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中国观点

用卖惨来卖假,卖相可憎!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2021/04/30

为带货卖苹果,教小女孩演戏“卖惨”;为达流泪效果,不惜采用滴眼药水、掐孩子等手段;以资助孩子为名,利用公众爱心售卖假珠宝……近日,媒体曝光的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主播“卖惨”带货乱象引发广泛关注。除了卖惨,背后的售假问题更是踩到了法律红线。
眼见未必为实
假货掺着假惨卖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刷短视频已成为网民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不少行业也搭上短视频快车获益匪浅。然而,短视频领域存在的问题也不少,如盗版、低俗、造假等问题频出。其中,部分视频的造假手段到了非常恶劣的程度,亟须采取更有力、有效的打假措施。
正如拍摄“凉山小女孩卖惨”视频的“韩文团队”,以欺骗方式将小女孩拉入镜头,然后其编造凄惨的身世,设计符合故事的造型、话术,甚至连拍摄场景、群演等也费心去找。
但据调查,网友献爱心所购买的苹果并非“凉山小女孩”家自产而是市场上批发,“韩文团队”通过直播销售了几十万斤苹果,获利达29万元,策划者赵宏进个人分得12万元。
此类“卖惨售假”不是个案。某视频号曾以伸张正义、资助孩子为名,直播卖珠宝,有位女士前前后后购买了所谓海洋之星、钻戒、蜜蜡、珍珠等共计两万多元珠宝,货到后经鉴定却是塑料。此外,还有主播经常在直播间里演绎团队矛盾、债务纠纷等剧情,并以此为由夸大商品的价格优势。
这可真是,卖假惨又卖假货,一骗再骗。
违法应当严惩
平台守土有责
“卖惨、演戏炒作式带货涉及虚假宣传,违反《广告法》有关规定,情节严重的还会构成虚假广告罪。平台作为直播‘场地’的提供者,应当承担行业责任、法律责任、社会责任。”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高艳东向记者表示。
2020年9月,山东临沭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直播卖惨案件,被告人傅某借离异身份,装穷卖惨、直播骗钱,最终以有期徒刑三年、罚金十万元的代价,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买了单。
这些频繁上演的短视频造假、售假事件,固然是造假者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但根源是网络平台未“守土尽责”。根据《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规定,网络短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如果网络平台严格审查视频内容,造假短视频显然没有机会输出,也就无法误导公众、牟取利益。由此而言,相关平台“守土失责”,应受追责。
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有条款严令不得营销假冒伪劣的商品。此《办法》自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相信新规实施后,网络空间将更清朗更健康。
参考 | 央视新闻、广州日报、北京日报、新华每日电讯、南方日报
编辑:李嫚