙,刘志遥也不太随便联系他们,但是他和父母的关系一直特别好。
“我从小就比较独立,又是男孩子,所以他们平时倒也不太担心。”刘志遥说,但是最近,“妈妈每次跟我视频的时候,第一句永远都是‘你们那边怎么样了?要小心一点,能不出门就千万别出门’之类的。”
春节时,马人凤回国过年。“当时国内疫情比较严重,小马还是比较紧张的,聊天时大多是我在安慰她。”刘志遥告诉马人凤在国内不用太担心,一定要相信党和政府能把疫情防控的事情做好。
由于海外疫情的蔓延,考纳斯当地的一些低年级留学生辗转回国。“我们音乐学院有三四个低年级学生,买好了回国的机票。家里人已经给他们寄来了防护服。他们是打算全副武装回去的,因为说不定在飞机上的危险系数更高。”刘志遥说。
刘志遥和马人凤暂时没考虑回国。“我们还有两个多月就毕业了,这时候回国划不来,所以没有想过回去。”两人表示。
期盼:这个事情赶紧过去
“整体来说,我们不是在英国、法国、意大利这些重灾区,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虽然当地疫情不是特别严重,但是欧洲疫情防控的整体形势,还是让刘志遥有些担忧。
“在国外没有办法像在国内一样那么安心,觉得‘这件事肯定会过去的’。大家内心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事情赶紧过去,然后大家都好了。”刘志遥说。
受疫情影响,刘志遥和马人凤取消了早就制定的毕业旅行计划。“本来我们的旅行会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前已经在看攻略、看机票、看酒店。但目前还是安全第一,等确定安全时,我们可能还会考虑去旅行。”两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