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财经

数字引领,宁海打造农村生活垃圾智分类“新引擎”

经济日报·2020/09/30

垃圾治理是当今世界各国面临的普遍性难题,而垃圾分类处理是各国(地区)垃圾治理的有效方式,世界各国都在积极开展垃圾分类。从2015年开始,浙江宁波宁海县依据物联网技术,创建垃圾分类与保洁管理云平台,创造性地提出农村生活垃圾“智分类”的理念,经过历时5年的实践摸索,由点到线、由线到面逐步推进一个成本低、能落地、可跟踪、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的农村生活垃圾智分类与保洁一体化运行模式,在源头上实施农村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
9月26日,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报刊社、宁海县人民政府主办的宁海农村生活垃圾智分类保洁一体化模式座谈会在宁海县召开。宁海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杨钻表示,宁海县作为宁波首个国家生态文明县,以垃圾分类处理为抓手,以完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为要求,以宁波加多美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为载体,借助互联网+技术,通过保洁分类一体化,实现了宁海县农村垃圾可循环生态模式。
“我们从健全垃圾分类术语标识入手,制定出台了全国首个县域农村生活垃圾智能分类地方标准,实现分类处理一个规格、一套流程、一致效果。”宁海县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套标准有效结合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实际,厘清流程节点,同时设置评价细则,把评价结果与绩效认定和工作纠偏挂钩起来,使农村生活垃圾可按图收集、按序流转。
在大佳何镇,工作人员只要登录该镇垃圾智分类数据管理云平台,各个村的垃圾收运、处理等数据一目了然。去年以来,大佳何镇开展垃圾分类提质增效专项行动,采用智能化信息手段,将村民垃圾分类参与率、分类准确率、垃圾减量数等纳入“云平台”管理,实现垃圾分类信息化、设备智能化、分类效果可追溯、垃圾处置可跟踪的管理模式。数据显示,目前全镇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达85%。
在西店镇,海洋村垃圾处理站内,车间被划分成分拣、泡沫塑料、大件垃圾破碎、仓储等不同区块。每个区块都有专人负责,并配备了机器对相应垃圾进行处理。在对垃圾进行精细分拣后,垃圾处理站把餐厨垃圾通过堆肥化处理制成有机肥料,将废弃玻璃和牡蛎壳加工后制成有净水功能的滤材,而废弃泡沫包装经过热熔再生,实现变废为宝。据了解,就地处理后,餐厨、树叶树枝、农园秸秆、泡沫材、废塑料等60%以上的垃圾可以转化为有机肥、固体燃料、治污材料等再生资源。
据统计,目前,宁海县363个行政村全部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全县30%村开展生活垃圾智能分类处理,生活垃圾综合减量率由15%提升至58%,转运总量下降49%,实现了农村人居环境和生活品质双提升。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汪彬认为,宁海县垃圾处理模式已经构建了村民协同参与的利益共享机制,实现了大数据、高科技与垃圾分类理念的精准连接。此外,宁海依托垃圾处理分类模式,已经实现了循环经济和“垃圾经济”。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部副教授王茹表示,政府应在宁海垃圾分类处理工作上继续发挥积极作用,以垃圾分类为切入点,以点带面激发全体人民幸福生活的内生动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吴平提出,虽然目前宁海垃圾分类处理模式已取得初步成效,但宁海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模式在探索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也碰到一些切切实实令人头疼的问题,垃圾智分模式认知不到位、垃圾分类资金投入长效机制尚未建立、环卫行业垄断壁垒难以冲破、垃圾分类奖惩机制尚未健全等问题需要我们踏踏实实的去解决,他强调,应拓宽投资渠道,健全垃圾分类奖惩制度。
中国自然资源学会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臧红印认为,应做好顶层设计,创建宁海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发展智库;打造绿色产业集群,打造高科技制高点。
E20研究院固废产业中心负责人潘功表示,垃圾分类是破解垃圾难题、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循环层级、拓展发展空间、优化治理结构、推动社会文明的重要举措,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实践。垃圾分类工作推进的始发站和桥头堡应该在农村。显著提升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水平,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任务,也是整治农村人居环境的主攻方向。
编辑:林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