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财经

数字经济是孕育世界经济新机的春风

人民邮电报·2020/10/12

“数字经济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主力军,是浩浩荡荡、扑面而来孕育世界经济新机的春风。”在2020中欧企业家峰会青岛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表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对经济社会产生严重冲击的同时,也为数字经济带来了新发展机遇。在海量需求和技术创新的共同推动下,数字经济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向我们走来。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数字经济
发展的步伐
“数字化转型从消费端到供给侧全面提速,成为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支撑。”马建堂表示,疫情促使大量的消费行为从线下转到线上,涌现出很多新消费模式,相当多的居民消费通过数字技术得以实现。
今年1月至8月,相较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8.6%,全国网上零售额却逆势增长9.5%。上半年,跨境电商出口增长28.7%、进口增长24.4%,而同期货物贸易总额同比下降3.2%。今年上半年,数字经济相关移动应用产品的新增活跃用户数不断上升,总增长率超过80%。与此同时,工业互联网应用提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意愿和速度明显提升。对近万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数字化程度越高的企业,受疫情冲击的影响越小。
马建堂表示,数字技术应用创新了政府抗疫和社会治理模式,助推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此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的一场“大考”。从早期的监测疫情数据、调配抗疫物资、稳定人民生活和市场秩序,到后来助力复工复产、帮扶中小企业、恢复居民消费,各级政府依靠数字技术大幅提升了治理效能,实现了“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成为运用新技术新模式促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突破口”。如疫情防控催生的“个人健康信息码”,凭借便捷、准确、动态可追溯等优势获得了广泛应用,目前仅微信平台就有9亿用户,访问量达420亿人次。
平台经济催生的新型灵活就业发挥了经济社会“稳定器”的作用。马建堂介绍,疫情期间,依托互联网平台产生的多样化、个性化的新型灵活就业模式在稳民生上发挥了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今年2月和7月,人社部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连续两批次联合发布了包括网约配送员、互联网营销师、在线学习服务师、人工智能训练师等在内的25种新职业。目前,中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左右,平台催生的灵活就业将成为重要的常态化就业方式。
数字经济各领域分化明显
新业态发展提速
疫情加速了数字经济发展,催生了许多数字经济新业态,同时,数字经济内部分化也非常明显。
马建堂表示,电子政务和数字娱乐在疫情后期一直保持了高增长势头。电子政务在疫情期间发挥了线上公共服务、传播真实信息等保民生和稳民心的作用,其相关移动应用产品的新增活跃用户数自疫情后增长了5倍以上。疫情期间居家生活刺激了数字娱乐的消费,其新增用户数比疫前增长了60%。
在线办公、在线学习和在线医疗等领域从疫情前期的高增长开始回落,但活跃用户数仍高于疫情前。马建堂介绍,这三个新业态和新模式提供了疫情期间工作、教育和医疗的线上解决方案,在疫情初期高速增长。第二季度以来,随着防控形势好转、复工复学提速、线下活动恢复,高增长势头有所回落,但总体活跃用户数仍高于疫前,具有继续成长的广阔空间。
网约车、网购电商和移动支付等领域已从疫情的严重打击中恢复,并呈现良好增长态势。这些领域关系老百姓日常消费和生活,在疫情期间受影响较严重。第二季度以来,这三个领域均维持了3月以来的快速恢复态势,其中网购电商和移动支付已全面超过疫前水平,说明居民消费需求通过互联网得到进一步释放。网约车、网购电商和移动支付新增用户数也较第一季度末分别增长了44%、51%和28%。
深化改革,科学监管
激发数字经济发展新动能
“数字经济下的新业态、新模式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空间。对这些新生事物,我们要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多种方式支持其健康发展,要继续坚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继续完善基础设施的‘硬’环境和法规制度的‘软’环境,研究制定更有针对性、更加精细化的政策措施,充分激发数字经济新动能。”马建堂表示。
对于激发数字经济新动能,马建堂提出几点建议。一是要因势利导、分类施策,保持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的迅猛发展势头。一些数字经济业态从高增长回落的主要原因是随着抗疫取得一定成果,不少行业线下业务已恢复到疫前水平,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制度性障碍的限制。所以,要从减少准入障碍和扩大需求两方面稳定其良好发展势头。在线医疗应抓紧解决费用“报不了”、数据“流不动”、线上线下“打不通”等关键痛点,在线教育应重点发挥其促进落后地区教育发展的重要作用。对受冲击最严重的在线旅游,除尽快恢复低风险地区线上线下结合的旅游活动之外,还可以在5G网络应用中,重点发展以虚拟现实技术为支撑的“云旅游”。
二是要以新思路和新机制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5G网络、数据中心等数字基础设施是新型基础设施的核心。5G网络是提供更加宽阔和快捷数据传输的“高速公路”,数据中心则是实现数据高速运算和存储的“加油站”,它们共同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作为主要投资方的四家电信企业上半年新建了25万个5G基站,为6600万个终端的接入提供了条件。应坚持市场为基、政府支持、适度超前、示范先行的原则,促投资和扩应用双向着力,创新投融资机制,实现投资、消费和转型升级的联动。
三是要明确交易规则,发展数据服务,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第一次在中央文件中将数据确立为一种生产要素。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和《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都明确提出了数据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和重点改革任务。要认真落实中央要求,尽快制定数据交易管理办法,明确可交易数据的范围,规范数据采集、处理、隐私和安全保护等行为,实现数据合法交易,打击非法数据交易。要支持和鼓励现有区域性交易平台发展数据增值服务,成为兼具技术、信息安全和法律保障等功能的数据交易服务专业机构。
四是要完善法律制度环境,保护消费者权益。毋庸讳言,某些数字经济业态在发展中,由于平台企业或疏于管理,或心存他念,以致存在诸如个人数据过度搜集、侵犯公民隐私等问题。出现这种情况不是这种新业态有问题,而是科学的监管没跟上。以直播电商为例,这种融合了内容直播和网购电商的新生业态发展迅速,迎合了青年群体的消费需求,创造了“互联网营销师”这个新职业,但是也带来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平台责任界定不清等问题,需要在包容发展中明确各参与方的责任,建立行业规范和联合监管制度。
编辑:林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