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上瘾的文具盲盒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4/28

“买四支笔,样式重复了三支。”
“重复的超级多,我买了好多次才碰到一个隐藏款。”一位正在购买“文具盲盒”的小学生向记者抱怨。
据媒体报道,最近印上“惊喜盒”、“神秘盒”、“好运盒”等字眼的“文具盲盒”俘获了一批中小学生的心。不少笔、本子、橡皮等各类文具纷纷套上高颜值的盒子,隐藏起内部的款式,消费者只有在付完钱拆开包装后,才能知道买到的是不是自己心仪款式。
神秘的“文具盲盒”因为非常畅销站上了文具店的“C位”。
买笔也上瘾,家长很发愁
很多学生反复购买“文具盲盒”,只为抽到隐藏款文具。单次购买“文具盲盒”价格虽然并不昂贵,但一旦成瘾,开销不少。
湖南刘女士上小学的儿子为了凑齐一套“柯南”的中性笔,背着父母用压岁钱购买盲盒,一个月花了1000多元。而买回来的每个盲盒中只有2到3支普通中性笔,除了自己想要的图案,其它的都被丢掉了,造成很大浪费。
而这令家长心疼的“浪费”,却支撑起“文具盲盒”可观的销量。
不仅是线下门店,“文具盲盒”的线上销售也十分火爆。
在淘宝搜索“文具盲盒”等关键词,得力、晨光等旗舰店的“文具盲盒”月销量在3000到5000件不等……殊不知,销量增长的背后,除了带来一定程度的文具浪费,还将对未成年人造成其他负面影响。
“孩子让我买,被我拒绝了,我不想让孩子接触这样带有‘赌博’性质的产品。”一位在场的家长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危机干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献云表示,未成年人自控能力较差,对盲盒中不确定的产品会产生较强的期待感,这种期待感可能会逐步“成瘾”。
“文具盲盒”面向的是学生群体,身心发育尚不成熟的学生们容易沉迷其中,在不够理性的情况下频繁购买超过自身使用需求的文具,进而过度消费,形成不良的消费观,也容易刺激攀比心态。
万物皆可盲盒
但教育和监管不能“盲”
盲盒并非新鲜事物,上世纪90年代“干脆面”中的卡片也是盲盒的一种,但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松介绍,“干脆面”仅是附带产品具有盲盒属性,当下的盲盒商业模式往往将盲盒属性直接附加在主产品上。
针对“文具盲盒”热潮,北京市教委提醒,文具的本质是用来辅助学习,面对“文具盲盒”,家长要为孩子把握住尺度。如果孩子在购买盲盒过程中出现以下四种特征,须警惕“行为成瘾”的可能性。
青少年心理研究专家、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学习科学实验室执行主任宋少卫建议,家长可以带孩子比较一下买一支自己真正需要的笔的价钱,以及通过盲盒抽出自己想要的笔的价钱,通过计算引导孩子做出更加理性科学的选择。
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也要关注“文具盲盒”的产品质量及营销宣传,避免盲盒成为清库存的手段以及炒作行为,维护未成年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
当然,道德层面上,文具厂商同样需要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能只为追求短期利益而刺激学生的非理性消费心理。
其实,“文具盲盒”之外,当下市场上流行的“卡片盲盒”、“图书盲盒”、“游戏盲盒”,均锁定青少年人群。对于这类盲盒销售的监管,法律还处于空白地带。
李松认为,“盲盒的营销模式还是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比如消费者无法直接观察商品的外形、质量等属性,这种消费模式掺杂了‘赌’的因素,同时会将消费者推向更不利的交易地位。”
最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学校、幼儿园周边不得设置烟、酒、彩票销售网点。”若盲盒与彩票一样,都带有一定的博彩性质,“文具盲盒”是否归入学校周边的禁售行列,仍值得探讨。
参考 | 央视新闻、北京晚报、人民网
编辑: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