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财经

CPI和PPI双负,市场无需担忧

北京商报·2020/12/10

11月的CPI同比下降0.5%,系11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反映生产品价格的PPI同比下降1.5%。
CPI和PPI双双为负。对于是否通缩,市场需要担忧吗?
需要指出的是,PPI的环比涨幅创下年内最高。也就是说,实体经济还在回暖,供需逐渐改善,市场信心提振,CPI指标为负,在特殊时期更多是统计学上的意义,并不能指导现实。
很多机构明确指出,去年的高基数及猪肉价格是拖累11月CPI的主因。市场对此解释也是信服的,因此情绪并没有大幅波动,对CPI做出过度反应。
但未来一段时间,经济还在缓慢的爬坡过程中,消费也处于修复之中,这种情况下,CPI将维持低位。这段时间,特别是国际市场环境还充满不确定性,因此,通缩压力确实或多或少存在,但通缩趋势不会有。
不怪市场动不动就担忧,因为通缩实在是对经济影响巨大,及时预判而进行逆周期调节,一直是凯恩斯时代各国政府的财政、货币政策首选。对通缩的警惕,通常伴随着宏观经济调控的全过程。对通缩的警惕,有时候是一件好事。
通缩的危险在于持续下跌的物价将抑制投资和生产,在学界和政府眼中,通缩比通胀更加危险。通缩对一国经济的损害程度,只需以日本为鉴,便可明白。
通缩总是和有效需求不足联系在一起,市场不是差钱,而是差可以挣钱的投资机会。判断通缩是否来临,可以从物价、货币和经济增长三个方面来判断,即物价是否全面下降,货币是否供给不足,经济增长是否出现衰退。显然,中国经济当前并非如此,相反,还有可能是今年唯一增长的G2O经济体。
中国这样体量的大经济,将更多依靠内需来实现增长。市场经济发展到最后,就是内需的较量,就是制度和法律的竞争。中国的市场经济还有很多粗疏之处,营商环境可以提升的空间很大,通过制度供给可以“无中生有”出一片广阔的市场。
我们应当努力去建设高标准的市场经济,包括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把权力放进制度笼子;进一步减税降费,减少寻租空间,减少行政干预;进一步打开市场和开放服务业,用行动证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如此,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之中,我们才能保持战略定力,从容转圜。
编辑: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