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

看惠民古城墙的“千年朋友圈”

大众日报·2020/09/10

复原的古城门——靖安门
千人万骑修城垣,铜墙铁壁世无双。鼓角争鸣声犹在,不见当年筑城人。驱车进入惠民县北外环,一段段古城墙掩映在随风摇曳的芦影中,沧桑不失雄岸。
这座北宋崇宁元年(1102年)开始修建的城墙距今已有千年,来惠民,古城墙不可不看,因为它是山东省现存规模最大、最有特色的古代军事城堡设施之一,也是国内罕见的宋代城垣。2013年,古城墙遗址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修墙人牛保
明嘉靖《武定州志》载:宋“崇宁元年始诏工部尚书牛保甃治”棣州城。北宋末,崇宁元年(1102年),金兵大举南侵,棣州城(今惠民县城)是山东北部与辽国接近的边疆重镇,战略位置险要。宋徽宗下旨要求修建城池,要把棣州建成屯兵和抗击金军的桥头堡。
杜树源,当时惠民地区乃至山东省的考古权威,曾经参与过牛保冢墓的发掘工作,并查阅资料对牛保其人进行了研究。
据杜树源介绍,当年,经大臣寇准、吕惠卿推荐,时年40岁的工部尚书牛保被推为棣州督修。牛保只身一人来到棣州抗金前线,在此督修这座屯兵枢纽。督修期间,牛保为官清如水、明如镜,深受群众爱戴。督修9年,他一贯素食布衣,与军民同甘共苦,母亲病逝、女儿出嫁他都没回家。经过年复一年的辛劳,崇宁九年冬日,棣州城竣工在即,牛保却累倒在工地,赫然长辞,闻此噩耗,军民失声痛哭,自发捐钱捐物厚葬牛保。
牛保临上任时,寇准曾调侃:“牛大人家贫如洗,棣州督修,乃一肥差,交旨回京,财满车舟。”牛保却正色道:“督修棣州,抵金保国,军民共筑,岂可因公肥私,城罢交旨之日,恐吾躯已朽。”没想到一语成谶,令人痛惜。
至今,在距惠民县城西10多公里的石庙镇仍有其墓——牛保冢。每逢农历正月十六、九月初九,都会有一天的庙会,绵延千年,香火不绝。
据《武定州志》记载,城“周围十二里,崇三仞有三尺,上阔丈余,基倍之。”门凡四,各三重。门额:东“青阳”,西“明远”,南“金景”,北“靖安”。复浚濠潴,水深三丈,阔五丈,有飞桥。又筑护城堤河,延袤三十余里。
古城包括吊桥、角楼、敌楼、女儿墙、垛口等军事设施。城墙上设敌台,备有刀、矛、弓弩、滚石等冷兵器,自明代开始配有火炮(现存明代火炮2门、清代火炮1门)。为防辽兵袭击,城内四角均设兵营,如今西北营、西南营、东南营(后称宋家营)、东北营(即大王营)等已成为城内的村街。筑城期间,由于就近取土约35万立方米,城内形成了许多大小不等的坑塘,俗称海子。相传城内原有72个海子。这些海子与护城河成为一个系统,对调节城内环境气候、保证居民生产生活用水发挥了重要作用。
千年不倒的秘密
惠民古城地处燕齐门户,地势险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惠民县史志办原副主任王剑介绍,近千年来在此发生的大小战事不下30次,最著名的当属明宣德帝“圣驾亲征汉王”役。
“宣德中,汉庶人凭其地谋不轨,圣驾亲平之。”(明嘉靖《武定州志》)汉王朱高煦在乐安州(今惠民县城)纠集其他7个王,欲以乐安为基地,招兵买马,密谋发动政变,夺取皇位。本地在朝做官的李浚正探父病居住在家,知情后,秘密回到京城告于朝廷。宣宗闻报,大怒,立即亲率10万大兵,兵临乐安城下,并在城北10里处筑高台,即今之筑跸台遗址,坐镇指挥,宣宗命令军士发神机铳攻城。声震如雷,杀声冲天。朱高煦虽负隅顽抗,但众叛亲离,终被迫投降。宣宗生擒汉王,胜利回京。此后,遂改乐安州为武定州(以示武力平定此州)。清雍正十二年,武定州升格为武定府。
又一次攻城发生在同治年间。1868年,西捻军首领张宗禹曾率万余兵马攻打武定府,遭到清朝守军的顽强抵抗,数日未克,西捻军死伤数千,元气大伤,撤离后又在大年陈西榆林遭到袭击,一路奔逃,张宗禹魂断徒骇河(茌平段)。
最后一次战争浩劫发生在1946年10月,国民党大举进犯渤海解放区,时为渤海区党政军机关驻地的惠民古城遭到了飞机等现代作战手段的狂轰滥炸。
饱经沧桑,土城墙为何屹立千年不倒?除了历代进行维修加固之外,本身所采取的筑城工艺也是不可小觑。
已退休赋闲在家的王剑,著有《武定府史话》等书,其研究资料里讲:棣州城工程之浩瀚,防守之坚固,堪称州城之典范。宋时用三合土夯筑而成。以素土、灰土叠加垒筑。其素土用蒸土,即将黄土晒干去碱后,以热水拌土,最大限度地增加土的密度,并在蒸土中加胶泥、碎砖等拌匀夯实。封顶的灰土还要拌以糯米汤,夯实后坚硬如石。在筑城时,为增加城墙的纵横韧性,还按一定的长度加入“永定柱”(立柱)和红木(横木)、木橛等,以增加墙身结构的整体性。在中国的城墙建筑史上,陶砖用于城墙表面,多是在明朝以后,而惠民古城墙则在宋朝始建时就敷以砖表了。宋时用砖的型制尚未见记载。明代以后所用的城砖都是官府特制,由黏土烧制的青灰色特型砖,砖长、宽、厚分别为45厘米、20厘米、12厘米,重达25公斤。
(金)元、明、清多个王朝,好几任知州、佥事、知府也曾先后10多次对其加固维修,堪称铁壁银楼,城坚隍阔,雄踞津门之南,鲁北之首。
古城墙的保护和利
昔日惠民城,城高池阔,四门巍峨;府衙森严,街巷交错;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古有官马大道,往来交通方便;曾有学官、考棚、文武科场等,举子精英荟萃;有兵圣、阁老、御史等诸多历史名人,闻名遐迩。“历世以来,向为重地。”当时的武定府城高墙深,周围的各县富豪百姓,一遇匪警便来避难。清咸丰八年(1858年),初任武定知府的李熙龄傍晚闲游府城,来到城门外,登桥望去,护城河水波轻荡,树影倒挂,渔者泛舟水中,涟漪碎柳。李熙龄触景生情,赋诗一首:郭外烟村豁目前,护城河泛卖鱼船。登桥一望真如画,四境渔歌唱暮天。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武定府留下的虽是断壁残垣,但仍可见当年这里“规模之宏大,殿宇之华丽”。战火硝烟,风雨剥蚀,非但无损其风采,反而更加泛出历史的厚重和苍劲,犹如一本古老的画卷,引人着迷,让人沉思。
惠民县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吴东强告诉记者,前几年,国家文物局、军事科学院、山东省文化厅的专家先后参观古城墙,并提出一些保护性建议。县文物部门申请县财政拨付资金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宋代古城墙进行了保护,并大力整治周边环境,将其纳入古城遗址公园内。
2007年,惠民县以护城河、古城墙等历史遗迹为内容修建古城遗址公园,东北角段内侧用青砖砌筑60厘米高作为挡土墙,保护城墙减缓土层流失。
吴东强介绍,为保护城墙遗址和护城河水系,近几年来,惠民县文物部门针对一些保护级别、文物本体价值较高的保护单位采取了必要的保护措施。对于文化古迹,首先是保护,在保护中开发,制定一系列的政策、规章制度,编制了《惠民县古城区控制性规划》《惠民县护城河两岸景观环境规划研究及东北部护城河两岸修建性详细规划》。
同时,县城建部门采用淤土堆积等办法对古城墙进行了保护:在东城墙的东西两侧堆积淤土保护,防止风雨侵蚀;在东城墙西侧堆积土方后用青砖包砌作为挡土墙,保护城墙减缓土层流失。外侧植树种草进行绿化,疏浚护城河绕城一周,并沿护城河建桥13座,休闲平台数十处。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从护城河的新旧照片对比中可以看出,现在的护城河边不仅修起了小路、亭榭,就连远处的房子,也由以前的平房变成了一座座崭新的楼房。
惠民县在古城墙周围开发建设了月亮湾湿地公园,沿着湿地中的小道前行,不时传来优美的鸟鸣声。绵延数里的古城墙上已没有了墙砖,只剩下土坡,长满了茂密的树木。月亮湾湿地公园是在对千年护城河治理开发建成环河公园的基础上建成的,湿地是它的特色,同时也融入了孙子文化。
编辑:李士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