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财经

海南自贸港制度创新“鸣枪”

北京商报·2020/10/27

蓝图初绘就,海南自贸港正加速制度创新试验。10月26日,海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海南自由贸易港制度集成创新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的相关内容。
“行动方案和任务清单是海南自由贸易港集成制度创新的发令枪。行动方案紧扣总体方案,结合海南实际制定出台。聚焦自由贸易港建设早期安排和近三年重点工作任务,对海南自由贸易港集成创新进行了系统的部署。”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表示。行动方案围绕贸易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等,制定出18项行动、60项任务清单。
“一线”放开“二线”管住
“从目标实施上来看,自贸港更注重制度型开放,分步骤进行。比如此前《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里‘制度’两个字出现了70次,可见制度的完善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也是着力点。”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告诉记者。
具体来看,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是自贸港的重点,也是本次行动方案的核心内容。行动方案强调,在货物贸易领域,实施“零关税”,有效配置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在服务贸易领域,“既准入又准营”,破除服务贸易壁垒。
除了实施进出口商品管制负面清单管理这一“基本项”,行动方案重申建立“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口岸监管新模式。
根据今年6月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与我国关境外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设立“一线”。“一线”进(出)境环节强化安全准入(出)监管,制定海南自由贸易港禁止、限制进出口的货物、物品清单,清单外货物、物品自由进出,海关依法进行监管。
制定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口征税商品目录,目录外货物进入自由贸易港免征进口关税。以联运提单付运的转运货物不征税、不检验。从海南自由贸易港离境的货物、物品按出口管理。实行便捷高效的海关监管,建设高标准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
据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此前介绍:“今年内将制定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这将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制度集成创新的一个亮点,也将是中国跨境服务贸易的第一张负面清单。”
“二线”则是海南自由贸易港与我国境内的其他地区之间设立的界线。货物从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入内地,原则上按进口规定办理相关手续,照章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税。对鼓励类产业企业生产的不含进口料件或者含进口料件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加工增值超过30%(含)的货物,经“二线”进入内地免征进口关税,照章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
“实际上这是自贸区、自贸港等特殊监管区的常见要求。海南作为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实施起来也相对更加方便。目前一线放开还是主要在于‘一负三正’清单的管理上,二线也是‘管而不锁’。包括30%的免征也是与国际接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记者。
同时,行动方案也提到,推动各类贸易融合发展,建设区域性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中心。据了解,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是指资金流、订单流、货物流的控制管理中心在本地,货物流发生在境外的业务。这项任务也是海南省委、省政府确定的今年十大先导性项目之一。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海南省离岸贸易额已超过去年全年离岸贸易总额。
将成区块链机构创新沃土
在资金自由便利流动的制度集成创新方面,行动方案提到,将加快建立和不断完善多功能自由贸易账户功能,全面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分步骤、分阶段推进资本项目完全可自由兑换,提升金融服务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构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改革创新制度。
从具体措施来看,主要包括分阶段开放资本项目,建立自由贸易港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开展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和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试点,建立健全新的跨境融资管理体制;围绕海南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中的重点产业,创新发展贸易金融、消费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涉海金融等;实施银行真实性审核从事前审查转为事后核查。
此外,数据安全有序流动的制度集成创新方面,行动方案指出,将围绕“智慧海南”建设,扩大增值电信业务、数据跨境传输等领域开放,创新数据跨境传输安全管理制度,提升数据传输便利性,培育发展数字经济,创新数据资源确权、开放、流通、交易等相关制度。
记者了解到,海南自由贸易港自建设以来,便迎来了不少科技企业在此投资兴业,尤其吸引了众多区块链企业在此聚集。
火链科技便是其中一家。10月26日,火链科技CEO袁煜明告诉记者,该公司于2018年便入驻海南自由贸易港,依托研究院、大学、产业赋能中心和Labs四大业务板块在产业区块链领域开拓。袁煜明称,此次行动方案从简化行政审批、优化营商环境、提供资金流通便利等方面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无论是对区块链企业还是其他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都是一大利好消息,能够进一步提升入驻海南自贸港企业的经商热情,并吸引更多的企业来海南落户创业,提升海南市场活力。
针对行动方案,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指出,结合海南省重点产业来看,将利好以旅游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企业,该类企业可以通过贸易金融、消费金融的深入来畅通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一体化整合,为海南发展现代商贸提质增效;此外,对以区块链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企业来说,行动方案提出将建立海南自由贸易港容错纠错机制和建立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的制度集成创新,实际上是一种效率与安全的兼顾,有助于金融科技创新企业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发挥其创新动能,同时还能够结合企业、政府等资源场景,加快推进金融科技对实体经济的服务与支撑。
“后续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从金融科技的角度来说,期待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在海南的后续落地,以及数字人民币在海南个体消费、企业商贸等领域的具体运用。”苏筱芮称。
可以预见的是,海南自由贸易港有望进一步吸引消费金融机构以及出海金融科技企业入驻。苏筱芮预测道,目前,金融科技创新方兴未艾,各地创新试点的土壤已经铺开,建议机构抓住政策的红利期,加快对市场形势与业务前景的研判,选择合适的环境后进行“安家”。此外,海南相关的减税免税政策对“实质性运营”有具体要求,业内也呼吁避免海南自由贸易港成为避税天堂,因此,有投机心理的企业勿铤而走险。
海南自贸港法开始起草
法治化的制度集成创新也是自贸港早期建设的重点。行动方案指出,加快构建以海南自由贸易港法为核心,与国家法律体系相配套、与国际惯例相接轨、与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相适应的法律法规制度体系,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具体来看,包括创设海南自由贸易港统一的类案裁判指引制度,拓展和开放律师、公证等法律服务领域。建立健全多元化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和国际商事纠纷案件集中审判机制,完善调解、仲裁、诉讼有效衔接机制。建设全岛同城化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并推进海事审判“三合一”改革。
“行动方案规定的法治化举措,光看举措题目实际上并不新鲜,比如类案裁判指引,今年最高法院就已经颁布实施了《关于统一法律适用加强类案检索的指导意见》,而类案指引本身也是最高法院和部分高级法院所坚持多年的举措,需要看海南具体落实情况,是否更加具有前瞻性。”卓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坦言。
在优化营商环境上,行动方案提出创新设立一体化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建设综合性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孙志峰告诉记者:“一体化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令人产生较大兴趣。这一机制是简单的将知识产权申请、保护和运营环节相关部门聚拢在一起,还是在知识产权保护运营结构上实现彻底颠覆性创新,都比较让人充满期待。海南要成为真正的国际自由贸易港,下大力气改进营商环境是其必然的选择,期待方案中的举措真正地落到实处。”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自由贸易港法的起草调研工作已于近期开展。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改院-国浩自贸港法律研究院理事长迟福林认为,《海南自由贸易港法》要突出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母法”和“基本法”的特点,要通过在法律上“一揽子”授权的方式,为海南自由贸易港制度集成创新提供法律保障。
10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郑淑娜在会谈中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海南自贸港法立法工作写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列入年度立法计划。”
编辑:章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